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雕塑家爸爸 兒子畫作啟發創作靈感

副刊版 2022/08/24

分享:

分享:

正職是室內設計師的邱家健,本身熱愛立體雕塑及玩具創作。兩年前成立了品牌,主要作品為「吶喊南瓜-Kabo」,概念講述一個失意人,因為透過接觸藝術,模仿藝術作品,從而找到人生樂趣。

他回想自己重拾製作雕塑的日子中,也是一次重新審視自己真正需要甚麼的過程。「我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帶給人快樂以及傳遞正面信息。」他說。

邱家健(Kinka)直言現在的正職是為維持生計,設計模式商業化,發揮空間有限,惟專注在搓揉捏造油泥來製作各種立體Figure模型中,壓力得以釋放,心靈重新得力。「小時候已開始玩紙黏土,有了興趣,但後又被其他興趣吸引,沒有好專注地在這方面繼續發展下去。直到投身社會,又偶然再接觸,才認真去上堂學習,從此開啟了知識之門,當中的創意宇宙一發不可收拾。」他說。

台灣學藝突破樽頸

工作以外,他一直自學油泥雕塑。油泥是一種在室溫下有一定硬度,遇熱即會軟化的雕塑物料,他於2017年開始埋首油泥雕塑,更去台灣學藝,突破了創作技術的樽頸,還出產了Figure,在玩具店售賣。

高興創作有好開始,便迎來當爸爸的消息,只是家居空間有限,家中有名孩子,不容易做雕塑。「做油泥雕塑要用風筒及微波爐;要倒模又要上色,家中真的沒位置。」

正苦惱之際,想到不如在Trial and Error Lab做駐場實驗室夥伴,租一張枱,已成一個充分的空間去製作雕塑,他主意一定,便勇往直前。

協調工作、家庭及創作

有了目標後,他每日一放工,便會往Lab走,晚晚埋首創作,日常帶4歲兒子的工作自然落到太太身上。「我當然萬分感激太太無怨言付出,也要給Credit給外母大人,因兒子諾諾平日是由外母主力照顧,周五至日我們才把兒子接回家照料。但我會嚴格要求自己工作5天,不把工作或創作帶回家。在家就是和兒子、太太的家庭時間,而我就只負責和兒子玩樂。」他笑道。

Kinka在進駐Lab的首年,為了要籌備年度的主題展覽「試錯日誌」及「實驗室夥伴」成果展示,坦言需要協調工作、家庭及創作之間的時間安排,產生很大的張力。

兒子畫成創作靈感

「自問許多時耐性都不夠,當遇到兒子不聽話,自己心情又不好時,便會對他發脾氣,但大部分時間反而是兒子會走來氹返我,令我更加要痛定思痛地改下自己的易躁性格。」他說。

兩父子又豈會有隔夜仇,當大家都一人退一步時,加上有太太幫忙下,很快全家人又會開開心心的攬住笑。

雖然Kinka說兒子的功課和學習方面,是由太太主理﹐但他亦有留意兒子的習作,覺得他寫的字和畫很有趣,更成為了他創作的靈感。「有次見到他畫着『好友』的公仔,我覺得幾得意,於是便照『畫』煮碗地捏了一個油泥公仔模,前前後後都捏了幾個兒子的公仔畫。」

重新包裝但丁《神曲》

兒子畫的公仔只是他閒來的小手作,反映了他童心的一面。但論到這年來他為展覽創作的主題作品,他便立即正經地解釋原來起初真的好苦惱如何訂主題。

直至某天靈光一閃,想起早年讀了但丁《神曲》,當中描述九層地獄的道德觀與價值觀很感動,很想用自己的想法重新包裝演繹。

他決心要用14個雕塑做成當中「地獄」首曲,一年內完成,即每個月要完成一點幾個才達標。「最大的難度是要用這些文字描述來立體化那些場景的形象,而我又希望自己的Figure形象面貌,能夠讓觀者感受到《神曲》內容中每個場景的深度與力度。能產生共鳴的話固然可喜,但我又期望會有不同的聲音作出回響,始終藝術創作,就是能讓人有無限的自由去演繹,而我希望是有快樂在其中的。」

作者:郭秀芳

責任編輯:李越樺

Kinka 說兒子 EQ 比他高,二人嗌交後,許多時是兒子氹他。(被訪者提供圖片)

Kinka 珍惜和兒子相處的時光,周末周日一定會留給家人。(被訪者提供圖片)

他會把創作小模型,變作扭蛋玩意。(被訪者提供圖片)

他直言創作的路是孤獨的,卻很喜歡,除了跑步,也是紓緩壓力的好方法之一。(被訪者提供圖片)

若大家想參觀 Kinka 在「實驗室夥伴」成果展示的作品,可於即日至8月 31 日,到佐敦突破中心一樓參觀。(被訪者提供圖片)

Kinka見到兒子畫着「好友」的公仔(圖),我覺得幾得意,於是便照「畫」煮碗地捏了一個油泥公仔模。(被訪者提供圖片)

Kinka 另一重要作品「角島—Matata」,概念源於犀牛不斷被殺害,驚動了沉睡多年的角,Matata 決定前往各地拯救犀牛族群,為犀牛族群帶來一塊樂土。(被訪者提供圖片)

這隻有趣的立體油泥雕塑,也是兒子的畫作之一。(被訪者提供圖片)

展覽內其中的一個作品地獄第六層「Box」—異端者。(被訪者提供圖片)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