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商業銀行系統性風險 不容低估

評論 2022/07/27

分享:

分享:

自郭樹清上任中國人民銀行黨委書記及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以來,就如何保證中國金融體系不發生系統性風險,推出了一系列的重大政策,例如把對加密貨幣的炒作拒之於國門之外、關閉所有的P2P貸款平台、對資產管理通道的亂局全面整頓、對房地產開發商融資劃出「三條紅綫」等等。

中國銀行業資產 20年增13倍

政策推出後,其成績斐然,也令近年來中國金融市場的風險不斷降低,既沒有讓「黑天鵝」(black swan,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飛出,也沒有讓「灰犀牛」(gray rhino,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顯身;但是,中國金融市場就不會發生系統性風險嗎?如會,將如何發生、又可能會出現在哪裏?

其實,中國金融體系與美國是完全不一樣,美國是以股權融資為主,中國則是以債權融資為主,而中國這種融資體系的融資格局,多年來一直在強調調整,希望加大股權融資比重;這些年來,這種融資格局一直變化很小,比如到2021年底,中國銀行業的資產達到345萬億元,佔整個中國金融機構總資產382萬億元的90%,20年間增長近13倍(2003年僅27萬億元)。

可以說,中國銀行業資產的快速過度擴張,應該是當前中國金融體系風險的最大源頭,而最近河南村鎮銀行、南京銀行等銀行出事,以及上海、海南、內蒙古等地銀保監局長紛紛落馬,從中可以看出問題之端倪。

近20年來,中國的銀行體系之所以會如此快速擴張,是得益於政府政策的鼓勵與保護,只要獲得銀行金融牌照,就可以躺着賺錢,所以期間中國銀行業家的數目,也由幾家發展到2021年底的4,604家。例如,在人民銀行存貸款基準利率管制時期,商業銀行的存貸差很長時間基本上保持在3%以上的水平,而國際上的商業銀行利差水平基本上是在1%左右;在這種情況下,在中國經營商業銀行豈能不賺錢?

即使是現在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也是由幾家大的商業銀行來確定,由這些大型商業銀行來給市場定價,看上去是市場化程度挺高,但實際上這些商業銀行的出價,豈能不保護自己的利益?這也就是為何貸款市場報價利率曾兩年都不動的原因所在。

既然中國金融監管部門用資源與政策來保護商業銀行的利益,那麼中國商業銀行的經營行為,也要服務於監管部門的指令。

今年4月,中國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融資塌方」:社會融資規模及新增貸款總額均按月下滑了80%以上,這樣的數據驚動了管理層,立即要求金融機構作出調整,所以從5月的金融數據來看,4月「融資塌方」的局面就看到了全面的扭轉;但是這種「融資塌方」的全面扭轉,並非是企業及居民的融資需求增加,而基本上是金融監管部門動員的結果,例如企業貸款增加主要來自短期貸款和票據融資,再加上住戶貸款按年是減少的,反映有效融資需求不足,企業及居民沒有願意增加槓桿,市場的信心和預期還是處於脆弱之中。

有報道指出,4月「融資塌方」的格局扭轉,不是市場需求所驅動,而更多是政府行政方式所驅動;也就是說,為了扭轉4月「融資塌方」,國內金融部門的管理層肯定會立馬給出一個緊迫的指標,然後把這個指標分散到各家商業銀行去落實與執行。

「運動式」發貸 伴隨巨大風險

根據所獲得的信息,國內不少商業銀行在5月都向每一個員工下達了發放貸款的任務,有些商業銀行明確規定,每一個員工在當月要完成發放貸款50萬元的任務,如果沒有完成這個任務,將扣除相關員工當月的2,000元績效獎勵。以往商業銀行給員工下達的任務,往往是拉存款,但5月給員工下達的任務則是拉貸款;如果國內的商業銀行都執行這種「運動式」的操作,商業銀行貸款增長肯定會立竿見影,同時商業銀行體系的風險也會迅速增加。

現在的問題是,國內商業銀行以「運動式」的方式發放貸款,就不怕這種貸款發放帶來巨大風險嗎?當然會有所憂慮,但是這些年來,國內商業銀行之所以能夠快速增長、空前繁榮,完全是管理層通過各種政策資源庇護的結果,這些商業銀行一定是心知肚明的;就國際金融市場的情況來看,沒有哪一個國家的商業銀行會比中國商業銀行發展得如此快、所具有的規模大、贏利能力這樣好,過得這樣滋潤,真的可說是躺着賺錢。

比如前文所述,國內商業銀行以往的利差水平達到3%以上,估計目前也不小於2%以上,這是全球各國商業銀行最高的,中國商業銀行僅收取利息獲得的利潤,每年就達4萬億元以上,所以無論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還是2020年以來新冠病毒疫情爆發,都未有對中國商業銀行造成多少影響與衝擊,反而資產規模卻愈來愈大,國內商業銀行業愈來愈繁榮。

但是,中國商業銀行這種規模及繁榮,可能是建立在巨大的風險積累基礎上,特別是這種「運動式」貸款所導致的風險,實在不容低估。

房產市場風險 成最大「灰犀牛」

另外,當前中國商業銀行的風險關鍵,在於中國房地產市場的金融風險能否化解。郭樹清早幾年就認為,中國房地產市場是一頭最大的「灰犀牛」,如果處理不慎,隨時都可能引發中國金融市場的系統性風險,所以在他的主導下,對中國房地產開發商融資出台了「三條紅綫」的規定。當這些規則開始實施時,一家又一家的大牌房地產開發商相繼「爆雷」,可見中國房地產市場這頭最大「灰犀牛」的風險有多麼嚴重。

與成熟市場的要求相比,「三條紅綫」的規定並不存在多少要求過嚴的問題,只是市場化的基本需求;不少房地產開發商「爆雷」,只是意味着以往中國房地產開發企業的融資模式,存在巨大的風險而已。對於近10萬家中國的房地產開發企業來說,它們能否闖過「三條紅綫」監管大關,應該是相當不確定的。

再者,當前中國銀行體系的風險,不僅在於房地產開發商的融資模式存在嚴重問題,更在於個人近40萬億元的住房按揭貸款的風險如何化解。對於這些貸款,只要房價在上漲,商業銀行就把它當作優質資產,可以穩收高息差;但是如果房價下跌,這些貸款風險就會立即曝露出來,這也就是為何無論是政府還是銀行,都要堅決穩住房價的關鍵所在。

降市場門檻 置業者承險能力更差

不過,絕大多數城市的房價能否穩住,應該是未知數,再加上當前政府正在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降低居民進入房地產市場的門檻,刺激住房需求,這種發展模式不停止,中國房地產對銀行業的風險也只能愈來愈高,因為目前新進入房地產市場購買住房者的承擔風險能力愈來愈差。最近不少地方出現集體按揭貸款斷供可能引發的問題,監管層是難以預測的。

可見,當前中國金融體系的風險,更多是隱藏在商業銀行體系中、更多在於中國房地產市場未來走向,但是房地產市場這個巨大泡沫破滅,只是時間的問題,而中國商業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也會隨着房地產市場泡沫破滅而曝露出來。

中國商業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將會隨着房地產市場泡沫破滅而曝露。(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