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搬芯片廠回美 強美元成最大難題

評論 2022/08/15

分享:

分享:

中國人剛剛給美國出了道軍事難題,南韓人接着給美國出了道政治難題,美國人則給自己出了道經濟難題。

拜登老總統最近很高興,新冠檢測再次轉陰,解除隔離回特拉華州老家度假;谷芯片、遏通脹兩部重要法案也通過了,正好可以慶祝一番。不過,拜登想將世界芯片製造業重心搬回美國,相信並不簡單,外部不少障礙需要克服之餘,最大挑戰更源自美國內部。

台海風雲起 日美抱團研替代芯片

佩洛西訪台激起中方強力反彈,解放軍正式否定台海「中綫」與台方「領海領空」,打破美國第一島鏈直出西太,不戰創造了新常態。中美地緣博弈格局巨變山雨欲來,東北亞兩個區域大國皆無法置身事外,至今反應卻大不同。

台灣海峽是世界一大繁忙貿易水道,單講區內已主宰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與第三大經濟體日本,以及亞洲第四大經濟體南韓之間貿易,還關乎日韓兩國能源安全。日本對台野心本就不死,現在勢要緊抱美國大腿阻止中方發圍。日本政客近日再稱「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前高官與智庫舉行台海兵棋推演,比劃軍事介入。

經濟和科技方面,美日也加緊為「台灣有事」準備。美日頭號外交、經貿官員7月底首次「經濟版2+2」會談,商定共同研發2納米芯片製程,以免過分依賴現時獨掌這種最先進技術的台積電。

南韓有意Chip4會談 惟須尊重一中

反觀南韓隱忍得多,對台海風雲變色保持低調。若說日本商船大不了在西太繞個大彎尚可出入,南韓對台海和東海則避無可避,有事的話抱誰大腿也沒救。而且韓日新仇舊恨不消停,南韓頭上還壓着個北韓,首爾並不想和北京對着幹。

南韓因此正成為美國的難題。南韓總統尹錫悅競選時「親美反華」顯得狂野,實際上頗為老成,或者可以說是古惑。佩洛西訪韓前臨時訪台,為韓方送上尷尬,尹錫悅從容回禮,以休假為由不見,只講電話,反正我是總統,她只是議長,見是賞臉,不見是道理。

尹錫悅政府在經濟和科技方面也很「古惑」。南韓外長上周到訪青島,與中方同意共同維護供應鏈穩定,並加快中韓貿協第二階段談判。對於美國拉攏組成「芯片四方聯盟」(Chip4),南韓表示有意初步會談,但會提出應要尊重一個中國原則,且不應對中國大陸實施出口限制。

須知道,拜登政府想美日韓跟台灣地區組成Chip4,實際目的就是進一步掏空一中原則,以及對中國大陸禁運先進芯片。南韓竟然「不識趣」向提出這些要求,難道不是在給拜登出難題?

強美元掏空美國製造 廠商難得益

但南韓的政治題還不是美國「強芯」最大難題。除了拉攏盟友夥伴組建Chip4,拜登芯片產業大計還有另一條支柱:資助芯片商在美投資設廠。

這是一道更難的經濟題,難在美元強勢早已腐蝕了美國製造業的全球競爭力,而美國現在想靠補貼,重建不向全球最大芯片市場中國開放,亦即對全球化市場封閉的「競爭力」,這根本談不上是競爭力。

拜登上周簽署「芯片與科學法案」,補貼芯片廠527億美元,並包含毒丸條款,不許接受補貼廠商在中國大陸投產先進製程芯片。客觀地說,大筆補貼會有一定效果,然而能否縱向緊握全球芯片業,不再依賴他人,同時阻止對手進步,則是另一回事。

姑且把芯片產業簡單分兩部分,一邊是設計本身,以及研發設計和製造相關核心技術,靠知識產權即能坐收最高利潤的頂端,另一邊則是實際製造和銷售芯片的中低端。美國從未失去頂端主導權,拜登政府現在想做的,是要讓產業中低端也重新回到美國,扭轉全球約80%芯片均為亞洲(主要是兩岸和南韓)製造,美國跌至僅12%的數十年大勢。

芯片製造業也可簡單分兩部分,一邊是14納米或以上的成熟製程,另一邊是至少7納米或以下,實際上正在對標2納米的先進製程。從美日合研2納米製程可見,美國正在聚焦先進製程;台積電在美國鳳凰城建廠,準備兩年後生產的也是5納米先進製程。

問題就在這裏:美國想獨佔先進製程技術,而即使做到都不肯讓對手獲得相關產品,可芯片產業卻不是如此運作的。研發先進製程技術,後面是成熟製程的利潤支持,再後面則是全球化市場的需求支持,一環緊接一環。

先進製程無疑是未來發展方向,惟現有應用一般限於手機和電腦的CPU,大部分其他電子產品都毋須用到。而一哥台積電就算掌握全球9成先進製程產能,這也只佔一半營收,另一半仍然來自成熟製程,後者靠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全球需求來維持。只有願意彎腰打好基礎,並和大家分享成果,方有機會攀登高峰,美國卻是閉門造車。

與此同時,美國當初為何失去芯片製造業主導權?或者說美國製造業整體為何失去競爭力?經濟發展起來,工資和成本上升本是正常事。但美國長年經常帳赤字,貨幣應當走弱,這可提振出口,增強製造業競爭力,工人階級方能過得好,這是基本不過的經濟學道理。不過美元偏偏例外,這是一把雙刃劍,現在反過來要傷到美國自己。

美國財政紀律不論多差,美債也不愁無人買,這固然是美元霸權的體現。美元作為儲備貨幣保持強勢,有助美國控制通脹、鞏固世界金融中心地位,更可成為打壓別國的武器,代價則是美國產品失去競爭力,工業長遠難免空心化。

美元強勢早已掏空美國製造,政府就算補貼成本,也解決不了缺乏技術工人的問題,廠商難言有所得益。波士頓諮詢公司指,在美經營芯片廠成本會比台韓高30%,比中國大陸高50%。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據報更當着佩洛西的面,直言不看好將產業移植美日。

同是產業政策 中美路徑迥然不同

同樣是產業政策,中國斥資扶植芯片廠,培養競爭力再爭取話語權,以經濟方式實現政治目標;美國則是失去製造業競爭力後,再補貼一批根本用不着補貼的大廠,強迫其到美投資,以純粹政治動機干預經濟運作,結果會怎樣?

環球經濟下行需求收縮,加上各地以政治原因大舉投資,全球芯片呈短缺轉為過剩趨勢。中芯在美打壓下據報亦已踏上7納米先進製程門檻。正如光伏等新能源技術,中國大陸一踩油,高科技就會變得白菜價,美國還要一頭栽進去?

美國總統拜登想將世界芯片製造業重心搬回美國,相信並不簡單,外部不少障礙需要克服之餘,最大挑戰更源自美國內部。(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