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撻

副刊版 2022/07/29

分享:

分享:

酥皮蛋撻是久不久甜癮大發時,想吃的食物。若去九龍城,必到豪華餅店買盒新鮮出爐的酥皮蛋撻和瑞士卷慢慢品嘗,有時急不及待,返回車上,馬上先來一個熱辣辣蛋撻,一口連酥皮咬下中間蛋心,湧出一陣小確幸。

近日,林海峰新歌以《蛋撻》為名,何秉舜作曲、林海峰填詞,旋律輕柔,編曲豐富兼有點小品味道;MV故事由一位要離開香港的女生開始,忙碌地把一箱箱行李搬上小型貨車後,坐上乘客座位去機場途中,打開餅盒,細嘗着人在香港、最後一口蛋撻的滋味。在機場落車後,當貨車司機(葛文輝飾)向女生遞上她忘記拿回的蛋撻餅盒時,女生雙眼紅了。這種捨不得又迫不得已的情緒,我明白,因近年身邊朋友都是在這種心情下哭着走的。雖說外地一樣有港式蛋撻、港式奶茶,但能在香港與香港的家人和老友一齊吃着香港地道美食、吹下水,卻只能在香港發生,離開的和留下來的都知。

一個蛋撻,從口腹層次引伸到離愁別緒,再延伸暖暖的情懷和小小的希望,皆因MV下半部,留在香港的貨車司機載完這位上機前都要捧着蛋撻吃的女乘客後,就去食遍全港九尋找美味蛋撻,然後用心拜師學藝,到最後轉行由司機變成蛋撻師傅,也許是客人從悲歡離合當中帶來一點甜。那亦是一個留下來的人,用自己的方式去留住香港一些小美好的小心意。以前是「香港咁好,點捨得走?」對於留下來的人來說,現時更是「香港未好(番),點捨得走?」

一向喜歡林海峰的storytelling功力,他能用一個層次的事物,淡然又淡定地提升到另一個層次,頭腦少點智慧和靈巧都做不到,這種功力,是高層次storytelling功夫的示範。在看過太多肉麻當世一的東西後,覺得這種說故事的功力份外珍貴,皆因能打動和觸動人情感的,永遠是建基於拿捏得恰到好處、不用下下畫出腸的格調和功夫。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