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記與獨行

副刊版 2022/08/15

分享:

分享:

《明日戰記》和《神探大戰》在內地公映都比香港早。票房出來,《明日戰記》較跌眼鏡,七天收二億六千多萬元(人民幣,下同),不算高。《神探大戰》則已有七億元,算是不俗。

照理暑假是黃金檔,作為香港或中國電影的機甲戰爭科幻大片,拍得也不俗,《明日戰記》票房走低是甚麼原因?這片應可作為掌握內地觀眾口味變化的一次案例。

同期公映的科幻片,還有沈騰主演的《獨行月球》票房極佳,截稿時已衝破二十一億元,可說是今年中國暑期票房冠軍(特技也做得不錯)。這兩片除了因科幻未來場景這內容重複,形成競爭之外,在公映時機及題材上,《明日戰記》都出了和內地觀眾口味脫節的問題。

《獨行月球》一個創新,是開展了所謂「太空科幻喜劇」的新路,故事大橋段其實也參照荷里活之前拍過的講「一個人在太空如何面對生活與自己」這大問題,今次主角和研究團隊本來在月球長駐科研,但因隕石來襲時,他太投入談情說愛,所以忽略了撤走通知,變成一個人(和一頭太空袋鼠)流落月球,且可能是宇宙中最後一人。

就是說,經過多年來美國機械人打怪獸大片的洗禮後,中國觀眾對未來怪獸、保衞地球這些英雄主義大題材,可能已有所厭倦,加上又歸不進此前「國潮」科幻電影的市場炒作,沒有成為民族自豪式話題作,這些都是香港班底在面對變化極快的中國內地市場時,可能沒能控制的地方。

說實在,從電影評論角度,《明日戰記》的製作技術、視覺效果,在華語片世界而言,肯定已屬領先,棄用日本動漫式超巨型機械人對打,轉而是型男們披上戰衣的真人大小對戰,打得來更靈活,更是保留了一點點港產片動作特色於其中,香港觀眾應該捧場。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