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南方跑

副刊版 2022/08/02

分享:

分享:

市面漸回復正常,甚至見到有些內地城市,街道上連戴口罩都不普遍了,感覺全國而言,上海、北京和個別疫情數字較高的地區以外,都傾向寬鬆管理了。

也開始相約幾個月不見的友好,打聽下各方最新展望。上海確是走了不少外國人,企業管理層是較早走的。然後有在此經營公司或店舖的小商戶主。外國人中,現時最大難題的是,沒打算離開上海的話,有些老外會面臨簽證到期難以續簽的問題。

就是在上海這種以前國際化流動的大城市,過往外國人進出較方便,好多人根本不用申請長期簽證,旅遊簽證到期時,只需出入一下國境就可。現在當然不可能了,出了中國,分分鐘回不來。於是聽聞有些老外自由職業者(譬如樂手,近幾個月都沒工作),盡管在中國成了家,都被迫離開了,也不知有沒有機會回來。

年輕人不少是往南方跑,可能形成了這個年代的另一次南闖潮。和飲食界聊,流失最多是低技術服務員或基本廚房勞動力,走一成已算是較少流失的。好多早年出來的,人回了家鄉,發覺小鎮的基本發展也OK,生活條件不比大城市差,於是就不再出來。還是想着出來的,主要是山村裏的年輕人。

和年輕人聊,不少都有聽聞大灣區,對他們而言,不至於是新時代的南下淘金地區,但起碼是一有疫情就管控得特別嚴的大都市之外的選擇。

對大灣區的城市選擇又有甚麼看法?深圳、珠海較適合技術人員,或投身科技創業。廣州舒服也仍多機會但生活成本較高,據聞大家較睇好旁邊的佛山。若只是打份工,或開間小舖的話,其他副綫城市像中山、江門、惠州成本壓力更低。當然,中小城市的薪水卻是無法上起來,得平衡利弊。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