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內褲引發的問題

副刊版 2022/08/15

分享:

分享:

日前,看到曾智華在「經濟通」的文章,題為《QE大聲妹妹:除底褲》,描述他在公立醫院等照X光時,被年輕女職員大聲指令:「換袍、除底褲、坐低等」,繪形繪聲,我邊看邊笑。

要人除底褲換公家袍等候,我最關注的,不是尷尬,而是衞生問題,雖則件袍理應洗乾淨,但尤其女性私密處容易感染,如此「真空」緊貼醫院袍坐着等,你坐我坐個個坐,想起也打冷震。

除胸罩照X光,我是理解的,皆因胸罩若有鐵綫,會影響X光的穿透。但底褲應該無鐵綫啩,都只是棉質、混合棉、纖維、絲質、孖煙通、大如大媽底褲、小如T-Back等,既然X光可以穿透件袍,會穿不過各種類型的內褲嗎?就算真有技術上需要,容許病人在照之前一刻才脫下,不會很浪費時間吧?﹗

講起內褲這個課題,東京大學名譽教授上野千鶴子,就曾很學術地認真地研究過。其研究很有趣,在閱讀她的著作前,有些問題是我從來無想過的,如:人為甚麼要穿內褲?人類從甚麼時候開始穿內褲?她發現,以前的人,甚至現在南美一些部落,並無穿內褲的概念,例如,古時歐洲的男人是不穿內褲的,女人也只是在月經期間,才穿着內褲承托棉布吸去經血。後來的內褲演變成寬鬆的燈籠褲樣式,是長內褲型,並不貼身。現代社會才發展到三角形貼身款,而在日本,是二戰後,約一九六○年才發生第一期的「內褲革命」,開始有人主張「內衣也要時尚」。她從一條內褲開始發問,用社會學角度去研究,引伸到內褲與日本女性自我形象的關係,日本社會的性文化和性文明史如何演化?為何相比歐美的色情媒體,日本的色情媒體總予人猥褻的感覺?

學者能否貼地和做好學問,在於能否從日常生活中,找到平常人不會為意的地方和角度,去切入和考究一個命題。上野千鶴子教授如何從一條內褲開始思考,引伸到研究日本性文化的各種社會現象,全都記錄在她那本有趣著作《裙底下的劇場》裏。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