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制裁佩洛西家族的意義

評論 2022/08/12

分享:

分享:

欺善怕惡是人類的一種惡劣本性,在網絡世界中,欺凌者往往肆無忌憚,原因是他們的真實身份並不曝光,不會被報復;黑暴期間,暴力分子蒙面戴罩,也是相信受害者辨認不出他們,所以才敢殺人放火。

美對華攻擊失控 脫離現實

在過去6、7年來,美國政客及媒體對中國的無端攻擊愈演愈烈,早已進入脫離現實及失控失衡階段,為何如此?除了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的心魔外,美國不太感受到中國的反擊,以為中國可欺,恐怕也是重要原因。

美國對中國的判斷,常常錯誤得使人愕然。70年代初期,中國人民正經歷着文革,人民頗受四人幫餘毒的凌辱,但其時美國正有「中國熱」,媒體及知識界對中國一片唱好,把她說成是人間天堂、萬民的理想國;今天中國的實質GDP比70年代高出近50倍,人民擁護政府的比例高達95%,美國政客與媒體卻反而宣傳中國人民如何悲慘,怎能不使人摸不着頭腦?

誤判真實中國 不利自身利益

面對這些無端攻擊時,中國也非完全逆來順受,外交部幾位發言人,如華春瑩大姐棉裏藏針、聲調溫婉的反擊,與美國咄咄逼人的官方發言相比,勝了不止一籌,但可惜絕大多數美國人聽不懂中文,美國政客自然感受不到反擊的威力,所以態度上一直可以把中國當作軟弱可欺。

這種失衡現象,令美國對中國的攻擊毫無節制,日子久了,美國自己也相信了自己編織的謊言,愈是對真實的中國產生誤判,這大大不利美國自身的利益。

教宗方濟各對中國一直情有獨鍾,他曾讚歎中國人是一個很有耐性的民族,考慮問題常以10年或甚至百年作時間單位;中國政府也的確有耐性,在美國政客胡亂攻擊中國多年後,才找準機會,對美國政客推出一些見血封喉的反制措施,上周五公布對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及其直系親屬的制裁,正是凌厲的殺着。

斷佩洛西家族經濟網絡 以儆效尤

佩洛西本人出身政治家庭,早年在政圈中扮演的角色,似乎更像交際花,在47歲當選國會議員前,基本上沒有真正工作過,中國如何制裁得了她?答案是她的丈夫老保羅.佩洛西和兒子小保羅.佩洛西都是商人。其家族算不上是巨富,「只有」10億港元左右的身家,網上曾傳聞老佩洛西先生與香港的銘基環球投資有關,此傳聞錯誤。

不過,中國這次制裁的殺傷力,與此基金無甚關係,而在於老少兩個佩洛西的生意,都難以與中國切斷,例如2008年老佩洛西便曾為北京奧運提供豪華轎車服務;更嚴重的是,若有公司在生意上與佩洛西家族有來往,可能便會受到中國封殺,試問哪一間公司會願意為了一個並非富可敵國的家族而得罪中國?而美國的大企業中,與中國毫無商業關係的公司很少,如此一來,佩洛西家族的經濟網絡恐會大部分被斬斷。

此事對美國政客是一種非常實質的警告。美國是一個金權社會,沒有資本家的捐款,政客當選會舉步維艱,從前資本家見到政客不斷攻擊中國,但美國資本的利益毫髮無損,所以也可縱容政客繼續下去;但有了佩洛西的先例,理論上誰支持過反華政客,在華的生意或投資也可能受損。

當然,其效果如何,要看中國政府貫徹此制裁的力度,但整件事可能已對未來美國對華的言論及政策起到一些制衡作用,這倒仍未包括將來會否把制裁加碼。

美多番連坐制裁 中國還施彼身

一般而言,我並不贊同這種株連或連坐法的制裁手段。連坐法在中國歷史上早已有之,據考據,並非戰國時代政治家商鞅所創,真正的創始人是墨子。記憶當中,中國在外交政策上從未用此辣招,為何今次會用?原因簡單,始作俑者是美國,近年她連番出招制裁中國、香港與俄羅斯的官員,早已對禍及家人的連坐法做出「示範」,中國只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別人也難以批評。

此招一出,也許美國政客會逐漸醒覺,若論經濟制裁,中國能「打蛇打七寸」的招數,比美國可能還要多;互相制裁對中美的利益並無好處,但若中國不露一手,便等於不對欺凌者展示實力。世上所有的欺凌者都是欺善怕惡,也許這幫人要跑到別處才可稱王稱霸了。

中國早前公布制裁竄訪台灣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及其直系親屬,對美國政客是非常實質的警告。(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