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生堂創始人兼董事長涂志亮:先醫後藥 推動中醫藥走向全球

專輯 15:00 2022/08/12

分享:

分享:

2021年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加快中醫藥特色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指出,實施名醫堂工程,鼓勵和支持有經驗的社會力量興辦連鎖經營的名醫堂。一個多月後,《「十四五」中醫藥發展規劃》再次明確分層級規劃布局建設一批名醫堂,打造可推廣、可複製、可持續的示範性名醫堂營運模式。

早在政策之前,中醫連鎖診所企業固生堂控股有限公司就提前布局名醫堂,現在固生堂旗下醫館已滙聚了超過2萬名中醫師,其中近8,000人有主任及副主任以上高級職稱。這家以廣州為大本營的基層中醫連鎖服務龍頭企業,去年12月正式在港交所上市,踏出出征海外的第一步。接連的國家政策紅利加持,讓固生堂創始人兼董事長涂志亮對未來發展充滿信心。接下來,固生堂將通過「先醫後藥」,在全球範圍內進一步推動中醫藥的發展,切實把中醫藥這一祖先留下的寶貴財富繼承好、發展好、利用好,讓中醫成為世界主流醫學的一部分。

固生堂創始人兼董事長涂志亮

名醫堂工程 破解「看病難看病貴」

南都:我們了解到你在創辦固生堂之前曾在大健康領域創業多年,是某連鎖體檢機構的創始人之一,後來為甚麼專注發展中醫醫療?
涂志亮:中醫藥學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包含着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理念及其實踐經驗,有着深厚的歷史文化和價值。近年來,國家愈來愈重視中醫藥振興發展,不少利好政策出台,中醫藥發展迎來天時地利人和的大好時機。再從市場來講,中國幾千年歷史上,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的名醫,從扁鵲、華佗、孫思邈到現代的張伯禮,也出現了像同仁堂這樣的中藥知名品牌,但沒有以醫為中心的商業品牌。我們創辦固生堂,就是想打造一個能夠長遠發展,以醫為中心的中醫醫療品牌。

南都:固生堂的商業模式具體是怎樣的?
涂志亮:我們藉着完善的中醫醫療機構和專業團隊,建立了名醫堂執業平台,吸引一眾國醫大師(按: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在全國範圍內評選的大師級中醫藥專家)、著名老中醫等專業人才陸續入駐平台。現在我們所遇到的「看病難看病貴」難在哪裏?難在三甲醫院找名醫。我們把難掛號的名醫引進基層社區,讓老百姓家門口就能夠看到在三甲醫院的名醫,這跟我們政府現在推動宣導的「分級診療、基層首診、雙向轉診、急慢分治」的要求一致。我們現在還大力發展互聯網診療,同時把名醫引進到縣鄉村,縣鄉村都可以看到廣州等一綫大城市難掛號的專家。至於怎麼解決「看病貴」呢?固生堂作為基層醫療機構,醫保理賠的比例會比三甲醫院的更高,看同一個專家,看同一個病,患者看病自己負擔部分比去三甲醫院要少,因此看病成本更低。

南都:你提到打造「以醫為中心」的中醫醫療品牌。固生堂是如何吸引名醫的?
涂志亮:固生堂近年來積極實行國家大力宣導的構建分級診療格局、推進醫師多點執業、醫療聯合體、名醫堂連鎖建設等。名醫大部分是利用業餘時間到固生堂來多點執業,獲得報酬。我們把診金的絕大部分都給回專家。專家診療水準愈高,掛號率愈高,獲得的報酬就更高。發展至今,固生堂已經在全國11個城市開設40多家基層中醫館,通過開展互聯網醫療,服務全國340個城市。與固生堂合作的專家中,其中70%是「副高」以上的職稱,還有7、8名國醫大師在固生堂出門診。

利用國際化資本市場讓中醫藥走出國門

南都:新冠疫情對固生堂的業務發展有何影響?
涂志亮:我們屬於實體的門診,在疫情下根據政府的指令,很多時候要求停業,的確有實質性的影響。但是得益於互聯網診療這項業務,很多患者轉到綫上看病。今年上半年,固生堂的營收實現了兩位數的正增長。我相信,疫情一定是階段性的,疫情下我們看到一些好的現象。基於中醫對新冠的確切療效,中醫藥愈來愈被精英階層和年輕人所接納和認可。在我們的客戶群中,一綫城市中35歲到45歲男性變得更多。

