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快復常通關 增港人幸福感

評論 2022/07/30

分享:

分享:

近日有報道指,特區政府正計劃引入紅黃健康碼系統,進一步放寬旅客入境檢疫限制,以加快恢復社會正常運作。消息指,旅客將獲發「黃碼」,不可進入食肆等不戴口罩的受限制場所,以替代部分的酒店隔離期,當局正考慮兩個方案,分別是「5+2」,即5天酒店加兩天「黃碼」,以及「4+3」,即4天酒店加3天「黃碼」。社會普遍對此表示歡迎,認為香港應盡快恢復正常生活。

研「5+2」或「4+3」隔離 各界歡迎

正如筆者早前撰文,相比疫情爆發初期,我們今天對新冠病毒的認知已遠較兩年前多,而且自第5波疫情爆發以來,香港已不比世界各主要經濟體「乾淨」,從外地抵港人士攜帶病毒的風險,已不再比本地人高,反而不必要的酒店隔離安排,會構成其他不必要的風險,若旅客在隔離期間身體或心理出現問題而要向當局問責,可以很麻煩,早前知名藝人曾江在酒店檢疫期間倒斃正是一例。

再說遠一點,其實這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問題。首先,現時本港疫情狀況與世界各地相若,相對而言即已回到與疫情前相若的國際平衡點,已有對外通關「復常」的客觀條件;在這個前設下,「正常時期」香港的其中一項核心價值,就是人員、資本出入和往來的方便。

在第5波疫情爆發前,因外國疾控工作做得比香港差,我們才無可奈何地要採取嚴厲的邊境管制措施;如果今天這個特殊情況不再存在,則我們不可把封關的特殊臨時做法,當作「正常」情況下的標準作業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SOP),把封閉邊境當作正常。

強硬措施 損港軟實力競爭力

換言之,我們檢疫政策的指導思想,需要有回歸正常的範式轉移,即不再以隔離14或21日作為考慮放寬的起點,而是回到正常、以無隔離的開放形態當作預設;反過來問,現時採用酒店隔離政策,對香港的公共衞生有甚麼具體的好處?如有,隔3日比起隔5日而言,有甚麼額外的好處?隔7日又會比隔5日好在哪裏?若沒有明確的答案,我們還要不要再維持隔離的臨時政策?現時已是疫情中後期,強硬的入境隔離措施不是萬能靈藥,除了上述對入境旅客帶來額外而不必要的健康風險外,還涉及不菲的經濟成本,特別是當香港仍是外向型經濟。

幸好當局在月初已明確向外公布,希望在11月金管局舉辦國際金融投資峰會時,入境參與活動的海外嘉賓可免酒店檢疫的工作方向、及預定完成執行的期限,這種做法算是直接面對了上屆特區政府「精英主義」過分追求完美,以及當外在條件未能完美就寧願無了期等待的頹風,希望有關計劃未來能順利執行。

除了經濟和健康範疇,市民和訪港旅客在香港生活質素,以及「封關」對市民生活幸福感的嚴重打擊,亦不容忽視;特別是在疫情前,香港已高度發展,國際地位本來已媲美倫敦、紐約等世界級一流大都會,可是以現行數據未能簡易量化「幸福感」,在沒有客觀標準和可量化的明確增長目標下,將會影響香港軟實力,以至作為國際大都會的競爭力,這些都不是每日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的增減可準確顯示。

市民需求着手 體現施政成效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近日在土地供應統籌組首次會議及其網誌上,已先後提到市民「幸福感」的重要性。以疫情和封關為例,過去10多年土地缺乏確實是市民在香港生活的最大痛點,但官民之間也不是完全沒有紓緩方法,例如向外大力發展航空業,加大市民透過旅遊從境外進口休閒娛樂消費項目,以彌補本地休閒用地的不足;可是疫情爆發後,用失業率和人均薪酬、人均壽命、確診和死亡個案數字等經濟和醫學數據,其實未能準確反映封關對港人生活幸福感的打擊。

無論如何,今日當局看似以確立「開關」的工作方向,大家可以靜待好消息;展望將來,其實我們可考慮研發和採納新的、客觀科學的市民生活「幸福感」指數,作為未來特區政府其中一個改革進度的關鍵成效指標(KPI),直接從「需求側」、即市民接受公共服務後的良好感受,論證政府施政成效的優異,而不再單從房屋供應、收入、壽命等「供應側」的數字側面而局部地倒映實際情況,以免再發生疫情封關早期時,港人經濟收入之高與確診數字之低均列世界前茅,但長期封關的低幸福感導致抗疫疲勞和第5波疫情災難性爆發的不理想情況再次發生。

自第5波疫情爆發以來,香港已不比世界各主要經濟體「乾淨」,從外地抵港人士攜帶病毒的風險,已不再比本地人高。(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