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輕率亂嚟

副刊版 2022/08/10

分享:

分享:

在研究院唸心理學時,臨床心理學師傅Professor Barrie Evans提醒我:不要輕率地標籤(label)一個人有心理病,錯誤的標籤,對個人、家庭及社會的影響很深遠。

在訓練當中,看到很多不同臨床心理病例,我向Evans提出一個觀察:華人臨床心理病例在文獻中比例甚少,我們不能假設不同文化地方的人,都會呈現跟西方社會病人相同的臨床心理因由。後來,我與他合寫了一篇題為〈Culture and Child Psychopathology〉(文化與兒童精神病理學)的學術研究文章,收錄在牛津大學出版社九八年出版的心理學專書《Cultural Clinical Psychology》。雖然我在香港踏上不同的人生軌迹,但終生不忘Evans所教導的臨床心理學斷症態度,尤其銘記「不要輕率標籤」這句話。

上周,有報道指MIRROR演唱會事故後,「專家料將有27萬人患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我很好奇:「專家」用甚麼邏輯推算呢?

兩位「專家」的推算明顯有問題。據報道,「專家」的邏輯是:用比率33.5%(這數字並無可靠來源)推算,然後把當日演唱會觀眾人數、從報章或電台和從數碼媒體方式接收意外資訊的人數加起來,憑這總數的33.5%,就變出「27萬人會患PTSD」的結論。

我想指出:一、心理學界沒有一個客觀比率能應用在所有創傷場景,就身處戰爭和目睹交通意外死傷這兩種不同的創傷場景而言,性質已不同,比率亦會不同,那為甚麼是33.5%?二、目睹驚嚇、難過場面,短期有不安焦慮是正常反應,稱為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sponses),稍待時日會減緩,「專家」不能把急性壓力反應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混淆。三、創傷場景是一次性(one-off)抑或延續性(continuous)對創傷影響和範圍很關鍵。在戰場生命隨時受威脅是延續性,目睹演唱會事故是一次性,兩種場景對PTSD的影響有本質上和程度上不同,「專家」要知。

向公眾發言請對社會負責,不要輕率亂嚟,更不要譁眾取寵。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