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習測量師車禍奇迹生還 珍惜當下望以生命影響生命

副刊版 2022/08/29

分享:

分享:

常說「生命無Take Two」,但今年24歲的見習測量師張允祈(Ricky)卻在5年前經歷了一次的死過翻生。熱愛跑步的他於練跑時遇上嚴重車禍,最後不但奇迹生還更竟然極速康復,就連主診醫生及物理治療師也始料不及。今天能夠重返跑道的Ricky對人生有了另一番體會,希望透過自身故事以生命影響生命。

現在身體狀況跟一般年輕人無異的Ricky,外表也絲毫看不出他曾經因車禍幾乎喪命,只留下頭髮下的長長疤痕印記。

2017年2月一個晚上,Ricky為了預備即將舉行的渣打馬拉松比賽,決定跟同學晚膳後獨自跑回香港大學宿舍,期間橫越金鐘龍和道時遭一輛的士撞倒,頭部着地重創昏迷被送院搶救。

Ricky父母最初接到醫院電話還以為他只是輕微受傷,但當抵達醫院看見眼前準備被推進手術室的兒子,那一刻就崩潰了,因為Ricky身體多處受創:頭骨、盆骨、肩胛骨碎裂、左胸爆裂、左邊頭骨更插穿頭皮,事後父母將當時情形告訴兒子,Ricky說:「由急症室到手術室的一段路,父母都陪伴着我,他們說我當時耳、口及鼻都滲血,醫生跟他們說要有心理準備,即使能生存,也會全身癱瘓,甚至會又聾又啞,我爸爸激動得在手術室門外跪下痛哭,身為社工的媽媽因為職業病使然,知道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於是強忍淚水保持冷靜。」

Ricky手術後總算撿回性命,他昏迷了半個月逐漸甦醒,當時他的記憶、語言能力及身體活動能力全都出現問題,左邊頭骨被取出,單薄的頭皮下就是腦袋。由於Ricky仍然意識模糊,他形容感覺像做夢一樣,試過因為想自己從夢中醒過來,不停用力抓頭皮導致流血,結果被護士「五花大綁」。

數學運算只有小學程度

縱然一度命危,但奇迹地Ricky 45日之後身體的傷患竟然已經好轉得七七八八,然後被安排轉往復康醫院。Ricky笑說自己在醫院一直沒機會照鏡,在復康醫院第一件事就是希望看看自己當下的樣子,媽媽先問一句:你準備好沒有?原來因為Ricky左邊頭沒有頭骨支撑,猶如「漏氣籃球」凹陷了一大半,視覺上非常震撼,不過他卻說:「幸好我向來性格樂觀開朗,見到自己五官仍然端正,已經很感恩。」

Ricky每日都要接受不同的訓練,而他由不能站立、連坐直也不能超過10分鐘,到3個星期後已經可以靠拐杖到處走動,第4星期他更可以在醫院球場跑步。唯獨最令他沮喪,是接受腦部受損評估後,顯示他的智力遠低於正常人,主要在於數學運算上,社工媽媽安慰愛兒表示,只要多加練習就可以回復正常。Ricky說媽媽竟然找來一份小學五年級的數學試題給他做,他立時感到智商被侮辱,但可笑的是他只答對了一半題目,對當時正在大學修讀工程系的他來說打擊極大。

Ricky離開復康醫院後需要佩戴特製的保護頭盔,外出時也懶理別人奇異的目光,直至9月開學前一個月,Ricky再接受開腦手術植入人工頭骨,之後便如常人一樣重返校園。「我的智力後來已回復正常水平,但數學運算的確不太理想,這對於修讀工程有很大影響,於是我便向大學申請轉讀測量系,結果獲批。」對於擁有信仰的Ricky來說,能夠死過翻生是一個神迹,但奇妙的事還有能夠從工程系轉到測量系,原來當測量師是Ricky一直的夢想,只是當年DSE成績未達標沒被取錄,想不到竟然因為一次意外,令Ricky因禍得福。

提醒別人珍惜生命

去年大學畢業,現正任職見習測量師的Ricky,表示意外之後改變了他的人生觀及待人的態度,他明白現時即使擁有很多,但說不定下一秒卻因為要離開人世而變得一無所有,所以現在他不會計劃太長遠的事,卻時時珍惜當下,他認為要活好每一天,才不致浪費了這第二生命。

從前的他很喜歡跟別人比較,但現在則學懂放下,認為關心別人、顧及別人感受更加重要。「我受傷期間,有很多人為我擔心,每日都有很多人來探望我,我才知道原來他們都很重視我。康復後我不停反思,我又有多關懷別人?特別是父母和我的弟妹,他們當時有多傷心我實在不能想像,所以我要好好報答他們,愛惜他們。」

Ricky表示這件事之後,姨媽、爺爺、嫲嫲都因他而加入同一宗教,家族成員比從前變得更加親密。他已經超過30次在不同的公開場合包括醫院、監獄及教會分享自己的經歷,還會做義工到社區探訪,為基層派送物資,他希望提醒別人要珍惜生命,對生存要存有盼望,做到以生命影響生命。

作者:梁靜詩

責任編輯:李越樺

Ricky 2019年是傷後第一次重回跑道,參加了10公里的賽事並順利完成比賽,去年更成功挑戰半馬賽事。(受訪者提供)

Ricky對於意外當日的事完全失去記憶,康復後重臨意外現場拍照。(受訪者提供)

Ricky表示在病床上的一個多月都是意識模糊,感覺像做夢一樣,就連痛楚也沒多少印象,唯一記得手上為注射藥物而插入的「黃豆」,令他痛入心。(受訪者提供)

Ricky大學畢業,相信陪伴兒子走出鬼門關的父母,必定感到最為安慰。(受訪者提供)

離開復康醫院後Ricky有數個月需要佩戴特製的保護頭盔,不過外向的他為了外出,也懶理別人奇異的目光。(受訪者提供)

圖中可隱約看到Ricky的頭部凹陷,他也向筆者展示了另一幅更加震撼的特寫照,不過按受訪者要求,該照片不便刊登。(受訪者提供)

現在身體狀況跟一般年輕人無異的Ricky,工作以外也興趣多多,其中包括攝影。(受訪者提供)

Ricky感恩除了家人以外,同學和教會的弟兄姐妹都對他關懷備至,同學們為慶祝Ricky出院特別安排了小型大食會。(受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