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轉型升級 3家族企業傳承故事

評論 2022/09/08

分享:

分享:

華人家族企業的傳承,歷來都是一個非常值得研究的課題。有一些固有傳統的生意,甚至被人視為缺乏燦爛前景的行業,在接班人手中,居然能夠將之脫胎換骨,這個過程實不僅精彩,同時更可以給家族企業進行傳承有所啟迪。

很顯然,家族企業的傳承能否順利,關乎繼續營運的穩定性和持續性,因此在傳承過程中進行業務創新開拓商機,是其中常見的傳承發展策略,但如何把策略成功落實,才是關鍵所在。日前,筆者主持了一個由本地青年商會舉辦的「傳承與創新」論壇,從參與論壇和分享經驗的本地家族企業中,深刻體會到家族企業傳承一些值得進一步探討的成功要素。

當第一代家族企業創辦人白手起家創業後,無論是第二代或第三代人接手經營,都會受到時代變遷的整體外部環境、原物料成本、人力成本及決策彈性空間等種種不確定的因素衝擊,考驗接班人研判這些因素後,對傳承經營作出的決策與行為。

參與這場論壇的家族企業接班人,包括接手父親於1958年創立的「佛香齋」,到建立自身品牌、並易名為「壹品豆品」的第二代接班人羅孟慶;把1948年由爺爺創立的潮州鹵鵝飯店陳勤記,晉身連續9年成為米芝蓮推介榜上的潮州餐館第三代接班人陳慧玲;以及將上一代經營金箔作建築與裝飾用途的傳統品牌生意,創新地把金箔融入食品佳餚的AURUM始創人賴以尊。3家企業的傳承故事,結合筆者對家族企業的傳承研究,據此進行學術闡釋,無疑對其他企業的傳承發展有所啟迪。

創新非無中生有 與傳統不對立

首先,當家族企業被視為缺乏前景的行業,接班後如何擺脫行業發展前景受限的羈絆?不少學術研究指出,創新是有效的方法,而創新與傳統不必然是對立的;創新也不是絕對無中生有,而是有一定的背景基礎,因此在傳統基礎上進行創新,包括原來的生產技術創新、管理創新等,通過創新突破原來市場的限制。

筆者過去的研究發現,由於技術不斷推陳出新,所以在內地,轉型升級與傳承是家族企業兩個刻不容緩要處理的問題;而創新可以是採用新系統、新技術、程式、政策、產品或服務,來取得成功轉型升級的效果。

壹品豆品和AURUM怎樣落實「創新」,各有不同的側重點和做法。以經營豆漿豆品的壹品豆品來說,傳統的經營是以柴火燒豆漿,只做手工豆腐,由於產品儲存太久會變壞,食用只限於即日,所以市場的規模很小。第二代接班人羅孟慶創新的做法,是更新生產技術,結合電子信息系統,進行機器化、規模化生產;利用食物保存技術進行盒裝,打破即日食用的制約;同時進行銷售手法創新,在連鎖超市出售。

很顯然,透過在傳統基礎上的創新,把產品類型和市場規模擴大,壹品豆品目前的規模上億元計、員工過百人,成功將家庭式作坊轉型為專業運營的企業。

沒有夕陽行業 只有夕陽公司

至於AURUM,與早年經營金箔生意、用作建築及裝飾材料的家族傳統品牌「龍嘜足金金箔」不同,家族第二代接班人賴以尊與一家雪榚公司合作,打造了一款金箔雪榚,以非常創新的思維,改變原來產品的消費性質,把金箔融入食用和為奢華禮物錦上添花,將奢華的感受提升到一個更高層次,把金箔的消費性質帶上一個新領域,走上一條與上一代完全不同的發展道路,開拓出新的消費群,成就了品牌創新,而產品的淨收益率(margin profit)亦遠高於過去。

筆者十分贊同賴以尊一句話:「沒有夕陽的行業,只有夕陽的公司」,充分體現經營傳統行業的公司,通過創新改變產品的消費屬性,也能走出一條充滿陽光的經營和發展道路。

陳勤記第三代接班人陳慧玲的接班經營,則呈現另一種寶貴的傳承經驗:當經營期間遇到危機時,要如何應變。陳慧玲約10年前從第二代傳承人其父親手上接棒,當時鹵鵝店還留着「打冷店」的影子,她把店舖的品牌重新定位,店舖進行裝修重新設計,並轉營為潮州菜館的模式,在管理上亦進行現代化改革,包括以消費者為本的營運,菜式推出前先行嘗過,保證質量等的革新。

家族對接班人共識 傳承關鍵

在潮州人的傳統來說,由女性接班主持大局,顯然是在接班人問題上,上下兩代都已取得和諧共識,這一點對家族企業傳承十分重要。我們看到,一些家族企業在接班人接手後,家族成員因「話事權」內訌,最終導致企業傳承功敗垂成,甚至結業收場。

2019年底到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疫情下食肆的經營勢必首當其衝。2020年3月,本港疫情大爆發,本來已有意把飯店擴充到將軍澳康城發展的陳慧玲,毅然把上環總店關閉,並遷至康城,把虧損經營「止血」。這種果斷決策,反映家族企業與非家族企業不同的地方:非家族企業或要照顧不同持份者的利益,在決策上往往因未夠果斷而告經營失敗。

果斷決策 有效應對危機

值得一提的是,陳慧玲透露,把店舖搬到康城,為保護家傳「獨一無二」的鹵水,她非常小心地把鹵水分成小包,妥善處理和遷移,以保障陳勤記的鹵水食品質量和品牌口碑。陳慧玲當機立斷的決策,反映家族企業所內藏的「果斷性」特質,是家族企業接棒人能否把家族生意傳承下去的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接班人把陳勤記的發展重新定位,在新冠肺炎病疫情下作出果斷決策,同時開發新菜餚菜式,通過業務拓寬和產品創新,推出真空包裝鹵水食品及湯包等,無疑是應對危機的有效手段。

總的來說,3家本地家族企業的傳承經過,透過創新開拓商機,拓寬市場及客戶規模,並成功傳承,其經歷對其他家族企業的傳承,相信有一定啟迪作用。

潮州鹵鵝飯店陳勤記的第三代接班人陳慧玲,把家族企業發展重新定位,令其連續9年登上米芝蓮推介榜,在新冠疫情下更果斷將上環總店關閉,遷至將軍澳康城,並通過業務拓寬和產品創新,應對疫下的衝擊與危機。(資料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