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木舟

副刊版 2022/08/19

分享:

分享:

Budelli Island並非著名小島,除那清澈得難以置信的碧海外,便只有那粉紅沙灘(Spiaggia Rosa),顏色來自微生物Miniacina,是類似珊瑚的生物,死後被風和海浪衝擊成細沙。只可惜,早年飽受遊客侵害,沙灘已被關閉,只能從海上遠觀。

醫生決定獨自駕獨木舟前往,區區三公里並非難事,藍天碧海隨着波浪邁進,樂也融融。身在地中海某小島,心裏卻不斷想着赤柱聖士提反灣,因這是醫生五十年前學獨木舟的地方,老師鄭Sir(綽號大象,因他體形魁梧),我跟老友戚一是隊友,每星期從聖士提反灣出發,目的地可以是馬灣、南灣,甚至淺水灣,和老友一邊扒一邊哼着《Hawaii Five-O》主題曲乘風破浪地前進,十二歲無知少年一同朝着美好將來進發,無懼風浪無懼困難。

那是一份美好感覺,這份早已失去的感覺,在獨木舟上隱約浮現,這隱約感覺也證明曾年輕過。半世紀過去,慶幸當年夢想也有部分實現,更慶幸當年老友今天仍是老友,大家確實一起經歷過人生風浪,雖然身處異國,但感覺仍像兩人同在獨木舟上一起前行。

人生旅程已走了一大截,未知應否繼續乘風破浪,還是找個安靜港口,更未知這獨木舟能否支持下去,還是快要下沉,但無論前景如何,只盼獨木舟上仍有老友的影子。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2/11/17
遷怒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