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快與國際通關 挽救下滑經濟

評論 2022/08/09

分享:

分享:

政府剛把入境檢疫日數由7天放寬為「3+4」,即3天檢疫酒店加4天家居醫學監測,而近日傳出香港會在11月與國際通關,據聞也要在酒店檢疫;但無論如何,11月才與國際通關是太遲了,因為2023年的經濟表現相信會差不多報銷,在很多國家及地區已開放商務客和旅客的情況下,香港應該在9月通關,這尚可以令有關國際的經貿活動有多一季的貢獻,否則今年的經濟增長可能是1%以下,甚至是負數,剛發表的6月零售業銷貨額只有277億,比起疫情及社會事件前的水平(2018年12月為448億元),可說是天堂與地獄。

海外公幹路途崎嶇 不利營商

本港疫情爆發至今已超過兩年半,不少在港的企業因為業務需要,開始派遣員工往海外公幹,但代價不菲,原本是很正常的活動,現在卻變得路途崎嶇。首先在回港前要進行檢測,萬一確診新冠肺炎時便不能上機,要延遲回港;即使在上機前檢測呈陰性,抵達香港機場後仍要花數小時進行檢測,然後到檢疫酒店住上7晚,雖然可以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但由在海外進行檢測及入境香港後檢疫須花時間和金錢,特別是在檢疫酒店的金錢和時間成本,在營商角度而言是大大的不利,員工的生產力亦不免打折扣。

近日說得最多的人才外流,一方面是香港自己本身有不少人才走往別處,主要是移民;另一方面,要吸引人才來港工作,除了薪酬、福利、前景等因素外,在假期時這些人才也想回家,或到其他國家及地區旅遊休息,但由於目前本港的檢疫政策,出境後要回港的成本沉重,以往想利用短假期或三日兩夜、甚至是兩日一夜到鄰近地區散散心的方式,已成為絕響,這絕對會影響人才來港工作,有些人才甚至說香港是地獄,暫時不要來,相比之下新加坡離泰國、印尼較近,是工作時間以外的天堂,而當地基本上已復常。

學生交流受阻 影響學習成長

對於求學的一群,疫情前中學生及大學生可以自由地交流,以筆者之前擔當課程主任的大學課程為例,每年8月底時2年級的學生會到內地一個發展中的城市交流,之前有大連、內蒙古等,而即將畢業的4年級學生會在10月初前往一個亞洲發展中國家,以往有緬甸、柬埔寨,但因為2020年起爆發疫情,2020年、2021年、2022年的交流全部中止;不單外遊被中止,從歐美等大學來港交流也受影響,只有極少數海外大學生不怕漫長的檢疫期才會來港,作為國際城市,這些學生的交流受阻,絕對會影響學習及個人成長。

出外參加展覽、會議、拍戲、表演的,全部都因檢疫政策變得不可能,或處於相當不利的形勢。試想想,跨國企業員工參加會議時,唯獨由香港來的要視像,甚至要缺席會議、展覽會等,又或是要交流的活動,也因為香港的檢疫制度大大有異於大多數地方,而要停止交流;想出外旅遊的,原本數天可以來回,現在變了差不多兩星期或以上,其中7天是回港後於酒店檢疫,成本相當高,而很多人也未必可以有如此多天的假期。

再者,由到埗香港的一刻起,那感覺不是歡迎你,而是當你是重犯、病人,要在機場大樓內走來走去,然後才去檢疫酒店,再有多次的檢測,這點大大有異於其他國家及地區,企業及不少個人也會對這套檢疫制度的理據提出疑問。

9月與國際通關,除了可挽回一些經濟數據外,筆者相信到了約10月底至11月時,特區政府會面對莫大的壓力,因為屆時日本應該已開放個人遊。在2019年,有229萬名香港人到日本旅遊,約每月19萬或每日約6,400,如果需要7天檢疫,便需要44,500間房;檢疫3天,也要19,000間房,以現時的水平根本無法應付。

當然,檢疫的時間愈短,便有更多人外遊,因此7天檢疫時不會存在44,500間房的需求,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是當日本開放個人遊時,將會有很多港人出境。

國際金融峰會 唱好香港關鍵

特首說要對外唱好香港,11月在曼谷舉行的亞太經合會議是一個好場合,而差不多時間在香港舉行的國際金融峰會是另外一個場合,前者在外,參加會議的官員不知道會否全數可以免檢疫回港?

是的話,他們便少了一個機會感受來港的不方便,而後者的金融峰會更要小心行事,跨國金融高層不會同意在酒店浪費生命7晚,或「5+2」、「3+4」的檢疫安排,入境前或入境時進行檢測相信已是極限,再有其他措施只會淪為別人笑柄。

而且一直以來,香港在抗疫上都沒有路綫圖,採用「紅黃碼」措施用於進入內地是可以的,但用於香港本地卻要小心,因為紅碼曾經在內地被用上不是抗疫的用途,被用以阻止人民合法拿回銀行款項,在香港落實「紅黃碼」時,有可能會引來國際傳媒的大肆質疑,恐怕難以撇清。

港須「止蝕」 速與鄰國抗疫接軌

除非疫情有重大變化,否則當一向做事嚴謹、7大工業國組織(G7)唯一亞洲成員日本也開放時,香港沒有理由再用上大大異於開放型地區的一套抗疫方法,可以說,用上與新加坡、日本等地一樣的抗疫措施,算是止蝕,否則2023年也將來到,別國基本上是已接種疫苗、進行檢測便入境,而香港入境仍然要求多次檢測、酒店或家居隔離時,只會被國際社會及人士質疑,認為香港無心經商,大大落後於人,沒有前瞻性的視野。

2020年初時本港醫護呼籲封關,特區政府遲了很久才封關,相比之下別國為了保護國民,行動相對迅速;到現在大家都呼籲要通關挽救經濟,特區政府又是遲緩,別國機場已風生水起,香港的機場卻仍然淡靜,經濟差是人為的,在保護容易受感染的一群時,也要考慮數百萬人的生計。

當未來別國基本上已接種疫苗、進行檢測便可入境,而香港卻仍然要求多次檢測、酒店或家居隔離,恐怕會引來國際質疑。(資料圖片)

撰文 : 李兆波 中大商學院高級講師、中大(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客座講師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