南都:疫情下,固生堂發展步伐反而加快,去年年底還成功上市。選擇港交所上市是基於怎樣的考慮?
涂志亮:我們的願景是讓中醫成為世界主流醫學的一部分。香港作為連接中西方的紐帶和市場,能使中醫藥走向國際化,當時選在香港上市,最重要的還是希望能夠利用香港國際化的資本市場,幫助中醫藥走出國門。另外一個考慮,我們計劃未來兩三年首先在港澳通過收購來建立中醫門診,把當地的中醫館進行綜合,納入到固生堂的網絡當中,之後將網絡進一步擴大到新加坡等東南亞國家。中國以及部分東南亞國家是比較認同中醫的。能提供的中醫不少,而且水準也還不錯,但是沒有形成規模,基本是醫師獨自行醫,不夠規模化。

南都:未來,固生堂國際化的路會怎麼走?
涂志亮:中醫藥出海,過去有不少嘗試。中藥的生產企業、研究企業希望讓中藥在海外上市,但進展都不是很順利。固生堂提出「先醫後藥」,通過「先醫」,讓中醫走出去,把不同人種的病治好。現在在美國大概有6萬名針灸醫師,當中5萬人是白人。因為有療效,保險也能理賠,並且待遇也不錯,學習也不複雜,所以外國人就學。我覺得,通過「先醫後藥」走出去,讓海外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受惠於中醫藥,那麼自然而然中醫藥會被大眾所接納。
中醫藥發展在全球肯定還有很長路要走,但是我們欣喜看到今年中醫被納入到世界衛生組織的傳統治療,中醫治療新冠納入指南,向成員國進行推薦。固生堂現時打造的是可推廣、可複製、可持續的示範性名醫堂運營模式,我們計劃在未來兩、三年內將固生堂的中醫館網絡覆蓋到東南亞國家去。

固生堂以中醫治療為主,工作人員根據醫師配方完成配藥。

期待強化醫療人才等優質醫療資源供給

南都:政策紅利加持下,你認為現時中醫醫療產業的發展還有哪些障礙?建議應該如何解決?
涂志亮:現在中醫藥發展的政策環境是愈來愈好了。行政上的阻礙,我覺得已經不存在了。之後要重點思考是如何強化優質醫療資源的供給,特別是優質醫療人才供給。最近,國家中醫藥局、教育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國家衛生健康委等四部門聯合發文,就加強新時代中醫藥人才工作作出部署。其中就明確提出大力推進西醫學習中醫,二級以上公立中醫醫院中醫醫師配置不低於醫師總數的60%,全部社區服務中心和鄉鎮衛生院設立中醫館、配置中醫醫師等等。作為中醫醫療機構,我們看到了國家正在大力改善人才供給體系。另外,中藥材的種植如何規範化、產業化,進一步提升產量和品質,這個問題也值得關注。部分中藥材的開採利用,與野生動植物以及礦物的保護之間,也應該注意取得平衡。

南都:固生堂是如何強化優質人才的支撐作用?
涂志亮:固生堂作為中國現時龍頭的中醫基層門診連鎖以及互聯網診療機構,我們具備了一定的品牌和各方面的能力,我們現在直接面向中醫藥院校的本科、碩士、博士的畢業生進行招募,招募到我們的基層門診作為全職的醫師,與此同時,他們還可以選擇加入我們的名醫工作室。在固生堂多點執業的名醫,一邊看病,一邊培養年輕醫師。名醫在固生堂設立工作室,年輕醫師可以加入工作室,一邊接診行醫,一邊跟着名醫進行學習,有助快速提升臨床能力。

南都:接下來,固生堂有哪些發展規劃和具體目標?
涂志亮:下一步主要是三個方面。第一,進一步擴大中醫門診的服務網絡,包括門診的數量和城市。現時,大家看中醫還是習慣到大醫院。例如在廣州,三甲醫院的門診接待量接近4,000萬,固生堂一年才70萬至80萬,滲透率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第二,在現有服務上升級擴充,邀請更多的好醫師進駐綫上平台,服務更多縣鄉村的患者。第三,我們正在把名醫名方變成院內製劑,院內製劑變成新藥,讓好名醫的名方通過藥物傳承下去,希望留下更多像同仁堂安宮牛黃丸這樣的名藥。

南方都市報、N視頻
總策劃:戎明昌 劉江濤
執行策劃:王佳
總統籌:陳偉斌 裘萍
統籌:柯曉明 陳成效 鄭雨楠 肖遙
撰文:南都、N視頻記者 夏嘉雯 實習生 周曉丹
視頻:南都、N視頻記者 張婷 劉嘉琳
圖片:南都、N視頻記者 鍾銳鈞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海報:鄒思曼

編輯:香港經濟日報專輯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