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化師友計劃 5大關鍵

評論 2022/08/30

分享:

分享:

由政務司司長領導之「弱勢社群學生擺脫跨代貧窮行動小組」,上星期公布了先導性質支援2,000位劏房戶初中生的「共創明Teen計劃」,目標是透過師友配對,讓基層學生培養正確理財觀念:各學員會在友師指導下先用5,000元,同時發掘自己的興趣和潛能,完成計劃後則再獲5,000元獎學金。

坊間對此計劃普遍反應正面,至於批評聲音則主要分為兩類:其一是名額太少,最終只會令個別學生受惠,未能改變結構性貧窮問題;其二是計劃具家長式管教味道,而對於基層學生來說,他們或許並不需要精英們說教,甚至會覺得友師的建議「離地」。

固然,這些批評絕大部分都沒有提供具體解決辦法,多數只會提醒政府必須有所警惕,又或是空泛如「真正」能扶貧的就是令香港產業變得更多元化云云;相反,本文將會聚焦此計劃之執行層面,探討有哪些務必落實的關鍵要點,並從中思考有何優化空間。

友師與家校事前溝通 分工合作

關鍵1:友師如何在家長及學校之間取得平衡?--每一位成功人士總是要走自己的路,但對於參與這個師友計劃的中一至中三學生而言,眼下最迫切之事終究還是學業問題。那麼,抱持「讀書無用論」的友師,又應該怎樣分享自身看法及經驗?當學生對老師說:「我那位年薪過千萬的mentor當年科科不合格」時,試問校方準備好回應了嗎?

再設想另一情景:若學生希望成為電競選手,而友師亦是專業電競運動員,但家長對子女往這個方向發展表示強烈反對的話,友師又有沒有足夠訓練及時間向家長講解?

要解決以上種種問題,其實並不太難,只要當局安排友師們在事前準備階段,必須包括與相關家長及校方溝通,並對學生的生涯規劃有初步認識,三方分工合作,自然能夠為年輕人度身訂造合適的師友計劃。

設「友師支援平台」 互相學習

關鍵2:友師怎樣面對正處於反叛期的青少年?--除了部分家長有機會比較難纏之外,尚有一個不可迴避之難題:中一至中三的學生始終處於成長的反叛時期,他們未必認同友師的看法及過往經驗,一旦學生出言頂撞,友師始終不是社工,其情緒管理能力是否足以應付?萬一出現激烈爭拗,更會弄巧反拙,令年輕人覺得「大人皆好論斷」。

當然,友師若認為與學生只屬「萍水相逢」,自不會動真格而令雙方感到不快,可是這種帶點敷衍之心態,卻與設立師友計劃的初心相違背。參考海外例子,當局應考慮成立「友師支援平台」,透過閉環資訊網絡,讓友師間多加溝通來互相學習,從而可望友師們對學生的評估準則和應對方式更趨一致。

國安法治基本法 須遵從官方口徑

關鍵3:友師當以甚麼方式回答政治相關問題?--雖然當局強調「招募師友不會考慮他們的政治立場」,但學生卻可能就當前政局向友師請教,甚至立場先行。有友師與筆者分享親身經驗,謂mentee甫見面便很有禮地問:「介唔介意話我知你黃定藍呢?」

雖然師友計劃本身並沒有灌輸政治意識的目標,但反過來看,也不排除部分友師或會借機宣傳各種政治理念。在當前的社會氛圍下,規定師友之間完全不許談政治話題,既不合理亦不恰當;既然這是一個由特區政府主導的項目,參與的師友就涉及國家觀念、國家安全、法治以及《基本法》等問題,必須遵從官方回應口徑,實在無可厚非。

增學生對大灣區認知 深化內循環

關鍵4:友師該用哪種手法介紹內地各種機遇?--承上題,雖然師友計劃並沒有正式納入國民教育系統,但經歷新冠疫情,香港在聚焦外循環之餘,亦務必深化內循環經濟,再加上「十四五」規劃,進一步融入大灣區發展,已是這個城市不能忽視的前途和命數。

既如是,部分友師即使不熟悉大灣區,也不應該潑冷水。縱然對很多友師來說,他們或會刻意避開這個話題,以免有些年輕人(及家長)心生抗拒,然而從長遠發展角度,提升學生對大灣區以至其他國策的認知和興趣,肯定讓下一代在事業層面有更多選項;至於不能看通全局者是否稱職之友師,亦實在存疑。

要彌補此漏洞,特區政府不妨在第二階段,另設輔助性質而資助金額更高的「GBA師友計劃」,直接引入大灣區友師。

汲取經驗 作青年藍圖基本素材

關鍵5:友師是否要配合特區政府的產業政策?--另一敏感議題,乃是本港經濟結構正在急速轉型下(中美矛盾、遙距上班、人口老化),友師憑藉過去的經驗和價值觀,到底應該鼓勵一眾初中生全面配合特區政府的產業政策,還是隨心自由發展?與上述兩點不同,這個問題不會有絕對的答案:畢竟未來不在mentors,而是在mentees手中。

正因如此,特區政府更應該大膽一點,反過來承諾會根據友師從年輕一代獲得的信息,調整香港產業發展政策,以配合青年對前景之盼望。固然,2,000人可以有2,000個不同夢想,因此當中必須加入一個「概念整合」過程。具體做法,可以參考某些hackathon(即「程式設計馬拉松」,又稱黑客松)或ideation的做法,在2,000位參與者當中選取約十分一優秀學生,並提供約10倍資助(即10萬元),讓學生到大學階段時進一步把想法以更實際方式呈現,例如打造發明原型,甚至成立初創企業,而並非如坊間有些輿論所言,mentees都只會走進大公司當management trainees。

從概念層面出發,上述5大關鍵實際上全部指向同一問題:友師團隊能不能成為特區政府制定青年發展藍圖的回饋環?既然「共創明Teen計劃」屬實驗性質,收集資料及汲取箇中經驗尤其重要,「特首政策組」應該視這2,000對師友為研究對象,進行深度訪談和焦點小組訪問,作為訂定青年發展藍圖的基本素材。

由政務司司長陳國基(中)領導之「弱勢社群學生擺脫跨代貧窮行動小組」,早前公布先導性質的「共創明Teen計劃」,支援2000位劏房戶初中生。(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世情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