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變局與中美國力比較

評論 2022/08/19

分享:

分享:

台海局勢呈現大變,中國已顯出有決心、有能力,隨時可把台灣海空封鎖起來;解決台灣問題用北平模式,圍而不攻,逼出個傅作義,確是後遺症最少的方法。美國一心要遏制中國的發展,當會盡力破壞中國的戰略,但美國應不至笨到把自己捲入台海戰爭,拉攏盟友對中國施壓,或是鼓動日本當代理人去找死,倒是可能。

我素來分析問題的方法,是詳細了解最可能出現的情境,但又要提防形勢失控,出現惡劣的局面,所以也必會重點考慮若判斷有誤,最壞境況避不掉怎麼辦。在台海問題上,最壞或相當壞的境況是美國橫加干預,與中國打起仗來,這種境況出現的概率很低,但一樣要防。

中國統台決心大 美視台棋子

中美都是超級大國,大國打仗誰勝誰敗,與隨時可被人滅掉的小國之間的戰爭,大不相同。大國是不會這麼容易便被滅掉、退出歷史舞台的,雙方必會纏鬥一段很長的時間,互有勝負、互有損傷;在持久戰中,誰勝誰敗,取決於各自擁有多少資源,以及決心如何。在台灣問題上,西方國家與中國相比,意志與決心會大為不及:中國視統一問題為民族榮辱的國家頭等大事,而美國只是視台灣為棋子,歐洲則更無利益關係,誰會盡力誰不會,一目了然。

在資源問題上,無論是真的打仗,或是中美兩國經濟上互相對抗,最重要的指標便是比較中美的GDP,但這種比較內含學問,機械性的簡單比較不會給予我們準確的結論。

若用最簡單的比較,以市場滙率計算,我們知道美國2021年的GDP約23萬億美元,中國是17.7萬億美元,中國GDP等於美國的77%左右,美國人均GDP則約是中國的5.5倍,中國與美國相比,似乎差距仍遠。不過,這種比較起碼有兩處不當,應作調整。

購買力平價計算 華GDP已超美

首先是中美兩地的物價大有不同。這本來有購買力平價(purchasing power parity,PPP)計算法,即把兩國物價差別這一因素也計算在內;若用此法,中國的GDP早在2014年便超過了美國,到了今天,中國GDP比美國應已高出一、兩成。

不過,我們要注意,把中美物價差別作正確比較,卻是十分困難的事,兩國人民消費的商品十分不同,究竟應該比較哪些商品的價格?舉個例子,在美國西岸,你買碗炸醬麵大約要10美元,我近日在內地流連忘返,過着當地居民而不是遊客的生活,更能體驗出其真實的物價,同樣大小的炸醬麵,不到10元人民幣,而且不但可買到,還會有外賣小哥送到家中;又舉個例子,在內地二綫城市安裝一台分體式冷氣機,涉及在高樓爬出窗外,既懂輕功,又要力大無窮,一人之力捧起一台冷氣機在牆外攀爬,費用不到200元人民幣,而在香港,據朋友告之,簡單的也要2,800元港幣,美國則只會比香港更貴。

中國工業規模大 戰爭中更管用

由此可知,在普通人的生活消費或服務上,美國的物價有部分是中國的6、7倍,甚至10倍以上。國際機構調查物價時,往往以外國人的消費模式為根據,這類商品在中國倒不一定便宜,但若以中國人的消費籃子作標準,中美之間的物價差別可以十分巨大;換言之,用較準確的購買力平價計算,中國GDP比美國會超出更多。

第二個問題,是中美兩國GDP的成分不大相同。2021年中國GDP中,53.3%是服務業,39.4%屬於包括製造業、建造業等的第二產業,其中製造業的增加值35.26萬億元人民幣,佔GDP 32.6%;反觀美國,製造業只佔GDP的10.8%,總值只等於中國的43%左右,在工業上,中國的規模已遠超美國。

美國GDP 8成以上是服務業,本來服務業有其重要性,但我們仍要分析,美國佔這麼大比重的服務業,對其國力是否真有足夠大的幫助。舉個例子,美國人喜歡打官司,事無大小往往也付諸於訴訟,而律師收費高昂,他們的收入是GDP的一部分,但他們的「貢獻」只是把資源從訴訟失敗者手上轉到勝利者及律師手上,他們並沒有為社會生產出新的價值,用經濟學術語說,這一類人的活動是所謂的「尋租活動」(rent-seeking);美國的利益游說集團亦十分活躍,他們的收入也算在GDP內;金融保險服務業佔美國GDP 22%,其中一部分是幫助資源配置到合理的項目上,自然有其貢獻,但其他例如鼓動股民炒賣股票的,若說對美國國力很有幫助,恐怕也無甚說服力。

在軍事或經濟戰爭中,實質的生產遠比某些含有水份的「服務」來得重要,這也是為甚麼俄羅斯GDP低於歐盟,美西卻不敢輕忽俄羅斯的經濟力量。俄羅斯有天然資源,中國有製造業,美國有服務業,戰爭中哪樣最管用?

台海局勢呈現大變,中國已顯出有決心、有能力,隨時可把台灣海空封鎖起來。(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