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課程 促進學生共通能力

評論‧世情 2022/08/06

分享:

分享:

如何看「精神健康課程」的定位,是否需要獨立成科?要回答這條問題,首先應該界定甚麼是獨立成科,以及獨立成科的條件。根據筆者理解,獨立成科等於「正規上課時間表內列明的課堂/課程」,而成科的條件至少包括:清晰課程理念、架構​、課程時數、行政和人手安排、評核​準則、課程單元​和市場需要等。

坊間有為數不少的精神健康教育課程和計劃,因此清晰課程理念、架構​、課程時數和課程單元等條件百花齊放,課程資料和物資充足且多元,只是欠缺一個​官方的定位,所以我們先講市場需要:香港教育制度需要精神健康課程嗎?

加深師生同輩溝通 彌補疫下停課

相信不少教育同工都會認同,如果不用紙本考試、追趕學生成績,推行精神健康課程是有密切需要的。不少學校都有運用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設計的精神健康教材,筆者曾訪問各間資助的中、小學,教師普遍對將正向或心理健康教育成為恒常科目持正面態度,並認為在不設考試為前提下,將此設為有固定課時的科目,可以增加學生正面樂觀的情緒。

再者,亦有老師同工分享,新冠疫情下不斷的停課和復課安排,讓一眾師生均缺乏互相認識的空間和時間,往往只是短短見了幾面便已升班,要認識另一批新同學、新老師。因此,若「精神健康課程」變成有固定課時的科目,除了可以促進學生精神健康外,更可以藉此機會加深師生溝通和同輩溝通。

當然,除考核準則外,老師對獨立成科也有其他擔心,例如:會否加重課時負擔?人手和行政如何安排?教師專業培訓又如何配合?額外備課時數又可以在哪兒擠出?其實,老師的擔心是切中問題的核心:一天只有24小時,疫情下中英數常文科理科所有的教學進度均嚴重落後,又如何可以擠出空間教授精神健康?但是,當我們跳出來看,現在社會大眾、學生和教師需要的,也正是精神健康,因為在不斷追趕進度的同時,也需要喘氣的空間。

倘教局配合 可解行政憂慮

所以,到最後說的,仍然是取捨問題,而這個取捨最好當然是得到教育局的首肯、認同和支持,才不致令重視精神健康的學校和合作機構一直在夾縫中掙扎。若能得到政府和教育局的認同和配合,至少可以解決一半老師對精神健康課程獨立成科的擔心,例如教師專業培訓和行政安排等。

另一方面,筆者亦明白到,此路雖則重要,但路途亦很遙遠,因此我們亦可以思考一下,又有甚麼建議可以彌補現行精神健康課程的缺點?大部分學校的精神健康課程,均以綜合或混合課程為主,簡單來說,就是將精神健康課堂融入班主任課、成長課或德育及公民教育課,好處是老師可以按需要加減課程內容,缺點就是若有其他更迫切的課程,可能就會變成首先被考慮擱置的科目,以及刪減教授時間。

筆者始終相信,精神健康課程說白了就是發展學生的共通能力,例如同理心、溝通能力、團隊精神、情緒管理能力等。這些能力從小處看,並不是甚麼大道理,相信每個人都會以不同程度,反映出這些能力;之於學校和老師,可能就變成如何觀察學生的品性和性情、合作能力和溝通能力等。

周密培訓 讓教師吸收回饋

當學童長大後,一些學過的科目可能已經忘記得一乾二淨,相比之下,學生因為運用同理心、嘗試明白別人的需要、學習原諒和感恩的能力,在同伴、老師和家人間獲得值得回味的記憶,則更加難能可貴,而這些情操更需要從小培養,以致終生受用。反過來說,不論是職場還是大學求學層面,現今社會都更加需要以上共通能力的培養,現時每年約有20多位年輕人輕生的事件,當中不乏大學生,便是再次提醒,精神健康培訓是多麼重要!

若老師能為學生的品性和性情等,提供具體的回饋、跟進和改善建議,相信精神健康課程是否獨立成科,也不再是重點;但要做到以上要求,縝密和周詳的教師專業培訓是必經之路,容讓老師有空間去思考、吸收、沉澱,以至運用回饋,而這些最終也是需要教育局和學校的配合。

若「精神健康課程」變成有固定課時的科目,除可促進學生精神健康,更可以藉此機會加深師生溝通和同輩溝通。(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兆輝 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梁佩宜 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教育心理學家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