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身份

副刊版 2022/09/06

分享:

分享:

疫情的確改變了全國人民的所有方面,包括生活工作及出行習慣。一位老闆級長輩不無感慨地提到,過往,二維碼跟他全無關係,智能手機通信App也不用,沒有支付寶。但經過疫情,目前生活上根本離不開二維碼了。甚至乎,我們可以這樣理解:二維碼及其掃進去的資料,會漸成為中國人的數碼身份證明。

也許,離每個人一出生就附帶一個條碼的科幻情節真不遠了。上周在網絡上,就瘋轉一張圖,當中見到幼稚園的小孩在排隊做核酸,每人的頸上,吊着一個二維碼。

現實中,疫情期間,副作用是令這種每人的數碼式生活變得徹底而必須。試想像一下這年來,大家的數碼身份及資料已有多少被記錄,進入大數據。

由最外在的身體出行,場所碼基本上登記了一天的進出行程,那包括了出入的場所及交通工具。配合全球密度最高的CCTV街邊及建築物空間攝錄器,現在由中國任何一個地點,去到另一個地點的行蹤,若果真的要查的話,肯定查到。

其次是這種碼,掃進去之後的後台信息也極為豐富,因為每每和不同機構綁定,如支付寶、政府部門或各種醫療單位,所以有需要的話,變相也是可查出一個人的財務、健康情況。之前在內地做核酸,最麻煩是各地的健康碼不互通,導致去到其他省就不承認原地的核酸記錄,但一旦打通了跨省的全國資源數據,好的方面可能是憑健康碼出行會較便利,但同時可能出現個人資料更易外洩及被登入的問題。

再者,就是大家到現在還是極少討論那麼多核酸採集,會有甚麼副作用。DNA構成,每人的最基本生物特徵及結構,家族系譜都入數據庫了,不知可供甚麼科技研發或管制。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