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悶燒 真正危機未開始

評論 2022/08/22

分享:

分享:

1955年第一次台海危機,解放軍拿下浙江離岸一江山島和大陳島,台軍在美軍掩護下撤退,美國與蔣介石訂立共同防禦條約。

1958年第二次台海危機,八二三炮戰,台軍在美援下守住金門。炮戰隨後變成只打無人灘頭的政治仗,直至1979年北京與華盛頓建交方休。

1996年第三次台海危機,解放軍大規模軍演並試射導彈,美軍兩個航母打擊群逼近,展示強大威懾。

佩洛西訪台 未現正面軍事對抗

2022年呢?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台雖然導致局勢急劇升溫,卻至少尚未出現正面軍事對抗,似乎還算不上「第四次台海危機」。

但避得一時避不了一世。佩洛西之後美國再有議員訪台,解放軍則再次台海演訓,雙方動作都似常態化,而且級別都有所降低,這卻非就是穩定持久的新常態。今年過後,真正的新一次台海危機恐怕就會步步逼近,而未來5年相信都是高危窗口。

解放軍在佩洛西訪台後行動力度空前,一次過全面否定台海「中綫」和台方「領海領空」。台北束手無策之餘,美軍呢?也是罕見地沒有動靜。列根號航母在沖繩以東的太平洋海域轉了幾圈,一直未有靠近台海,上周已返回橫須賀。

這其實也不奇怪。除了今次確是美方製造了機會,讓中方出師有名,更重要的是,解放軍已自1996年脫胎換骨。美軍航母現在要是靠近中國沿海,膽怯的絕不會是中方。

不過美方無疑不會善罷甘休,眼白白接受中方就這樣打破美方經營了70年的第一島鏈,任由解放軍直出西太蠶食美軍「地盤」。美方暫時相對低調,因其尚在籌謀,如何讓美軍在下一場正面對抗有較大勝算,並不是已放棄對抗。

事實上,對當前中美外交而言,佩洛西訪台一定程度上只是個不必要插曲。中國今年年底要舉行中共二十大,美國則有中期選舉,中美現時首先最想維持穩定,無意攤牌。拜登政府原正加緊和北京接觸,拜登自己也說漏嘴,連美軍都認為佩洛西訪台並非好主意。中方當然也沒有衝撞佩洛西專機,而是待她走後才繞台軍事演訓。

美方軍事反應至今只聞樓梯響。白宮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表示,美軍未來數周會執行「標準」海空穿越台灣海峽行動,美方的反應會「耐性而有效」,會足以應對中方「反應過大」、「破壞穩定」的行為。

就算美軍真的再過台海,亦勢會事先跟中方打好招呼,上演「你走我來」的政治仗戲碼,但求擺個姿態,最緊要相安無事。畢竟台灣海峽只有百餘公里,美軍航母與隨行艦隊並不適合在此擺開,而解放軍用遠程火箭炮已能覆蓋。美軍航母硬要來的機會雖然無法排除,但更大可能會是一兩艘驅逐艦無害通過,解放軍按例識別跟蹤警告驅離。

然而,這種有默契的「切磋」只是短綫權宜之計。明年開始,台海爆發中美正面軍事對抗風險恐會陡增,因為雙方有意從相反方向,在根本上改變台海現狀,並都認為時機快將成熟。

京保持兩手準備 軟硬兼施促統

中國方面,今年底二十大過後,中央未來5年人事布局,以及對重大問題的頂層決策都會基本完成,解決台灣問題的詳細方式和思路或會浮出水面。未來5年正是執行窗口,而新任期屆滿的2027年,也正好是解放軍建軍百年。

毛澤東早在1950年講過,美國要將三把尖刀插在中國身上,朝鮮插在頭上,越南插在腳上,台灣插在腰上,「不能置之不理」。

去年11月《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指出,解決台灣問題,「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決議提及,總書記習近平就對台工作提出一系列重要理念、重大政策主張,形成「新時代黨解決台灣問題的總體方略」。外界之後仍在觀望「方略」深化內容。

今年8月《台灣問題與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白皮書,重申了上述論述之餘,明確表示會繼續盡最大努力爭取和平統一,但「非和平方式將是不得已情況下做出的最後選擇」。白皮書談到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基本方針,努力推動兩岸融合發展,減少台灣同胞對祖國大陸的誤解和疑慮,而統一後台灣發展空間會更廣闊,兩岸可共享民族復興榮光。

必然要求代表不容無限拖延,台灣當局反應時間已經無多。北京始終會保持兩手準備,優先尋求與台北談判和平統一具體方案,而強大武力威懾仍會是支撑和平手段的基石,而且如果「台獨」勢力繼續現時道路,否定和平統一希望,那麼北京就仁至義盡,迫不得已要考慮最後選擇,拔掉美國插在中國身上最後一把刀,以實現國家統一和民族復興。

美日干預台海 動機部署料增強

美國方面在年底中期選舉過後,就進入2024年總統大選時間,台海勢必成為重點議題。美國兩黨都認定需要遏制中國繼續崛起,而台灣是必用「王牌」,政策明顯有意從「一個中國」變成「一中一台」。料參選總統的前國務卿蓬佩奧已表態支持與台「建交」,共和黨其他參選人或會相繼附和,屆時民主黨一方亦必然面臨更大壓力掏空一中。與此同時,拜登政府傾向將更多遏制中國任務「外判」盟友,而部分盟友對遏制中國躍躍欲試,只待美方牽頭為其壯膽的循環,也勢要加速。

美國亞太「首席盟友」日本,會否自動捲入美國在區內戰爭的問題,一直是灰色地帶,而日本修改和平憲法、調整日美安保範疇、容許美軍中程導彈落戶日本、讓美軍介入台海衝突時使用駐日基地,這些事態發展的輪廓已經現形。安倍晉三死後岸田文雄改閣,右翼反而加強,入閣的包括此前競逐自民黨總裁大位者之中,最為激進的高市早苗。

中方逆向而行 台海明年起高危

鑑於此,美日聯手干預台海的障礙料會隨時間減少,而動機和部署皆可能隨時間增強。這邊廂,中方則會爭取主動,按自己的節奏,軟硬兼施推動國家統一,更勢會如今次反制佩洛西訪台一樣,抓住對手動作犯錯之機大舉發圍。

中美這兩股相反力量互相作用下,台海目前「只在冒煙不見火焰」,高度緊張但未至於一觸即發的「悶燒」格局,未來數年也許無可避免,會演變為零和的正面軍事對抗,引爆真正的新一次台海危機。

解放軍在佩洛西訪台後行動力度空前,一次過全面否定台海「中綫」和台方「領海領空」。(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