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專業改革 鞏固優勢貢獻國家

評論 2022/08/03

分享:

分享:

立法會早前休會,待10月19日行政長官發表本屆特區政府首份《施政報告》復會。

不過,即使是休會前的最後一次立法會大會,筆者與議會的同事們也未有怠慢,通過了一系列的法案,其中便包括《2022年專業會計師(修訂)條例草案》。

有鑑於議題相對專業及具技術性,坊間對有關條例草案未必有太深認知,並不令人意外。首先,值得提出的是,該條例草案並不是獨立存在於「真空」中,而是與去年會計專業規管監察制度的一系列改變一脈相承之重要改革。立法會在去年通過《2021年財務滙報局(修訂)條例草案》,讓會計及財務滙報局(會財局)成為會計專業的獨立規管和監察機構,為業界實施新規管制度。

在這一套新規管制度下,本來屬於香港會計師公會的主要規管權力,將轉移至會財局;至於公會則聚焦負責維持會計界專業水平,包括舉辦考試、註冊、制定會計師的專業道德標準、持續進修要求、提供培訓等。

轉向「獨立監察」 符國際慣例

事實上,會計專業由「自我規管」轉向「獨立監察」,不僅能提升監管水平,也符合國際慣例做法。例如,英國的會計師和核數師是由財務滙報局(FRC)監管,該局的董事會主席及全部成員,皆由英國政府的商業、能源及產業策略部委任;至於美國,在2000年代中期,隨着會計業接連出現嚴重造假的醜聞,打擊公眾對該行業的信心,美國國會通過法案,終結了長久以來由行業自行規管的傳統,法案衍生了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作為行業的獨立監管機構。

換言之,由宏觀的角度看,新的會計專業規管制度,把公會的行業自行規管,轉移至會財局的獨立監察,可以說是與國際做法看齊的改革,有助提升本港會計專業的國際認受性;而隨着主要規管權力轉移,公會便可以把其工作重心聚焦於行業的長遠發展,維持會計界的專業水平。

提高公會理事門檻 利行業發展

因此,我們有必要保證當選公會理事會的理事,能較忠實有效地履行其專業職能、具備足夠的專業知識,以及對業界有充分了解。

然而,在修例前,公會理事選舉的提名門檻過低,候選人只需要得到兩名會計師分別作為提議人及附議人提名,有關的要求自1973年起,未有改變;考慮到今天公會會員人數已經超過4萬,條例建議增加提名人數目,無可厚非。

再者,在新的規管制度下,公會與會財局的關係密切,兩者的充分溝通、交流、合作,對行業的長遠發展十分重要。修例建議新增的提名要求,可推動公會理事候選人積極就其競選綱領聯繫諮詢委員會,以爭取支持,有助諮詢委員會加深了解會計業關注的事宜,以及來屆公會理事會的工作優次。

但筆者同時亦希望提出一個額外考慮:隨着所需提名人數目增加,以及新設的提名要求,可以想像來自比較大型會計師樓的業界人士,因其人脈關係一般較廣闊,難免會佔有優勢。在這個情況下,中小微型機構的業界聲音,是否能夠得到充分的代表,值得特區政府及日後的公會多加留意。

事實上,當選舉門檻提升,再加上行業監管愈來愈和國際水平接軌,中小微的會計公司一方面要用更多資源應對監管需求,另一方面受到的重視和代表性卻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礙,對這些中小微會計公司的生存和發展空間有不利的影響。

因此,我希望特區政府也能正視相關問題,在其他政策方面,可以多加以扶持,也幫助它們無論是在本地、大灣區或其他地區,都有更大的舞台和發展空間。

政府非僅監管 應助「造大個餅」

總括而言,是次修例固然有其必要,但筆者希望特區政府能由更宏觀、更長遠的角度出發,貫徹落實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訪港期間發表的重要講話中,提及把「有為政府」與「高效市場」做到「有機結合」的治理原則。筆者認為,有關原則的具體方向,包括特區政府要努力在行業發展和監管中取得適切平衡;在更多的情況下,政府要牢記其角色不應只是監管,還要致力發展。

用更通俗的話,就是政府在維持「遊戲規則」之餘,還應幫助各行各業「造大個餅」,同時「分好個餅」。

毋庸置疑,金融及專業服務業是香港最重要的傳統優勢之一,是香港的「金漆招牌」之餘,也是香港其中一個最能做到「貢獻國家所需,發揮香港所長」的範疇。筆者期望今次的修例只是第一步,未來有更多政策支持會計業界的發展,讓不論規模大小的業界機構,在本港甚至大灣區都有更大發揮空間。

金融及專業服務業是香港最重要的傳統優勢之一,期望未來有更多政策支持會計業界的發展。(資料圖片)

撰文 : 黃元山 立法會議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