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之餘 也要顧及環境影響

評論 2022/08/27

分享:

分享:

疫情反覆,不少市民需要自行做快速抗原測試,學校教職員、學生、在公立醫院和護老院工作的人員,都需要每日進行測試,不少企業也要求員工定期進行快測,而每位入境旅客更必須進行11次快速測試和5次PCR核酸檢測。

一次快測 產生7件塑膠廢物

偶然一數才發現,進行一次快測就棄置約7件塑膠物料。估計香港每日進行逾50萬次快測,即每天由快測包產生逾350萬件塑料廢物。單單今年4月,政府向全港大約300萬住戶派發約6,000萬個快測包、6,000萬個KN95口罩,數字十分驚人。

怪不得有說法指,疫情大流行也是塑料垃圾大流行,因新冠疫情而產生的一次性塑料廢物量,的確令人震驚。使用塑料,是因為它較耐用,且價格低廉,那麼用完即棄的塑料廢物,都到哪裏去?不當棄置或未能回收的塑料廢物,最終沒被妥善處理就直接排放到環境中。

總部位於香港的海洋保護組織OceansAsia指,2020年全球生產了約520億個即棄口罩,估計約15.6億個口罩(即是每日近400萬個口罩)在該年年底棄置並流入大海;在新冠疫情的首年,即棄口罩帶來的污染相當於太平洋垃圾帶(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的7%,可以想像有大量塑料碎片在太平洋中漂浮。

口罩流入大海 需450年分解

口罩的主要物料包括聚丙烯,而塑料垃圾丟棄到環境中時,會變成微塑膠。隨着愈來愈多塑膠垃圾流入海裏,魚類和海洋生物都攝入大量微塑膠,很可能透過食物鏈進入人類身體。據估計,在2020年棄置的口罩流入大海所造成的污染,約需要450年才可分解。

由南京大學與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研究員,在去年11月發表的報告顯示,情況更為嚴峻,由新冠疫情至去年8月,193個國家產生了超過800萬噸與疫情相關的塑膠廢物,包括個人防護裝備、塑料手套、口罩、面罩、包裝等,醫院棄置的廢物佔73%。

由於亞洲人傾向戴口罩及進行新冠病毒檢測,全球約72%廢物及46%未經妥善管理的塑料垃圾,均來自亞洲,這與亞洲地區佔約31%的確診病例似乎不太成比例;當然,這也有可能是因為區內的政府及人民常做檢測,以便及早找出病患作出治療,而在非洲及西方個別地區,不少病患可能根本沒有進行檢測,也未經診斷。無論如何,有科學家感歎,疫情加劇了已經失控的全球塑料垃圾問題。

疫情期間的防疫措施,也刺激了餐飲外賣和網購數量急升,直接令飯盒、餐具及包裝等塑膠垃圾大幅上升,逾25,000噸塑膠垃圾流入大海,這些垃圾需要2,000多輛雙層巴士才能裝下。曾有統計估算,到2050年,海洋中的塑料可能比魚類更多,可見我們有迫切需要規管及解決這問題。

醫療廢物管理系統 急需改善

疫情造成廢物量激增,令香港和全球的可持續發展目標倒退了幾年,甚至幾十年。那麼,未來該如何?世界衞生組織表明,有迫切需要改善醫療廢物管理系統。我曾擔任可持續發展委員會主席,期間進行了多項研究及諮詢,包括都市固體廢物徵費。

在邁向可持續發展的未來,我們必須認識到,妥善的廢物管理可以起到關鍵作用。我們需要推進多項由聯合國訂下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SDG),包括SDG目標11-可持續城市及社區(共融和可持續的城市發展、減少對城市環境的負面影響)、SDG目標12-負責任消費與生產(大幅減少廢物的產生、促進大眾對可持續生活模式的理解)、SDG目標14-水下生物(減少海洋污染、保護和恢復生態系統)。

疫情下,大量使用一次性塑料用品,對環境造成破壞性影響。我們需要追蹤和計算所使用過的塑膠廢物,並在制定病毒檢測、隔離及戴口罩等政策時,也要考慮到對環境的影響;我們更需要投放資源,以建立有效的廢物管理系統,設計有創意的回收計劃。

在疫情期間,一次性塑料用品的確守護了人類,但地球和下一代將要付上怎樣的代價?人類應該及早為未來做好打算,評估我們當前的行徑將如何影響子孫後代,制定出相應並可平衡各方的解決方案。

口罩的主要物料包括聚丙烯,而塑料垃圾丟棄到環境中時,會變成微塑膠。(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前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