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危機頻仍 「特首政策組」須關注

評論 2022/08/04

分享:

分享:

李家超新政府的組班工作近日已陸續完成,當中改組動作最大、細節仍未公布但「心目中已有人選」的,便是再次改組政策創新及統籌辦事處,重設「中央政策組」,並命名為「特首政策組」,以便社會人士更準確理解其工作,一改以往神秘形象。

根據前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之前提出的建議,「新中策組」在原有對外研究香港社會事務的職能,以及上屆政府創新辦新增對內研究政府內部可如何加快改革的部門外,再增設研究國際關係和長期戰略的部門,並招攬熟悉亞洲事務的人員加入,以協助特區政府更好地應對區內日益微妙的國際局勢變化。

筆者本文則旨在以香港為中心,檢視香港過往國際關係分析的強項和短板,以及與香港相關的國際形勢最新發展、當局在未來5年應特別多加關注的國際事務。

港仍強調共贏 對變局準備不足

香港深受國際政治經濟學「自由主義」(liberalism)的影響,即「合作對雙方都有好處,何樂而不為?」的理論,時至今天港人大體上還是以「互利」、「共贏」作為對外待人接物時的理論根基,可是同時對國際關係理論另外3大學派的涉獵較少,面對「新冷戰」和周邊地區未來可能發生軍事衝突的思想準備不足。

以本港為例說明,「現實主義」(realism)即所有分析的起點,入門級就是分析我們在客觀限制下,如何把香港的利益的最大化,進階則是看透其他國家想得到和將會向我們要求甚麼,並超前部處應對;「批判理論」(critical theories)主要是前殖民地獨立後要求西方舊宗主國作出補償的左翼理論,但有趣的是,今日香港其實不比前宗主國英國貧窮,例如由港交所擁有的倫敦金屬交易所(LME),若以香港利益制定英國的交易政策,會否構成香港對英國剝削?「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對港人來說比較抽象,即以軟實力令對方對自身的倡議及做事方式主動配合。

而香港自回歸以來,在國際關係中維持長期繁榮的「基本盤」,就是靠駐港解放軍維護主權,確保政治穩定,以及金融管理局的聯繫滙率制度,維持經濟穩定,兩者多年來相輔相成,所以香港才有今日與倫敦、紐約齊名的發展成就。當然,局勢一直在變化,特別是美國內部的不穩定會如何影響香港,在金融地產上筆者已有文章詳述,今日轉為討論其他範疇。

「東升西降」 實際操作變數仍多

過去10年,隨着中國經濟的急速發展,國際政治經濟學界盛行「東升西降」論,基本分析方法就是假設現時國際事務的主導權在中國,西方和其他第三世界國家是看中國的行動而回應;可是這目前也純粹只是一組學術理論,實際操作上有很多變數。

例如美國爆發「Black Lives Matter」全國衝突和新冠肺炎疫情,總統拜登在混亂中上台後第一個重大決定,便是從阿富汗撤軍,過程雖然倉卒,但亦代表美方的遠征規劃部門已騰出手腳來,可以主動展開新的行動,自越戰戰敗以來第一次「重返亞太」;當中在亞太區最沒有「中間人」區隔、最容易擦槍走火的,正正就是香港對出的南中國海。

國際軍事衝突與香港看似遙遠,但在鄰近地區的災難救援工作,可側面反映特區政府武官體系應對特殊情況的需要。例如上月初颱風暹芭襲港期間,香港接到廣東救援協調中心通知,出動政府飛行服務隊營救鄰近海域的30名被困內地船員。最後在風高浪急下高難度操作,成功救出3名船員,廣東方面則未再有成功救出其他船員,另外27人不知所終。

美軍或轉主動 南海兵凶勢危

觀乎現時美國國內情況,經濟蕭條下企業和國民亦想有藉口短時間內大幅增加政府開支,2024年又要在國內政治高度撕裂的情況下進行總統大選;而中國方面,海空軍的現代化改革又未完成,美方在南中國海「半渡而擊之」發動小規模軍事衝突的誘因極大,一旦失控,災難性後果不堪設想。香港過去未有政府部門專責研究國際局勢,相信各部門亦未有為這些未來有可能發生的災難,預先制定應變方案。

筆者以往撰文提到,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回歸25年來一直在貫徹「自由主義」的合作共贏精神,鼓勵中美關係良性發展,並多次成功邀請和接待美國國家領導人訪港。「特首政策組」面對未來數年可能出現快速而激烈的局勢轉變,對內應如何領導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自處、對外可如何促進世界和平,就不只是經濟發展、青年機遇如此簡單了。

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回歸25年來一直在貫徹「自由主義」的合作共贏精神,鼓勵中美關係良性發展。(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