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荒廢一年沉迷打機 葉巧琳從遊戲世界領悟做人道理

副刊版 2022/08/31

分享:

分享:

兩年前,葉巧琳(Mischa)參加《全民造星III》時,其實已是歌手出道5年了,她抱着抓緊最後機會的心態參加,最終總算打入頭五名。雖然知名度提升不少,但音樂路依舊難行,去年曾以一曲《難道我還未夠難》作自我打氣的她,譬喻自己是遊戲世界中的戰士,未到最後一刻,也不輕易言敗。

葉巧琳在2015年以個人歌手身份出道,打扮風格較文青,直至參加《全民造星III》後,才把頭髮染橙紅,形象和個性更見鮮明,更突顯她率真的一面。她亦承認可能跟人生經歷有關,又或個性使然,一向比較硬淨,笑說比男朋友更豪邁。

「我家人也不是如此性格,哥哥和男友都屬保守型,但我是不怕死那種,做了先算,幸好另一半就會深思熟慮,若我衝得太急,他會拉我一把,所以才會如此夾。」

比男生更沉迷打機

葉巧琳的「男子氣概」,還見諸在她的喜好,比不少男生更愛打機!她並非以打機來消磨時間,而是會沉迷到研究層面,每開始一個新遊戲,連續花上幾十小時去打爆機,對她來說是等閒的事。

她一臉認真的說,這個嗜好絕對是遺傳自家族基因。「我和哥哥自細便喜歡打機,連媽媽都是如此,以前她會打Game Boy,現在則打iPad遊戲。而我偏愛打RPG遊戲,因我很享受進入遊戲世界的那種感覺,可能每次要花五、六十小時去打,但不覺得是浪費時間,因為每一個遊戲都有其世界觀及哲學,我打完機還會去看不同的解讀,在當中得到很多人生啟發,亦一直很想把打機學問結合在自己的音樂上。」

因此,葉巧琳已着手籌備為期一年的音樂企畫《The Odyssey of Freya》,建構出一個虛擬遊戲世界角色Freya,而企劃的第一首歌《人間英靈》,更是寄語大家在面對困境時要有打不死精神,是她的自勉,也是送給樂迷的寄語。

不為曾退學而後悔

葉巧琳回想自己的人生,也如遊戲人物一樣逐關逐關地走過來。中學讀理科,成績不俗,曾考入美國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原定在美國讀一年後,再返香港考醫學院,可是因為年少貪玩,令她無心向學,中途要折返回港,亦因未找到方向,荒廢了一年的光陰。

她坦言:「那一年我沒讀書也沒工作,只是在家一直打Online Game,可能因太沉迷,沒為意時間過得那麼快,有天突然覺得好像打夠了,便重新再思考未來。」

由於她小時候有學鋼琴,在父親的建議下,便報讀教育學院音樂系,兩年後再轉讀演藝學院,雖然由教育學院至演藝畢業,她共花了近7年時間,卻讓她踏上了音樂的路。雖然人生路兜兜轉轉,她卻從沒有為任何一刻而後悔。

「我知道做人不同打機,不能Re-start,也不能儲起data重新再來,現實就是要不斷向前行,如果你要為以前的決定而後悔,便只會永遠活在過去,人是應該要活在現在和未來。」

愛貓成心靈慰藉

有過經歷,才會更堅強。去年詞人黃偉文為她寫了《難道我還未夠難》,作為葉巧琳的階段性總結。到新歌《人間英靈》,也再強調Mischa以硬淨強悍戰勝人間的痛苦。

「難」和「痛」可算是葉巧琳的形容詞。她笑着回應:「其實只是剛巧有兩首歌講這些題材而已。面對逆境,我選擇勇敢面對。失意時,我會把感覺沉澱一下,靠打機去抒發,像進入了另一世界似的;又或消失一段日子後,便會找朋友傾訴,但不會失去希望,我比較積極,人要有hope,要相信未來有光明,才能在艱難的日子走下去。Wyman上次寫《難道我還未夠難》也給我兩個版本,一個較dark,一個有期盼,我當然喜歡後者。」

在人生和事業路上,Mischa除有另一半陪伴,兩隻英短愛貓班迪和蘿拉也是她的心靈慰藉,自言工作壓力再大,只要每天早上起床,看見這兩隻小毛球,壓力就會煙消雲散。「入行後,才開始領養牠們,我已將兩貓視作子女,現時牠們年紀漸大,身體偶有毛病,我都會睡得不好。現在好多時一做完工作,便會立即回家,全公司都知我不喜歡去宵夜應酬的。」卸下刀槍不入的戰甲,葉巧琳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

﹏﹏﹏﹏﹏﹏﹏﹏﹏﹏﹏﹏﹏

造型:Daniel Cheung

服裝:Diesel、Charles & Keith(鞋及飾物)

圖片:受訪者提供、IG

作者:陳家昌

責任編輯:黃鑑江

「難」和「痛」已成為葉巧琳的形容詞,同時也是向前走的原動力。

參加《全民造星III》時,跟陳葦璇曾同在比賽組限定女團。

今年為張敬軒演唱會任嘉賓,獲對方暖心鼓勵。

Mischa與男友拍拖12年,感情穩定,笑言自己比男友更man。

熱愛打機的她,就將音樂和打機結合,展開為期一年的音樂企畫《The Odyssey of Freya》。

新歌《人間英靈》化身虛擬世界戰士Freya,寄語面對困境時要有打不死精神。

Mischa爸爸是建築師。

家中兩隻愛貓已成Mischa的心靈慰藉。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