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牌包包愈細愈值錢 顧紀筠與百個Hermes手袋的故事

副刊版 2022/08/11

分享:

分享:

如果男士鍾情法拉利、林寶堅尼,那麼女士不用說就是「包包」手袋。汽車一落地就會貶值,但男士仍然要駕着它招搖過市拿來威。女士又何嘗不是?買了包包都喜歡拿出來在姊妹面前炫耀一番,但如果保養得宜,二手市場有價有市。且聽聽顧紀筠(Priscilla)由零知識到擁有百個Hermes(愛馬仕)包包的故事。

時裝品牌CHANEL、Louis Vuitton及Hermes,都是許多手袋黨鍾情的品牌,但近年顧紀筠只專注於Hermes的收藏,因為在二手市場,最有投資價值。「其實Hermes在這個『遊戲』中玩得很漂亮,愈炒愈罕有,愈細愈值錢,可能和年輕化有關。」

那她究竟總共有多少個Hermes手袋?她說差不多100個。花了多少錢?「無必要統計,因為還未完,而且怕會覺得自己很傻。」是傻還是聰明,未到最後沒有人會知道,那就由顧紀筠買第一個Hermes手袋開始說起。

那些年的低級錯誤

顧紀筠的第一個Hermes手袋,如果告訴你,當年她本來不想買,你一定會露出一副驚嚇的樣子。話說約20年前,自問孤寒的顧紀筠,一向不會花錢在衣服、手袋、做facial這些貪靚的事情上,只會將錢儲起來。有一次想買份禮物送給朋友,走入Hermes店舖,見到一個皮革較少帆布較多的Kelly手袋,但要5萬多元,於是打算放棄。「那時候店員的眼神好像覺得我白痴,她用的語氣幾乎是懇求我買:『你買了一定不會後悔。』」結果她還是買了,當然今天不會後悔啦!「後來我才知道,基本上不會走入Hermes店內就可以買到手袋,現在更是只for display,那次是刻意擺出來吸引人客買,好難得。」

她還順勢問售貨員是否可以訂一個袋。售貨員與經理商量後,答應讓顧紀筠可以訂一個。「我問有沒有一些特別的顏色,如紅或綠,說無,只是拿了3塊皮出來,有黑及啡等,我都不喜歡,結果無訂到手袋。自己那時候完全不知道,要消費好多好多錢,才給你quota訂一個手袋,而且每年只能訂一個。回想起來自己都幾傻,給了我quota也不訂。」

第二個Hermes手袋,是因為顧紀筠做節目訪問了Hermes的總經理。訪問完,打蛇隨棍上問他手袋是否很難買、很難訂啊?結果獲得機會,可以買一個手袋。店員給了她一個Kelly 35,黑色綑紫邊,而且還是鱷魚皮。「我那時候覺得35 size好大,好loud,不太喜歡,拿了又不會用;但店員說,你要啦,不要就無啦!」結果她買了回來,但之後拿了去二手店更換一個黑色Hermes袋,後來才知道,原先買回來的是特別版,以貴換平,相信售貨員一定在訕笑。

收藏Hermes的不同階段

由完全不懂到懂,顧紀筠也經歷過幾個階段。由最初人有我有的心態買下,然後開始喜歡,會有心跳的感覺。「好像我買到粉紅色的袋會好開心,因為我很多衣服都是粉紅色,而且Hermes有幾十種粉紅色的手袋。」

到了中段時間比較瘋狂,又想要這個顏色、那種物料,於是會在拍賣會買回來。「如果有空,我會在家邊拿着catalogue,邊看即場拍賣。這個97年版,用3個顏色拼合的Kelly,只需20多萬元,如果要買一個全新的鱷魚皮手袋,起碼要三、四十萬元,所以這個價錢很抵。」

到現在,經過多年的投資,顧紀筠已很清楚自己要甚麼大小的袋、款式、物料。「有些皮分啞色或者亮面,或者容易花、太硬,其實都可以好講究。」如果是熟客,還可以將名字刻在手袋的不同地方,顧紀筠就不介意用PK這簡稱。

與品牌已建立關係的好處,就是去到外國如巴黎及意大利,都會有手袋可以讓她購買。但現在普通單色的款式她已少買,只會買一些特別的顏色及物料。「雖然這些身外物,人走了是帶不走,但看着其升值,就覺得自己很有眼光,有一種快感。」

...................

