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活吸科企上市 鞏固金融優勢

評論 2022/08/17

分享:

分享: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回歸25周年的訪問行程中,明確表達了對香港的期許:在國家未來的發展中,香港會扮演國際科技中心和國際金融中心的角色。實現科技自主創新是國家的明確策略目標,尤其當前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並沒有緩和迹象,美國總統拜登早前更簽署了《芯片與科學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顯示美國銳意加強對自身科技產業的支持和擴大其競爭力。

中國內地在軟件即服務(SaaS)、人工智能、移動產業、雲端運算、機械人技術和量子運算方面近年取得顯著成功,印證了由上而下的行事與決策,結合自下而上的創造力,成效卓著;香港在生物科技、無人機技術和數碼健康科技等領域的成績,亦同樣令人鼓舞,而且仍有龐大的增長空間。

借鑑納市審批標準 免失良機

盡管如此,香港亦需加強資本市場機制和改變思維方式,才能擴大科創產業發展空間。

科技企業正帶動全球創新,並在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例如SaaS這個主導了B2B企業軟件市場的領域,就吸引了大量優質企業參與其中。今年美國企業軟件的市場規模預期將達到1,135億美元,是目前內地的10倍以上,外界亦估計,SaaS在內地市場未來亦將迅速發展。

與傳統行業不同,科技企業需要大量投資於研發,以推動公司增長;再者,即使許多企業已開始產生收入,但仍處於「未盈利」(pre-profit)階段,這亦阻礙了他們繼續取得發展所需資金。

惟企業要在香港股票市場主板上市,規定3年累計盈利不少於8,000萬港元,而市值需達到5億港元,令不少科技公司望而卻步。要準確地反映市場上科技公司的質和量,香港或需要建立另一套上市資格審批標準,其中一個參考是納斯達克目前的做法,該市場使用「收入倍數」(revenue multiples),即企業營業收入對其整體價值的計算,而非以盈利能力衡量企業的上市資格。

若香港再不採取主動,就會錯失良機。根據我們的研究數據,現時有多於500家來自不同註冊地的「深技術」(deep tech)科創公司在美國或內地上市,市值合共超過16.8萬億港元,這相等於截至今年6月30日香港股票市場總值的43%。

盡管千禧年科網股爆破令許多投資者更審慎,但現時科創公司的興起與科網股年代的追捧熱潮有根本性分別,故香港不宜故步自封。

香港資本市場採取靈活手段迎合新型企業,其實也有迹可尋,例如2018年香港交易所就在上市規則中增加了專屬章節,以容許「尚未有收入」(pre-revenue)的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我們理應以類似的態度看待SaaS及其他高科技公司,它們既是內地數碼經濟的引擎,亦擁有堅實而卓越的技術,市場定位清晰,而增長前景亦有實質需求支持。

值得高興的是,當局已在加緊研究措施,以便利尚未有盈利的大型高科技公司上市集資,配合其他積極行動,將有助鞏固香港作為世界領先的新股集資中心之地位。

要實現國家主席習近平為香港訂下的目標,也需要思維上的轉變:要努力不懈去嘗試,累積經驗,全方位擁抱創新,以及敢於承擔相應的風險。香港向來是容許創新意念相互競爭、驗證,並讓優秀企業得以透過資本市場拓闊發展機會的地方。

助科企集資 利港科創產業發展

要為這些顛覆性科技公司(disruptive technology companies)增加上市動力,我認為香港需要檢視現行以監管機構評審為本的審批模式(merit-based approach),而更多地趨向披露為本的模式(disclosure-based approach)。前者是根據既有認知和判斷,但顛覆性科技公司的特殊性,正正需要以創新的方式看待,不然只會把不少優質企業拒諸門外。

吸納科創企業來港,除了會對本地股票市場有利,亦將豐富香港的科創產業生態;放寬創科公司上市的制度,亦可以讓創投基金和私募基金等主要投資者更快地把資金回籠,縮短投資周期,加快將獲取的回報再投放到不同項目,增加整個市場的資金流轉。

當香港形成了一個更有利科創企業的融資環境,自然會吸引這些公司來港或在粵港澳大灣區設立辦事處,進行科研活動,這將有助創造就業,帶來雙贏的機會。

香港需要作出正確決策,坐言起行,重新確立新股融資中心和國際金融中心的領導地位,以免錯失引入科創企業上市所帶來的機會。

撰文 : 梁嘉彰 香港上市公司商會主席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