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心插柳成為兒科醫生 退休享受無伴唱 願做開心快樂人

副刊版 2022/08/25

分享:

分享:

每年DSE放榜,都有許多學生心儀讀醫科。昔日不像今天流行生涯規劃,已退休的兒科醫生趙瑞君,回望自己一路走來的路,成為醫生原來都是順勢而為。今天退下火綫,只想做一個開心快樂人。「要保持童真,小朋友好容易快樂,給她一粒糖已經很開心,不會想背後動機,所以不要想太多,可以開心即刻開心。」

據趙醫生表示,在80年代,對於澳洲來說,香港仍然屬於「落後國家」,因此讀大學是不用交學費,由澳洲政府資助,但要先讀1年預科才可以入大學。「到我去澳洲的時候,已不是全免,都要交一些visa fee給政府,但都只是幾千澳幣而已,而且容許做兼職。」那時候趙醫生也需要從低做起,她做過中、西、越餐館,也做過電話直銷訪問,最喜歡的兼職是在大學圖書館整理書籍。

至於為何入讀醫科以及揀兒科?「因為我當時考了一個公開試,就達到入醫科的成績。剛巧有一個同學早我1年入了醫科,純粹是這樣,便做醫生。」趙瑞君回憶以前的第一志願是當老師,不過回望無後悔做醫生,而因為喜歡接觸小朋友,所以揀兒科。「我覺得自己都幾幸運,工作上沒有太大困難,又升到職可以做高級醫生,只是工時比較長。」

雖然兒科經常面對可愛的小朋友,但趙醫生自言不開心的時候比開心多。「90年代比較多虐兒案,我記得有個3至4歲的小朋友,被母親同居的男友虐待致死;又有媽媽帶着兩個小朋友燒炭,我是在急症室看着他們走,現在想起也心酸。」

趙醫生的專科是神經科,因此經常面對身體及智力殘障的小朋友。「有些罕見病,嚴重的出生已不成,又或者坐到行不到。我們會一路跟進,然後轉至成人科。」她說,有時候在傳媒的報道,喜見一些有嚴重殘障的小朋友,沒有放棄自己,努力成長活出精采的人生,也替他們高興。「殘障的小朋友通常覆診、入院比較多,我們關係很好。試過轉醫院,他們會送我致謝牌,感覺很窩心,是對我工作的肯定。但就算不是送禮物給我,講一聲多謝,又或者小朋友來攬我錫我一啖,也覺得開心。」

疫情下小朋友變肥仔肥女

趙瑞君屬於醫管局轄下的醫生,曾在不同的醫院工作過,2008年往澳洲攻讀醫院管理及公共衞生碩士課程,本想轉做管理,但由於醫院通常從院內晉升,因此她也不強求,轉而開始在不同醫院兼職,直至2018年便提早退休。

疫情期間,趙醫生也有回醫院兼職看門診,發現久居在家的小朋友出現兩個問題。一是因為經常躲在家,就會找東西吃,又缺乏運動,結果變成肥仔肥女。「4、5年前,我見過一個約十一歲的小朋友,純粹因為肥胖而引致糖尿病,因此我用這個例子解釋給小朋友及家長知道,不要以為這些問題幾十年後才出現。」

另一個問題是由於真正面授課程的時間少了,小朋友患過度活躍及讀寫障礙,有機會遲發現。「以前在學校,小一就會做一些問卷,加上這些是學習環境會見到的問題,老師會留意到,但現在少了返學就會遲發現。」

做醫生要有強大的心

走過大半生,回望那些年,經年累月都會見到不開心事,作為醫生又如何排解呢?「因為工作上會接收大量負面情緒,所以盡量不將工作帶回家,並在公餘參加一些輕鬆的興趣班,例如揚琴、跳舞、拉筋。」

為了提升正能量,趙醫生還會將病人感謝卡放在當眼處,並且多閱讀一些正面的書籍,如《心靈雞湯》之類。「所以我奉勸想入行做前綫醫護人員的年輕人,要先準備一顆強大的心,並要有愛心、細心及耐心。」

...................