Hermes極品Himalayan Birkin

十多年前,以顧紀筠在Hermes的消費,是買不到這「極品」Himalayan Birkin的。但因為她有位朋友是Hermes的「超級客人」,可以幫忙拿到,於是她可以只用20多萬元便買到今天已升至二、三百萬元的Himalayan Birkin,是逾10倍的回報。

為甚麼說Himalayan Birkin是極品?因為今天沒有人不認識這個手袋,連顧紀筠也說,如果挽着這袋赴宴,加上Rolex的Daytona Rainbow手錶(已炒至600多萬),肯定威盡全場,因為都是手袋及手錶界中的極品。

﹏﹏﹏﹏﹏﹏﹏﹏﹏﹏﹏﹏﹏

圖片:黃建輝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張頌婷

撞袋,女人介意嗎?話說有一次顧紀筠和3個女性朋友出來吃飯,結果大家都拿Hermes手袋。「Hermes曾經出過分別有6個字母的Kelly特別版,而我拿的是E字,另外一個拿的是R字,其餘兩個都是Kelly Bag,大家無夾過,惺惺相惜。」

撞袋,女人介意嗎?話說有一次顧紀筠和3個女性朋友出來吃飯,結果大家都拿Hermes手袋。「Hermes曾經出過分別有6個字母的Kelly特別版,而我拿的是E字,另外一個拿的是R字,其餘兩個都是Kelly Bag,大家無夾過,惺惺相惜。」

這個奶白色帆布及Swift小牛皮Kelly Mini Cargo袋,由十一、二萬炒至接近40萬,聽說天王也想買來慰妻。

多災多難的手袋:這個薄荷色的Kelly,可以說多災多難,因為顧紀筠第一次拿出外吃飯,與朋友的手袋放在一起,結果劃花了一條紅綫,非常心痛,花了$8,000才弄走這紅綫。後來樓上裝修,又滴了一些黃色水在袋角,之後朋友生日吃飯,侍應又在袋上滴了一些餸汁,來來回回幾次復修花了不知幾多萬元,現在也不敢用,因為太淺色,很容易刮花。

皮革較少帆布較多的Kelly手袋

這個97年版,用3個顏色拼合的Kelly。

現在顧紀筠每年可以訂一個手袋,這個訂購回來的Kelly用得最多,因為有些法國人會追求愈舊愈有性格,而這個灰加黑拼色的手袋,她不介意用得比較殘舊。

錯誤示範:為何要將這「極品」和顧紀筠的愛犬「大班」放在一起拍照?原來當年顧紀筠購入這袋時,貴婦狗「大班」也剛好入住顧家,而那時候一身黑擝擝的「大班」,被顧紀筠放入Himalayan Birkin拍了張相片放上社交平台,但朋友都擔心,如果小狗一旦在這「極品」中小便,那這袋便報銷了。

錯誤示範:為何要將這「極品」和顧紀筠的愛犬「大班」放在一起拍照?原來當年顧紀筠購入這袋時,貴婦狗「大班」也剛好入住顧家,而那時候一身黑擝擝的「大班」,被顧紀筠放入Himalayan Birkin拍了張相片放上社交平台(圖),但朋友都擔心,如果小狗一旦在這「極品」中小便,那這袋便報銷了。

顧紀筠也試過用6條絲帶紥成辮子後,加進這個Hermes Kelly Pochette袋,變成獨一無二的手袋繩。

如果資金欠奉,顧紀筠提議退而求其次,買一個Clutch Bag(手抓包)然後自己改裝。就像這個粉紅色的Constance,她買條皮帶打個鈕門,加條絲帶,便可以側孭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