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歌《爸爸好嘢Little Boy》 布志綸唱出兩代父子情

副刊版 2022/08/05

分享:

分享:

歌手布志綸(Alan)的兒子Adam,今年6歲,小朋友返學、生病、踏單車受傷、爸爸送玩具、教功課、裝飾聖誕樹,這些出現在Alan新歌《爸爸好嘢Little Boy》的情景,相信也在現實生活中出現過。

Adam逐漸長大,但Alan仍然感覺自己像Little Boy,仍然在學習做一個好爸爸,亦令他想起當年自己父親對其音樂路的支持,爸爸好嘢!

自言不是虎爸的Alan,與兒子關係就像朋友般,但因為缺乏父威,就算發惡兒子也不怕。「相比以前我阿爸,我真是會驚他,因為以前阿公、阿爸都會打,但現在不能打了,所以很難教。」Alan最「激氣」是Adam應承你做的事會找藉口拖延。「做功課、學琴都係咁,但玩就最快。」

教仔路上仍然在摸索的他,只希望兒子能做一個善良的人。「不要讀死書,但又不能不讀,只顧住玩。要靈活變通,因為時代變得快;最緊要是開心。」

從你出世轉眼6歲多

身為音樂人的Alan,希望兒子能學好鋼琴。「我知道只是彈Classical,小朋友無可能鍾意鋼琴,但我記得《聲夢》有個學員有演奏級,問以前喜歡彈琴嗎?不喜歡,但現在大個仔,就會多謝家人;問了很多個都是這樣。」

他也想起當年母親叫自己學鋼琴,因為懶、不喜歡所以沒有學,現在就後悔,如果知道長大了做歌手,一定會苦練。「我們這些band仔樂理根基差,只是打天才波,有限制。小時候無打好基礎,去到某些位就遇到樽頸。」

那麼小小Adam又是否喜歡唱歌?「也不算特別喜歡,但去年我開演唱會,他彈《森林》這首歌的Intro,又幾有表演慾。」他說當時Adam只學了兩個月鋼琴,要左右手一起彈,其實幾困難,但他一點緊張也沒有。「像我,招積!」

那Alan是否想兒子也走音樂路?「咁艱難,當然做些容易搵錢的行業啦!我們這行,你可以做好多嘢,但最後一蚊都無。」Adam因為看卡通片比較多,因此想大個當警察,做有正義感的工作,就是這麼簡單,但有誰知道將來長大了會否又變更?

自力更生的譜寫

Alan自2017年樂隊Mr.拆夥後獨立發展,經歷過許多高低起跌,最近推出新歌《爸爸好嘢Little Boy》就有許多感觸。「我拍MV時,唱到尾段,有時會哽咽。這不是一首歌頌父親的歌曲,而是講一個男人的人生經歷。由結婚到小朋友識叫爸爸,由年少輕狂到踏上爸爸之路,回想自己爸爸和我一樣,也經過這些人生的不同階段。」

當年原本在加拿大讀大學的Alan,因為父親失業,被迫回港工作。「我是一個讀書唔叻的人,是在邊緣會冧班的學生,那時候陶醉於夾band的世界,返完工會掛住夾band唔返學。」

他記得當年22歲,父母與自己談論將來的去向,是工作還是夾Band時,一向少說話的父親,這樣說:「阿綸,如果你真是鍾意音樂,就俾心機玩好啲。」那一刻,Alan很感動,因為母親原本想叫Alan用心工作,因為玩音樂不切實際。「我喜歡音樂都是因為我老豆,他會帶我去聽Orchestra,又會播The Beatles、Bee Gees的歌,所以我認識五、六十年代的舊歌都是因為老豆。」

今天他創作這首《爸爸好嘢Little Boy》,也與The Beatles有關。「Adam一歲多時,我不時唱The Beatles的《Blackbird》給他聽,當時他只懂跟我唱其中一句--All your life,由於經常聽此曲的滑音結他而啟發了我作《爸爸好嘢》這首歌。」

當年Paul McCartney創作《Blackbird》,是眼見60年代在美國,黑人仍然受到歧視,希望他們聽到這首歌後能夠振作,像歌詞中,雖然黑鳥受傷,但有一天仍然會振翅高飛。

Alan因為與富家女結婚而被標籤為10億駙馬,又因為疫情工作計劃被打亂而曾經想過放棄音樂。「別人家裏有錢唔關我事,我又不會攤大手板問人家拿錢,如果你用這角度想我、標籤我,我會很反感。」他正在考保險牌,只欠一份卷,因為他有感做音樂賺不到錢,而且爸爸七十多歲,年紀大了,身體愈來愈差,但無買保險,醫療費用昂貴,令他覺得保險的重要,希望雙綫發展。

能否在娛樂圈大紅大紫,真的要靠運氣,當然如果可以的話,Alan是不會放棄音樂。

---------------------------------

第一次當《聲夢傳奇2》導師

自言第一次當《聲夢傳奇2》導師,Alan是有壓力,因為珠玉在前,會將他和Gin Lee及JW(王灝兒)比較,所以對於旗下學員,Alan非常緊張,甚至說過比教仔還緊張,尤其是無奈被淘汰的Desta。「她不是太有自信的人,但上台一定要有自信。如果不相信自己,不夠豁出去,上到台不能夠做到100%享受,就比較難搞。」

相反,另一學員Angel就好有鬥心,今次低分,下一回一定要贏。至於Duncan,Alan覺得他太乖,不夠佻皮,比較木訥,因為家教嚴。「唱歌是要反叛一點、輕佻一點,就好像張國榮唱《拒絕再玩》,才會好聽。但要投入慢歌,就要設計一個故事讓感情投入。」

他也會糾正學員的懶音,因為他看不過眼時下年輕歌手,唱廣東歌懶音極度嚴重。「不能將懶音當潮流,這會影響到年輕人,不能我紅我就是對。我記得以前Gary Tong(太極樂隊成員,Mr.的監製),為了糾正我們的懶音,要我們對着牆去練唱,每個字來執正。」

Alan指最初他嘗試用朋友的方式與《聲夢》學員溝通,但發覺成效不佳,所以要用力鞭策他們。「評判的評價、評分,正正是我和學員做到多少。如果不好的話,我覺得自己失職,無滿足感。做節目,學員和我的滿足感,就是來自別人的評價。做得不夠好,做導師就無癮,這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

圖片:陳家昌攝、被訪者提供、IG、FB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李越樺

去年音樂會上,布志綸兒子Adam彈奏《森林》的前奏,絕沒有膽怯的情況。

兩父子用《第一億次細胞分裂》這首4分鐘的歌,去挑戰邊唱邊做Plank(平板支撑),還在FB邀請Fans一齊玩。

父親的鼓勵,令Alan放膽去作迫音樂夢。

Alan經常稱呼兒子為「冬瓜」,因為小時候比較胖,還創作了英文tag:adamfatmelon。

當年Alan在多倫多讀書,已開始玩音樂,並買了他人生第一枝電結他。

今次Alan沒有讓Adam出現在MV裏,只因他希望Adam學好鋼琴,將來能與他夾Band,好過拍MV。

Adam讀的幼稚園,校長也是Alan的歌迷,最近便邀請Alan到幼稚園教學生唱歌。

Alan覺得一個人太有野心可能無觀眾緣;有觀眾緣,但唱得不好又不成,所以一個表演者要成功,很多時要天時地利人和。

布志綸與《聲夢》團隊的學員,左起Duncan、Desta,右一Angel。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