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障人士 識字少難搵工 創社企自食其力

副刊版 2022/07/28

分享:

分享:

有說曾經擁有再失去,才是最痛苦。鄭毅敏(Amy)當了媽媽後才確診是先天弱聽,近年聽力更每況愈下,曾自卑得不想出門,後當義工接觸多了聽障人士,才知「曾經聽到過」是多麼幸運,遂自立自強,成為4間社企的創辦人,帶領一班同路人自食其力。

視障人士是人與死物的溝通障礙,聽障人士是人與人的溝通障礙。Amy從小已聽到無數次「點解打招呼都不理人」、「已經講了好多次,聽不到嗎?」,就這樣被貼上難相處、高傲的標籤。單從外表看不出來的聽障,總會造成很多不必要的誤會,甚至經常被罵,曾令她心靈受了不少傷害。

看不出的殘障

「小時候只知聾啞人士,不知甚麼叫聽障,更不知弱聽,更加不會覺得自己屬於聽障。」Amy的弱聽是先天,只是沒有為生活帶來極大不便就不當一回事。「同學仔說手錶有一下下滴答聲,只奇怪我點解聽不到。有時筆、零錢跌了,落地聲都好明顯,但我真是聽不到,別人覺得我好奇怪。」她的學生時代一直處於聽到與聽不到之間,最頭痛是老師邊講邊寫黑板,她完全聽不到老師的講課,抄不到筆記,學業成績可想而知。

Amy回想在確診先天弱聽時的不能置信,完全不能接受活了三十多年才發現聽力有問題。由正常人變成殘障人士,自此助聽器成了她的隨身物。她說:「初初戴助聽器,總是不自在,接受不到身份的轉變,覺得其他人會歧視。我就用頭髮蓋着,不希望被人見到,總之就是『崩口人忌崩口碗』。」

可惜近年她的聽力每況愈下,由60、70分貝慢慢減至90多分貝,即由一般人的說話聲減弱到只聽到飛機掠過的噪音,但現在已經歸零,世界變得只有畫面,再沒有聲音配樂,她無奈指這令人失去安全感,即使不甘願也要戴上助聽器。

助聽器不似預期

戴上助聽器後看似生活如常,但事實卻是另一回事。「跟眼鏡不一樣,一戴上世界就叮一聲看得很清楚。助聽器會有好多雜音,不一定能聽得好清楚,只可以話有的總比沒有好。」人的耳朵很神奇,當跟他人專心對話時,便能自動忽略四周的雜音,說話聲變得很清晰。

助聽器就像錄音機的收音,所有聲音全都混在一起,在嘈雜環境下待久了,便會感到頭痛不適,特別在酒樓,杯碟的碰撞聲、隔離枱的閒聊等,沸沸揚揚,還要從中用力找出自己需要聆聽的話語,耗用不少心力。碰上數人聚會時,對Amy來說絕對是聽力的大考驗,除了左右兩旁二人的講話之外,其他人講的幾乎聽不到。即使跟同伴邊行邊聊,在嘈吵的大街上,也要同伴湊近戴了助聽器的耳朵,大聲說話才可交流。

生活上無形障礙

Amy發現很多人未能了解聽障人士在生活上的無形障礙,以電視節目為例,現時有現場手語繙譯的節目很少。她慨嘆:「有人說他們可以看字幕,中文字都看不明?無錯,他們就是看不明白。」

手語是以字詞為表達重點,沒有句式這回事。平常一句「你食咗飯未」,手語是「飯、食、有沒有」。至於電視節目的字幕、小說報紙等,上一輩的聽障人士是看不明白,只能以重點字詞猜出大概意思。事實上,手語的表達能力有限,每個手勢多是代表一樣東西,即使比劃了5分鐘的手語,也只能表達很簡單的意思。

近年常說的傷健共融,特別在職場上,對聽障人士來說亦是舉步艱難,紙筆溝通更是完全行不通。即使將工作內容明細一項項列明,聽障人士亦多是理解不了長篇大論的文字,但這種難以解釋的不明白,令他們難逃被辭退的命運。

同路人的共鳴

Amy回想當初曾為成為聽障一員而鬱鬱不歡,直到某次參加聽障機構義工後才豁然想通了。「我發覺聽障朋友,他們完全聽不到講不到,但活得比我更開心快樂,不覺得聽不到是困擾。那一刻我覺得自己至少能聽能講,可以對外溝通,甚至帶他們出去做義工。」

當中發現不少年輕聽障人士找不到工作,便興起帶他們學習手藝的念頭。「大家都是聽障,我明白聽不到的困難,知道他們的困難,就好想幫他們。」從聽障困境中產生的共鳴,加上兩名女兒已讀中學能自立,空閒下來的她便積極為聽障人士謀出路和生計。

先是帶一班女生去學美容,由叩門被拒到排除萬難成功開課;尋得某公司借出一處地方做頭髮護理,客源穩定後又突然被賣盤要結業。Amy感恩在一連串難關、絕望盡頭,總會出現生機,最後她大膽地拿出百多萬的積蓄,自立社企當創辦人。

如今Amy已成立了4間社企,分別是頭髮護理的活髮社、裝修工程的活居社、美容養生的活妍社,還有去年成立主打健康飲食的活饌─輕食社企,員工大都是聽障人士或弱勢群體,令人佩服是她堅持自立自強之信念。「我們不是靠基金籌款的幫助,不需要特別的同情憐憫,全是靠實力提供有質素的服務去賺錢,這才可以長長久久發展下去。」

作者、責任編輯:劉妙賢

鄭毅敏天生弱聽,曾任聾人機構義工多年,深切體會聽障人士的就業困難。(湯致遠攝)

鄭毅敏多方奔走和請求後,才成功讓聽障人士得到學習美容的機會。(被訪者提供)

2014 年,活髮社曾獲「同心圓表彰計劃」的大獎,另鄭毅敏亦獲得「傑出同心圓表表者」的個人獎項,肯定她在聽障社企發展的努力。(被訪者提供)

成立活髮社,希望令社會大眾認同聽障人士的工作能力,令他們有機會貢獻社會。(被訪者提供)

鄭毅敏深明弱勢社群的無助,她曾到印度當義工助人。(被訪者提供)

鄭毅敏(中)跟聽障人士在慈善機構籌款晚會上,帶來手語歌表演節目。(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