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救援東南亞人質 探討經貿新思維

評論 2022/08/27

分享:

分享:

保安局副局長卓孝業日前回應近日社會熱議的東南亞「賣豬仔」問題時表示,據求助數字計算,今年至今共有37名港人受害,當中14人現時已確定安全,其餘23人相信仍在緬甸或柬埔寨,人身自由或受限制,安危未知並建議身陷險境的香港人透過局方的WhatsApp專綫、入境處智能電話應用程式,或填寫處方的網上表格尋求協助。

事實上,混亂的也不只是東南亞,近期國際局勢不穩,加上疫情持續令經濟不景,經濟問題往往比意識形態更容易刺激極端想法,例如日前被喻為俄羅斯總統普京「國師」的地緣政治學家杜金(Alexander Dugin),其女兒也在莫斯科遭遇暗殺。

不過,據國外媒體引述消息指,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短期內外訪,希望能為混亂局勢帶來和平穩定。

說回保安局的求助建議,雖然對仍然被困的港人而言未必幫助很大,但也尚算是對症下藥:畢竟近日當地主要業務是電話行騙,由犯罪集團指揮華裔騙徒假裝成俊男美女或公安人員騙錢,去年香港人有紀錄案件一共損失高達8.1億港元,因此若有受困港人被迫參與,相信也會有方法接駁互聯網,所以處方建議港人用互聯網聯絡,也是沒辦法之中最可行的辦法。

繼續討論之前,筆者希望先回顧一下與今次情況相似的一些人質事件救援方法。香港作為「超級聯繫人」,一直也有很多港人周遊列國,尋找機遇,例如今日的中國航母遼寧號的原艦瓦良格號,當年便是由香港商人徐增平從烏克蘭買下;問題是殖民地時代時,香港人在外探險,理論上是由英國的「老大哥」美國保護,而回歸後一直沒再考慮這些問題,終於到2010年發生「馬尼拉人質事件」慘劇。

營救海外遇險民眾 須分秒必爭

當年香港遊客在旅遊巴上,被菲方一名聲稱被無理解僱、並被剝奪一切退休福利的前政府人員持槍挾持。當時特區政府欲即時行動,但卻也有些民間人士提出一些禮節性的意識形態問題,令港府的營救行動投鼠忌器,最終悲劇發生,港方人員只能進行善後工作。

另一個年代較久遠的典型案例,是1976年烏干達恩德培國際機場機場以色列人質事件。當年以色列經歷1972年「慕尼黑慘案」的挫敗後,該國政府及特種部隊也是越過一些國際外交教條,果斷出奇兵直飛4,000公里突襲營救,事後以方雖然在外交上承受若干壓力,但也成功拯救生命,並且對「不友好」的極端分子起了一定震懾作用,不再使用類似手法攻擊。

與今次情況最接近的處理方法,可參考2011年的「湄公河慘案」。當時兩艘搭載13名中國船員的船舶,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被不明武裝分子劫殺,全員遇害,終於由中方協調寮、緬、泰3國調查,抓獲案件主謀後押返中國受審。當年主動出擊的做法,對東南亞治安單位也有一定影響,但更重要的是,事件觸發中國外交和外宣部門世界觀念上的思想轉變。

當年跨國協調合作 今恐難實行

回顧歷史,當然會覺得這種仔細而跨國合作、查明案情的處理方法相當良好,但這種高難度操作,緩慢之餘亦需要很多不同持份者協調,當年國際局勢風調雨順尚可進行,今日在「新冷戰」的威脅下則未必了;而時至今日,東南亞的犯罪分子仍繼續在區內挾持華人,甚至可能已有人遇害,若行動未能止戈為武,類似事件不斷重演,不斷要去救人也不是辦法。

今次以求職騙案為主軸的事件,相信現時挾持華裔人士的地點,是在柬埔寨和緬甸的一些偏遠地區,屬「三不管」地帶,營救可能要靠私人保安公司出面協調;但事情結束後,這些私人公司又能否與其服務的政府,持有一致的對外政策?近年歐美國家的政府愈來愈多聘用專業傭兵公司替代正規軍事行動,各國專家一直對這種做法的可持續性存疑,所以有說本屆特區政府要有熟悉亞洲事務的人士加入,今日雖然改組未完成,但其實已有實際需要,而且刻不容緩。

一帶一路發展 宜檢討融資模式

亦有熟悉東南亞的人士稱,今次犯罪集團的主要業務是中文電話行騙,估計主腦和被哄騙去「工作」的也是華人,傳當中有部分可能是之前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於區內大額投資,後來卻因突如其來的政策轉變而欠下巨債,迫於無奈才鋌而走險。

實情是,過去幾十年中國以「東亞發展型國家」的方式,依賴政策貸款融資加快不同項目發展,確實是取得驕人成就;可是「貸款」比「上市」集資的風險要集中得多,是由少數擔保人全數承受,而不是成千上萬計的小股東碎片化分攤,不利於柬埔寨一類海外高風險項目的發展。今次事件反映的這個深層次問題,可如何解決?

無獨有偶,阿拉伯古人早在可蘭經白紙黑字寫明,與人合作做生意不應採用「貸款」方式,因為如此便會有人可以不付出、不冒風險就白白坐收利息套利(rent seeking);在他們眼中,較理想做法是要所有持份者都共同分擔風險;用現代財經的語言,就是搞項目應少用銀行借貸融資,多用股票市場上市集資。我們對外國政府沒有行政權,但當外邦人也不想自己公司股價受壓時,行為自然會較為靠譜。

東南亞「賣豬仔」事件近日受社會熱烈討論,據求助數字計算,今年至今共有37名港人受害,其中23人相信仍被困緬甸或柬埔寨。(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時事評論員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