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爸爸寫科幻小說 自我發現的歷程

副刊版 2022/08/16

分享:

分享:

常說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心追夢,永不會嫌遲。年紀早已「入伍」的謝志庭,曾是工程師,之後任教中學超過20年,現自資開辦教育中心教STEM。剛於過去的書展出了兩本科幻小說,連太太和兩個兒子都為之驚訝。

「這是一個自我發現的歷程,在推廣科學多年後的同時,發掘到自己文學創作的能力。」他說。

謝志庭(Felix)少年時往美國唸大學,一直埋首於科學領域中鑽研,而且常自我求變。他自大學畢業後已受聘於一間跨國公司任職工程師,至1997年回流。「當時工作和生活皆愜意,只是心裏仍有一團火,就是很渴望和年輕一代分享心得。於是毅然走去中學當教師,一教便二十多年。」他笑言他的這團火不單只對青少年,還曾任教中大校外課程兩年多及短期任教師範學院(現香港教育大學)。

自言超愛與人分享知識的他,更曾於多本親子及電腦雜誌定期刊登有關科學文章,亦曾為香港電台數碼31台製作26集電台廣播節目推廣科學。

好奇心的重要

及至到自己開辦STEM課程培訓中心,把科學領域擴展到更小年齡層。他解釋:「科學真的是一日千里,變化萬千,卻可以很日常,想了解箇中知識,不一定要有甚麼工程師或科學家的頭腦,只要夠好奇心、想像力、愛幻想便成,這也是我會開STEM Center的原因。」

他續道:「其實做科學家往往都要具備以上3種能力,尤以好奇心為首,不單要問,還要不滿足於『標準答案』。只有拼命地問、拼命地挑戰,才能有所改變。」

所以,他在教導兩個兒子中,同樣鼓勵他們要有好奇心,不要太聽話,有獨立思考,懂得批判。

教養方式自由

「我不介意兒子反駁我的說話,但當然要有理據。只要是經過認真思考後的不認同,而不是意氣之言,在我家是容許的。」他笑道。

Felix奉行自由獨立的教養方式,回想自己的成長也是自由地一步一腳印地探索。父親為口奔馳,母親體弱多病,無暇照料眾多子女。而那時的最大挫折便是會考不順要重來,痛定思痛後學懂再把握機會。「那時在國外唸書,比過往更加用功用心,才真正培養到自己的興趣和志向。因此明白到每個人總要有一個開竅期,人人時間不一,有快有慢,不能強迫。」

發現寫作的可能

正是如此,他特別喜歡和小朋友和年輕人相處,希望能以過來人身份與他們分享經驗。而經過半生研究科學知識中,Felix學懂了理性擁抱各種可能性,世界上的問題,很多都不是只有一個答案,也不見得有所謂的正確解答。引伸開來,他就在科學中發現到自己寫作的可能。

他笑言自小就愛看科幻片,《星球大戰》更是最愛。「我也同樣喜歡看武俠小說,幻想如能將科幻與武俠兩者結合,應會十分有趣,於是便嘗試執筆。《光與暗之戰》是我的首作,結合了多年來對科學的皮毛認知、天馬行空的幻想,以及個人對人性的了解。」

科學引子探討人性

現時此系列有兩本,分別是「光之武士」及「月亮之戰」,內容是主角光永照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在痛失雙親後,意外激發身體隱藏着的特殊基因——X核鹼基,全身血液逐漸變成黃色,更發展出第七感。與此同時,地球驚現外星物種,光永照發現母親的死似乎另有隱情,他在守護者的幫助下,毅然決定走上復仇之路,接受嚴峻的訓練,成為光武士。

說到人性,Felix很喜歡金庸小說內描繪的複雜人性,他謙虛地說:「當然不能與大師相比,但盼望能做到科與幻並重,小說中的科學會有實例作依據,例如有些特殊基因能令人體機能大幅提升,又有些生物的血液竟不是紅色,而是綠色,甚至是紫色、無色的等等,用這些科學再配上幻想情節引發讀者的興趣,再進而帶領他們探討人性。」

對於自己的出書新嘗試,Felix直言沒有擔心銷情,因為相信努力嘗試過後的失敗,其實不是終點,而是新的開始呢!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李越樺

Felix 以「火幻光」為筆名,是由太太集合了幾個名字,最終拍板的組合,他覺得都幾夾科幻小說作家之名。(被訪者提供)

今年書展新書發布會中,太太有前來捧場打氣。(被訪者提供)

《光與暗之戰》——月亮之戰(被訪者提供)

《光與暗之戰》——光之武士(被訪者提供)

他亦懷念以前在中學做老師的時光,能為少年人出一分力,很有意義。(被訪者提供)

他近10年常在中學辦 STEM 講座,把科學趣味化融於日常生活中。(被訪者提供)

在電台節目中訪問科學班的小朋友。(被訪者提供)

在教養兒子的方式上,他選擇讓他們自主,學習獨立思考。(被訪者提供)

在教養兒子的方式上,他選擇讓他們自主,學習獨立思考。(被訪者提供)

參與大兒子的大學畢業禮,是他人生感恩事之一。(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