參加「耆樂唱一舖」有許多意外收穫

自言是好奇心重的人,趙瑞君3年前第一次接觸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贊助、一舖清唱主辦的「耆樂唱一舖」計劃,聽她的分享,真的很享受當中的過程。「我曾經因為聲帶有問題,唱不到主音想過離開,但導師很細心,很有耐性,不會有『你咁蠢,咁都唔識』的態度。我們大部分都無音樂背景,我班還有個80多歲的伯伯,但每周一次那個半鐘,輕輕鬆鬆就過去了,很享受。」

對於普通人來說,單是聽無伴奏合唱,已經覺得很困難,但趙瑞君卻樂在其中。「從來沒有想過有咁多的意外收穫,好像去年拍《每當變幻時》的MV,拍出來的效果非常好,而且我還在錄音室做了一日的『歌星』,原來做歌星是這樣的。我本身是一個好奇的人,很想知道別人是怎樣工作的。」2021年的《獨樂不如「耆樂」》的年度演出,趙瑞君更有機會在台上講了幾句獨白,了解到原來上台表演是這樣。

她更成為「耆樂唱一舖」計劃中的「學徒導師」3位長者學員之一,在長者中心擔任助教。「我沒有音樂底叫我做導師,其實我唔想做,但導師說不要只是想着教,而是教學相長。而且我參加了計劃年幾,不能只是攞,也要給,所以我今年開始做助教,與長者玩下拍子遊戲,唱簡單的歌做吓動作。」見到長者們也很樂意參與,就算扮老虎也不覺尷尬,見到他們開心,趙瑞君也開心。「我會形容上堂輕輕鬆鬆已經賺了,有得表演是拿花紅,賺到的薪金就是快樂。退休最擔心無收入,賺錢都是想買快樂啫,開心個半小時已是直接支取快樂。」

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演戲的趙瑞君,本周末(8月26至28日)更聯同19位樂齡學員及7位專業歌者,在元朗劇院演藝廳演出《盆菜四重奏》,透過4家人同心協力烹煮盆菜,逐漸解開彼此之間的矛盾。

在這個無伴奏合唱劇場演出,趙瑞君飾演一位行動不便的母親,還要兼做其他閒角如老師、飛女及侍應。「最初我們有30位長者參與,但後來每周排練增加至一周3日,就有三分一人退出了。」但趙醫生沒有想過退出,甚至原本要回醫院返一日兼職也不幹了,隨時候命綵排,可見她對演出有多投入。

「我有一、兩句對白,還要和『阿女』對唱半首歌。現在未識驚住,只是怕推着輪椅唔記得唱歌。」退休其實也可以好精采,就像趙醫生一樣。

﹏﹏﹏﹏﹏﹏﹏﹏﹏﹏﹏﹏﹏

圖片:黃建輝攝、被訪者、一舖清唱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張頌婷

退休除了要有童真,趙瑞君覺得保持好奇心也很重要,因為可以與社會接觸,嘗試不同的東西。

2004年,在將軍澳醫院與兒童及青少年科部門的醫生合照。

2008年趙醫生重返澳洲大學讀醫院管理,與導師及同學合照。這次她讀得很輕鬆,每周只需上堂10小時,因此她也有在當地診所做兼職。

趙瑞君20多歲時答應自己,到了40多歲再讀大學,結果她真的去了澳洲讀管理;因此,她現在許下的願望,是70多歲又再踏入大學的校門。「我在澳洲大學見到個80多歲的伯伯,是香港早年的移民,他讀了10年都未畢業,我沒理由唔得。」

賽馬會「耆樂唱一舖」音樂錄像《盆菜層層分分分》的拍攝花絮。

趙瑞君在本周公演的《盆菜四重奏》中,飾演行動不便的母親。

趙瑞君第一次上台,在《獨樂不如「耆樂」》的年度演出,也有機會獨白。

在長者中心作助教,趙瑞君很有耐心教導長者唱歌。

在錄音室錄歌,令趙瑞君覺得自己做了「歌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