讓「科創落地」 說好香港故事

評論 2022/07/26

分享:

分享:

筆者推廣解困新聞學近10年,這段期間最感興趣的,是各種「科創落地」的報道。這些故事往往由「痛點」出發,卻不聚焦問題,而更關注答案及箇中創新的過程。上星期參與了生產力促進局(HKPC)55周年的感謝日,聽到生產力局與10個機構性質大不相同的合作夥伴之科研創新經驗,甚有意思--

首個登場故事,關於汽車工業創新:陳偉聰是汽車工業家的第二代,他說在外國人的眼中,香港只是生產電子、玩具、鐘錶等技術,所以單是此固有觀念,已經是一個痛點。他的創新突破點在於「專注」,不停留在父輩已成熟掌握的塑料電鍍技術,反而活用表面處理(surface treatment)科技,聚焦生產原廠汽車模組和零部件,再取得國際品質管理認證水平,向外國人證明實力,並於海外考察時接觸到美國汽車零部件市場,繼而成功拓展高增值及高技術汽車業務--今日其企業JMA生產的汽車門把手超過3億件、外部裝飾也超過7,000萬件,市場遍及美國、歐洲和日本。

汽車道路科研 政府也創新

意想不到的另一故事,是原來香港有關汽車和道路方面的科研創新,竟然不限於商界:路政署研究拓展部總工程師何國添分享自2019年與生產力局合作,開發人工智能機械人Roadbot--此乃全球首部能在高速公路上使用的AI機械人,而且與同類只可收放路錐(俗稱「雪糕筒」)的機械人不同,基於香港規定每隔一個路錐要加警告燈,所以Roadbot要設計到懂得分辨各類形態,始能同時收納所有「雪糕筒」(且要學懂在彎路完成工作)。由於道路維修工程多數需在深夜進行,此AI機械人大大提升了工業安全。

機械人故事更是一個接一個:博歌科技的林朗熙開發出一個讓不同類型兼不同年代的機械人互相溝通之平台Smart Patch,能像人的大腦般發送指令,讓服務機械人模擬人類按鍵,指示升降機前往特定層數,從此機械人可自主乘搭升降機,並會實時獲取數據,通知其他機械人前往接應--是項發明已獲日內瓦國際發明展的評審團特別嘉許金獎之最高殊榮,並已落地應用在多層商業大廈及某些政府部門;另外,也在日內瓦國際發明展獲獎的還有領智科技的黃徽恒:他講解如何能做到「人機合一」,合作研發的「數碼化精益分析儀」利用可視化科技分析動作,達至精益生產(lean production),透過數據實時監控,快速推演並應對可能面臨的問題,以提高生產效率及監測水平。

以上4個故事屬於第一類創科落地,至於第二類則是融合食品科技及綠色科技:例如大家樂負責供應鏈的總經理吳子超,便分享如何利用生產力局的食品處理技術,建立全港首台包含4條生產綫的全自動低溫液態冷凍系統,令降溫時間及運作成本均減少至少一半,大幅節省能源。

廚餘液化系統 助落實廢物徵費

而食品科技除了食物處理技術,也包含廚餘回收--聯誼工程的周治平講解了全港首個自動將廚餘液化的系統,一天內將97%廚餘內有機物從源頭提取成漿液,於是可改變收集方式,從而降低運輸成本及堆填區壓力,直接解決傳統痛點(遠較運輸固體方便快捷),漿液更可轉化為電能或動物飼料而具環保效益,為處理廚餘提供更簡單和衞生的答案,有助落實固體廢物徵費及2035年零堆填的目標。

利用數據收集實時監測 人機協作

隨着疫情持續近3年,最後一類個案自然與醫務及健康科技有關:怡和迅達集團(Schindler)行政總裁陳豪賢先生指出,「科創落地」實質是一種協同效應,也就是前者在升降機行業的豐富應用經驗,結合生產力局的技術授權,利用光學雷達技術的「紅外綫牆」原理隔空按掣,並成功推廣kNOw Touch技術,在30多個地點安裝約200個裝置,包括醫院及其他公營場所(今天已有海外市場),從此改變人們按動升降機之方式,降低病毒傳播風險。

科創落地也不一定只靠大公司或跨國集團,start-up有時的靈活性往往更大,例如同是kNOw Touch技術授權經營商、初創公司Roborn,便研發出物業及環境管理智能化系統:潘嘉陽教授將人工智能及機械人技術,應用到物業管理的範疇,透過生產力局的人脈網絡參與龍頭企業工程,合作項目包括升降機系統、智能物管系統及5G遙控機械狗--也是利用數據收集及實時監測做到「人機協作」,從而減輕疫情期間人手不足之風險,卻又同時能提升用戶體驗等,真正把科技融入日常生活。

突破設廠3局限 成空間設計專家

香港設廠一直面對成本高、空間少、人手缺等3大痛點;卻原來,突破了這些局限,能令科創人才變成空間設計專家,像力勁機械的陳國強,闡明了香港發展健康科技的潛力:疫情下口罩需求大,要生產大批量及有質素的口罩,須依賴科技,結果在生產力局支援下快速回應市場,開發智能口罩機,以自動化生產及監控系統優勢,做到在僅20呎貨櫃空間內,建立完整生產綫(包含檢測設備及無塵室,即clean room),有助遍僻地區抗疫。

又例如Nanoshields設立的納米纖維過濾材料靜電紡絲生產綫,創新點在其工廠布局和介入生產過程的智能設計,包括採用先進人機介面和自動化技術,減少對熟練工人的需求及人為失誤,亦透過收集生產過程數據,對產品品質同步實時預測,務求減少停機時間、提高良品率和加快商品化步伐。此乃結合「政產學研」之上佳例子,利用本地大學科研成果,配合政府資助,加上研發機構如生產力局的技術支援,把新材料應用於各類產品領域,包括:空氣過濾器、濾水器、口罩,以至電池和人造血管等。

看以上成就和國際獎項,再想像下一步科創落地大灣區:結合內地現有產業鏈,開拓內循環市場,繼而在疫情穩定後,接駁外循環種種商機,試問誰還要潑香港科研的冷水?本文正是在「說好香港故事」這個前提下寫成,是為記。

本港具科研實力,可結合內地現有產業鏈,開拓內循環市場,繼而在疫情穩定後,接駁外循環種種商機。(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