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RROR音樂背後的功臣 Edward Chan由錄音室小工至知名監製

副刊版 2022/07/28

分享:

分享:

人氣男團MIRROR現正舉行入行以來首個紅館演唱會《MIRROR.WE.ARE LIVE CONCERT》,12子對表演的努力已廣被認同。其實一個成功歌手的幕後單位亦十分重要,值得樂迷給予鼓勵,像跟MIRROR成員合作無間的音樂監製Edward Chan(陳浩然),亦是憑個人努力,由錄音室小工漸漸成知名監製。

男團MIRROR由2018年首支作品《一秒間》起,至今共推出14首團歌,而音樂人Edward Chan便監製了當中6首歌曲,包括《One and All》、《WARRIOR》、《BOSS》、《All In One》、《12》、《Innerspace》,其中《BOSS》並由他及其音樂團隊的徐浩、周錫漢和李一丁共同監製。

另外,Edward並為MIRROR個別成員的單曲擔任監製,包括姜濤《蒙着嘴說愛你》、《作品的說話》、呂爵安《E先生連環不幸事件》、盧瀚霆《Megahit》等,可說見證了12位樂壇偶像的成長歷程。

團歌意念來自動漫

談到跟MIRROR合作,Edward憶述:「2018年花姐邀我幫MIRROR造一首團歌,當時我就想造出可以奠定MIRROR日後歌曲方向的作品,於是從100首demo中,選了一首名為《WARRIOR》的歌曲,最初花姐都心大心細,我就頗肯定這首是最好。之後她就叫我諗歌詞方向,那時自己很喜歡動漫《咒術迴戰》,當中有個招式叫『領域展開』,覺得很適合用來形容MIRROR,然後再交由林若寧完成了這首作品。」

Edward首次合作的男團,其實並非MIRROR,而是2000年初出道的VRF(丁子高是成員之一),當年他製作的《寒冰掌》亦是其至今仍十分滿意的作品!

他分享道:「那時候香港的男子組合,都是偏向日式風格,像SMAP那種形象;現在(男團)風格就更多元化,MIRROR也不只是韓式,更像一個文化大融和。(韓國男團)BTS都有不同國家的音樂人參與,我也認識其中一位瑞典音樂人,曾為周柏豪《我的宣言》做mixing,所以今日年輕世代的音樂,已是混合了很多分支而成。」

幫姜濤作品去說話

因此他為MIRROR製作團歌時,亦要很用心了解每一個成員的口味和個性,從而讓各人都能在歌曲中發揮所長。「音樂監製的工作,就像一個電影導演,令到歌曲的意念得到最佳的詮釋。好像姜濤的《作品的說話》便呈現他最純粹的看法,他也想拍到夢寐以求的MV。我作為監製,便盡力去為他找尋最適合的製作人選,裏面有很專業的拍攝團隊,有好厲害的詞人小克,同時又有很年輕的音樂學生去負責部分音效,而自己有份去成就這件事出來,亦是十分喜悅。」

音樂監製為歌手圓夢,至於Edward本身的夢想,則可說是有賴父母鼓勵而成。他自小便學習鋼琴,父親見兒子有音樂天份,亦很支持他發展所長。Edward在中五會考後,報讀了浸會預科音樂課程,之後再插班入讀中文大學音樂系,主修古典作曲,師承作曲家陳永華教授。

Edward在大學畢業後,未有選擇當上古典樂手,卻成為他口中形容的「錄音室打雜」。

他解釋在大學時,機緣巧合獲邀到鍾鎮濤的錄音室實習,亦很感謝獲對方的賞識,不只可以接觸音樂製作,甚至可以跟鍾鎮濤一齊合作寫歌。大學畢業後,他有感對流行音樂的興趣比古典樂更濃厚,順理成章便選擇繼續在錄音室工作。

組團隊傳承音樂

因着工作之便,Edward認識了不同音樂人如Joey Tang、雷頌德(Mark),99年他已有機會為黎明紅館演唱會寫樂譜。而首次任監製的工作,便是鄭秀文的經典快歌《煞科》。Edward笑言:「我真的要多謝雷頌德的引薦,因為一個20多歲的小子,如何有資格去take鄭秀文的vocal?全因這歌是改編歌,音樂部分要做的不多,而最難的部分已由Mark去完成,不過他因謙稱自己做的不多,就沒有掛名而已。」

Edward自此的音樂事業十分順暢,曾任職唱片公司的版權工作,又為多位歌手擔任唱片監製,其中跟方大同合作的幾張大碟,更被行內人大讚為極具創意的作品,開拓了華語歌曲全新面貌。

Edward現時任職唱片公司的Artist and Repertoire(A&R),主責統籌歌手的音樂發展,當中為陳柏宇製作四台冠軍歌《回眸一笑》、林奕匡《高山低谷》都是他的得意作品。

06年Edward自組音樂製作公司EMP,簽下多位新晉音樂人如徐浩、周錫漢、Cousin Fung等,現時很多都已能獨當一面,如今次MIRROR紅館演唱會,不少音樂崗位便來自其團隊。對Edward來說,這像是一種音樂的傳承。「由90年代入行,經歷了幾個音樂世代,現在有自己的音樂梯隊,就好像把廣東歌的精神一直承傳下去一樣。」

作者、責任編輯:陳家昌

Edward Chan現時是行內知名音樂人,歷年監製歌曲逾百首,包括近期姜濤大熱歌曲《作品的說話》。(湯致遠攝)

由製作《WARRIOR》到《Innerspace》,Edward指MIRROR的音樂視野也由外擴展回歸到探討內心。(IG圖片)

由製作《WARRIOR》到《Innerspace》,Edward指MIRROR的音樂視野也由外擴展回歸到探討內心。(IG圖片)

在Edward的工作室中,收藏最多的不是CD,而是各種書籍,他解釋因看書有助啟發靈感。(湯致遠攝)

作為監製,他指最常做的工作便是聽作曲人的作品,很多時要聽過百首demo才揀到一首合用的歌曲。(湯致遠攝)

Edward指姜濤是一個很純粹的人,無論其舉止和作品都流露這份個性。(攝影:陳慧安)

近年Edward摘下多個音樂頒獎禮的監製大獎。(IG圖片)

跟方大同合作過多張唱片,Edward坦言當時不知這些作品,原來影響了很多人。(IG圖片)

早前他跟其監製的歌手林奕匡和葉巧琳接受陳志雲訪問。(IG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