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制度 推動生產力重要動力

評論 2022/09/02

分享:

分享:

中國在一些城市中,正在試驗一種官方支持的數碼貨幣,若這種貨幣發展成熟,將來會對美元霸權造成重大衝擊。中國以數碼貨幣為特色的貨幣系統能否取代美元,固然是一重要問題,我們將來須詳加分析,但大多數人可能會不了解,貨幣一直都在演變,其演變對生產力甚至科技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分工+貿易 經濟活動基礎

貨幣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之一,若沒有貨幣,世界文明及科技很可能比現在落後1,000、2,000年,為何如此?亞當史密(Adam Smith)在《原富》(The Wealth of Nations)第一章第一節早已說明,生產分工是推動生產力進步的關鍵因素,勞動力分工可使人各有所專,令自己的技能不停進步;但有了分工,卻又意味着人與人之間必須要有貿易,互相交換自己的產品,否則便只能消費自己生產的缺乏種類的商品。分工加上貿易,是自古至今經濟活動的基礎,但這需要條件,便是要有交易的地方或機制,即市場,以及令交易變得效率高的貨幣。

若無貨幣,貿易便變成物物交易,麻煩便大了,這需要所謂的「需求雙重巧合性」(double coincidence of wants)。例如我有一頭牛,但想換來一袋米,那麼我便要跑到市集中,找找有多少人有米可換,但有米之人並不一定對牛有興趣,我需要尋尋覓覓,看看能否找到一位有米而又需要牛的人,才可能完成交易。這樣的交易成本太大,貿易活動一定滯塞,缺乏了貿易,人民只能退回沒有分工、甚至人與人之間生死不相往來自給自足的世界中。採菊東籬下的桃花源世界雖使人嚮往,但這種世界是生產與消費未經組織化的世界,生產力與科技都難以發展起來。

貨幣如市場血液 促大規模生產

人類還算是聰明的,已有考古證據顯示,巴比倫近幾千年前已有市場,後來更有了貨幣。較原始的貨幣可能是貝殼,也可能是銅、鐵、金、銀等貴金屬,有了貨幣,大家買賣便可以此為媒介,不用受制於物物交易;有了貿易,以及有了等同市場血液般的貨幣,分工生產便變成可行,供應鏈及大規模生產逐漸出現。

不過,用有價值的實物作貨幣,也有先天性的缺點,它們的供應常會出問題,例如找不到足夠的金銀銅鐵怎麼辦?羅馬帝國所發行的金幣,常被人刮走部分的金,以致其價值比不上鑄在幣上的面額值。

宋朝是一個偉大的發明創新年代,當時的人石破天驚地發明了與貴金屬性質上完全不同的紙幣,為貨幣、經濟管理及市場組織帶來全新的局面。唐朝時有所謂「飛錢」,其實只是一種滙款制度,不是貨幣,後來還被禁了,其後的所謂大唐寶鈔,是後人的托古偽作;到北宋時,因為蜀地山多,用的貨幣是鐵錢,太過沉重,交易不便,有人把鐵幣放在倉庫中,再弄出存倉的收據,這些收據便可用作交易的媒介,這種收據演變為一種叫「交子」的物事,便是紙幣的雛型。

真正現代意義上的紙幣,是南宋的「會子」,其數量由政府控制,亦只有政府才有權發行,違令者斬。「會子」背後有實物儲備作支撑,但不是、也不需要百分之百的儲備。宋孝宗是個好皇帝,為了監管「會子」,常常無心睡眠,劉亦菲的《夢華錄》在表現宋朝文物與生活上十分考究,香港拍不出這種劇集,但劇中提到北宋時有用「飛錢」而沒有提到「交子」,我十分懷疑編劇是否正確。

有了紙幣,政府便多了一種理財工具,可靠印鈔票支付自己的開支;這當然會引起通脹,不能濫用,但這誘惑力太大了,南宋末年的政府要與蒙古人打仗,也就大印鈔票,終於通脹把整個制度擊垮;明太祖朱元璋也懂得發行紙幣,但很快他又犯同一錯誤,紙幣制度崩潰,要靠白銀做貨幣。

中國並不擁有足夠的銀礦,明中葉以後,白銀主要從美洲的波利維亞及日本而來。自1572年後,明朝大量輸出當時最吃香的工業產品絲綢、瓷器、茶葉等,經馬尼拉用西班牙大帆船運到墨西哥作中轉站,再遠去歐洲,回程便是運回白銀,當時世界上的第一個唐人街在墨西哥城,有近兩萬華人在那邊做生意。

有明一代,雖有了白銀作貨幣,但付出的代價卻是無數產品需要輸出,換回的卻是沒有多少直接使用價值的白銀;在清代,英國人連白銀也不願意付,改為用鴉片,這是後話。

美元核心貨幣 背後兩手空空

現代的貨幣體系,比宋朝的紙幣又進一步的演變,鈔票變成「法定貨幣」(fiat money),背後並無實物作支持,你拿一塊錢美鈔到聯儲局兌換,它甚麼也不會給你,只會給你另一張1元紙幣,你為甚麼信這張紙有價值?鈔上只印明:「In God we trust」,不作任何其他承諾;不單如此,你若用美元做一些美國政府不喜歡的事,例如與伊朗做生意,她還會制裁你,此之謂「美元霸權」也。

有了美元作為行通世界的通貨,全球化經濟更加徹底,國際供應鏈也愈完備複雜,全球的生產力也大幅增加,當然美國從中獲利巨厚;但以美元為核心的貨幣,其背後只是兩手空空,美國的儲備還不到香港的30%,它能否維持下去?如何維持下去?這套貨幣體系背後,也有一整套金融科技配合着,但這套科技,恐怕也避不過不斷進步的科技之挑戰,中國的電子支付系統及數碼貨幣,大有可能代表世界的未來。以後再談。

有了美元作為行通世界的通貨,全球化經濟更加徹底,但以美元為核心的貨幣體系,恐怕也避不過不斷進步的科技之挑戰。(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