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邪惡的零食

副刊版 2022/08/09

分享:

分享:

周五,我邀約Bonnie吃晚飯,可是,突如其來的工作,只好無奈將飯局推遲半小時。我致電她:「要多等我半句鐘。」她說:「沒問題,逛街是我的強項。」我不忘叮囑她:「上商場二樓看衣服好了,千萬別往低層。」幸好,工作在三十分鐘內完成。我立即致電她:「可以往餐廳了,一會兒見。」

甫到餐廳,我跟侍應說:「麻煩你可以先給我一杯冰水嗎?」

Bonnie問:「你剛才的說話怪怪的!為甚麼着我別到商場低層?」

「原因之一,是超市就在商場的低層。我經常勸戒戰友們,正餐前,在餓着的時候,人類對零食的自制力嚴重下降,愛零食的人,大都敵不過零食的誘惑。」我喝了口冰水,續說:「最可惡的是,我發現近日這商場低層突然多了一家爆谷店,我每天放工,在意志力最薄弱的時候,便會被傳來那陣撲鼻的爆谷香突襲,那股香氣,就像在呼喚你。我經常覺得,爆谷是一種極可怕的零食,除了因為熱量高,它好像還會說話。」

她不停地點頭:「十分同意。但爆谷的熱量很高嗎?」

「簡直是皇者,每一百克,即是在戲院買的最小杯,已經有四百五十至五百卡之多,即是差不多兩碗多飯。」我說。

她再問:「那麼,我平日愛吃那包『卡』字頭薯片有多少卡?」

「一包最細的,約有一百四十卡。」我答道。

「我又怎會吃細包呢?好像是二百二十克的激量裝啊!」她眨眨眼說道。

撰文 : 黃凱詩

欄名 : 營營樂樂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