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洶湧 中美「護欄」欄不住本性

評論 2022/08/01

分享:

分享:

《伊索寓言》有個故事叫「農夫和蛇」:農夫見到蛇凍僵了,好心帶蛇回家取暖,蛇甦醒過來,隨即咬了農夫。農夫問蛇為何以怨報德,蛇答:「咬人是我的本性呀!難道你不知道你我之間存在天然的敵意?」

視乎故事版本,農夫最後要不死了,要不被迫把蛇宰了,要不宰了蛇後死了……反正鮮有和諧共存結局的。

佩洛西計劃訪台 風波續發酵

美國加緊與中國高層接觸,尋求為兩國關係設立「護欄」,強調無意與中國衝突,上周習拜通話也向中方強調管控分歧,可是最易爆發衝突的台海卻偏偏愈來愈緊張。

美國總統第二順位繼承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計劃訪台風波持續發酵,隨時釀成中美數十年來最大危機。而無論她最後去不去,台海恐怕都難有安寧,因為打台灣牌就是今天中美格局下,美國改不了的本性。

觀乎美方表述,美國似乎確實不希望同中國打仗。拜登搬出美軍解畫,直言美軍認為佩洛西訪台並非好主意。風聲傳開後,佩洛西也不置可否,訪亞行程未列出台灣,更進一步演繹「總統可能擔心我們的飛機被擊落」。

誠然,眾議院議長訪台並非沒有先例,金里奇(Newt Gingrich)1997年就試過。不過當年金里奇是共和黨人,唱的是與民主黨克林頓政府的對手戲。現在佩洛西可不能與拜登政府撇清關係。

最重要的是,當年中美算得上友好,而解放軍沒有萬噸大驅、電彈航母、殲-20或東風-26,反而要看CNN才知道美軍航母打擊群來訪,對金里奇一個實質意義不大的政治姿態,中方忍忍就是了。

京空前強硬反應 「說到做到」

今天可完全不同!中美關係前所未有惡劣、美方與台獨勢力前所未有勾結、中美亞太軍力則前所未有接近。美國對俄羅斯也不敢直接打,真的要對中國搞清楚自己有多好打嗎?

左腦是這樣,右腦卻另有想法。拜登政府想盡花樣拿台灣問題「切香腸」,已經不能自拔。

從安排台方出席「民主峰會」、鼓動各國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到拜登一而再,再而三揚言「軍事護台」之後白宮又澄清,美方對這些沒有實際效果的「小動作大挑釁」可謂上了癮。甚至連佩洛西訪台也已經講了兩次,上次在4月,講完託詞感染新冠沒了下文(卻去了基輔)。民主黨中期選舉乏善可陳,老太太難道真的不是利用台灣拉票?

但上得山多終遇虎,多行不……拜登政府和佩洛西點着今次大火頭,想走已走不了。

一方面,美方激起中方空前強硬反應,「嚴陣以待」,「說到做到」,「一切後果必須完全由美方負責」。白宮也自知事態不妙,國安顧問

沙利文等官員據報正在反對佩洛西成行,以免中美意外爆發軍事衝突。

美左右腦難調和 拜登騎虎難下

另一方面,核戰風險沒有暫停美國政客黨爭,共和黨非常珍惜抽水機會,議員跑出來火上加油,問佩洛西為甚麼還不去,怕了嗎?只是當佩洛西發出同行邀請,沒有人敢答應。已無公職的前國務卿蓬佩奧就最多口水,更忽然當了老太太知己:「Nancy,我陪你一齊去!」

拜登和佩洛西都騎虎難下了。兩老自己談到「美軍不想」、「怕被擊落」,不去難道真的怕了嗎?要是去,又難道真的如一些傳媒所講出動航母撑腰,嫌不夠找死嗎?

美國左右腦難以調和,凸顯尋求建立護欄的局限。護欄論其實也不新鮮,與澳洲前總理陸克文近年倡導的非常相似。(這裏提一下,陸克文、基辛格等「溫和派」並非親華或親俄,而是站在現實角度看問題,目的是照顧西方長遠最大利益,只是現實主義者在當今西方鼓吹民粹、高舉意識形態潮流下受到排擠。)

陸克文7月撰文,再次呼籲中美鬥也要鬥得理智,以「有管控的戰略競爭」避免戰爭。這包括互相認清紅綫並設立護欄,然後展開非致命競爭,角逐經濟、科技以至可以是軍事優勢,同時保留氣候變化、公共衞生、金融穩定等合作空間,而中美關係的各個範疇應互相分隔,雙方高層則保持密切溝通。他承認這不容易,但否則就是隨時打仗。

陸克文的主張,其實與拜登政府對華「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或「投資、結盟、競爭」三點論別無二致。問題是,這理論上貌似合乎邏輯,實際操作起來卻充滿問題,而且本性上根本無法做到,台灣問題就是典型例子。

理性上,地緣軍事冒險充滿賭博成分,就算在平時也應避免,遑論中美現在各自都面臨一大堆內部問題,且都處於政治敏感時刻,更應該把台灣問題收起來才對,合作時合作,回過氣來再非致命競爭。

可是現實上台海此時偏偏劍拔弩張,這就是人的本性。台灣既是中美之間的政治、軍事和地緣較量,還是涉及芯片高科技、長遠經濟和發展前景的問題,這就已經打破「有管控的戰略競爭」中,獨立考慮不同範疇的設定。

大國興衰競爭 最大對手是自己

說白了,台灣問題是中美之間的零和遊戲,是護欄無法處理的問題。對中方來說,這是國家統一、民族復興,是核心利益,是紅綫和護欄圍起的地方,美國要碰即是尋求衝突。中國數千年來經歷過不知多少次興衰,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而國家現正重新處於統一升軌,實現目標只是時間問題,外國愈要阻,就愈會遭到歷史巨輪痛輾。

但美國卻不如此看。對美方來說,二戰後70多年、冷戰後30多年就是美國至輝煌時刻,台灣就算並非美本國核心利益,也對美國維持亞太以至全球地位至關重要,更是阻止中國超越的一張牌。如果同中國打仗是護欄圍起的地方,那麼除此以外台灣牌能怎麼打就應怎麼打,直至再無利用價值,「讓烏克蘭戰至最後一人」如有需要換個地名就可以。

蛇咬人本性不會變。在歐洲,有位農夫今年徹底放棄幻想,與蛇放手一搏,但勝負以至會否有贏家都不明朗。中美對台海護欄位置的矛盾不可調和,注定持續碰撞,而時間更不在其中一方,競爭還能否保持非致命?希望能。

全球最大對冲基金橋水創辦人達里奧(Ray Dalio)近期專注研究大國興衰,有不少精闢但令人悲哀的見解。他認為,國家間並無法改變對方文化思維,最好互不干涉,而兩國要競爭,最大對手其實就是自己;自己的事做得愈好,國家就愈能強大,但衰落的帝國處理不好自己問題時,就會傾向投入不合邏輯的戰爭。

美國總統第二順位繼承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傳計劃訪台風波持續發酵,隨時釀成中美數十年來最大危機。(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