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收藏家鍾情IB舊酒 逾400瓶珍藏以Port Ellen最多

副刊版 2022/09/09

分享:

分享:

能夠不夠10年,就令自己成為威士忌這方面的專家,相信Darren一方面對威士忌真是熱愛,另一方面也交了不少「學費」,才會了解自己的口味,懂得分辨好與壞。就讓Darren介紹一下他的珍藏,以及投資的心得。

先講一講數字,Darren現有的400多枝珍藏,約100枝屬於日本威士忌,其餘都是蘇格蘭威士忌。「我最初(2013年)只是在日式超市買普飲款,後來經Aaron(威士忌酒吧Club Qing老闆)介紹飲Port Ellen後,就開始買這品牌的威士忌,漸漸成為我收藏之中擁有最多的品牌,約有三、四十枝。」

他喜歡Port Ellen這蘇格蘭威士忌有獨特的鹹味、檸檬及焦油味,層次複雜,是其他品牌不能比擬的。雖然1983年酒廠關閉,但許多IB(獨立裝瓶廠,Independent Bottler)購入它的原酒重新熟成、裝瓶,並貼上自己設計的酒標出售。

就好像叫Darren揀選一枝威士忌合照,他就揀了由日本信濃屋(Shinanoya,一家專售各式酒類的商店)出品的Port Ellen 27年(1983-2010), Sherry Butt Cask Strength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限量版,Shinanoya出了一個系列以西洋棋作酒標,四、五年前購入也要萬多元。「一直都好貴,因為萬幾蚊是可以買到兩枝其他的威士忌,找了好久,最後在日本拍賣投得。」

另一間IB--Speciality Drinks Ltd出品的系列威士忌,酒標以化學符號推出,如Port Ellen便變成Pe1、2、3、4、5等簡稱。「最初是無年份、無蒸餾及入瓶資料,但後來LP(Laphroaig)系列就公開了。」

鍾情IB富實驗性

Darren說他個人比較鍾情於IB的出品,喜歡他的實驗性及不確定性。而OB(Official Bottling)則是由蒸餾廠自產、自銷的原廠裝瓶威士忌,強調風格的連貫性。「OB通常會有包袱,所以分別不大。」

他就喜歡來自日本的IB--Kingsbury。「當年我喝了一枝Kingsbury的Laphroaig很喜歡,又有海水及檸檬的風味,我買了一枝,然後就陸續購入其他。」這個Kingsbury系列,他總共有約60枝,有五十幾枝的酒標完全不同,他相信以這系列來說,他是擁有最多不同酒標的收藏。酒標上有時產區的名字比較搶眼,如Islay、Speyside;有時蒸餾廠的名字如Highland Park比較突出,公認質素好的,有1972年的Islay及Hebrides兩個酒區。

收藏從拍賣而來

Darren說他的收藏,大多數是從拍賣而來。「我大約2014年左右開始在Yahoo拍賣買酒(2020年關閉),因為無抽佣,所以買了不少,但很少威士忌以超過3萬元購入,就算輕井沢也是二、三萬買回來,現在已升值至七、八萬元。」

自從《Whisky Bible 2015》將山崎(Yamazaki)的Sherry Cask 2013評為那年的Best Whisky in the World(97.5分)後,日本的威士忌就開始飈升。「以前余市20年,在免稅店只是賣千多元,但半年後已經由3千升至6千,現在已要萬五蚊。」

多品試找出個人口味

他對威士忌的知識增長,有部分是來自Whisky Fun這個權威網站,由Serge及Angus二人於2002年開始為威士忌評分。「這個網站就好像新酒的米芝蓮,如果評90幾分,價格就會翻一翻,短綫炒家就會留意這些評分。得95分的真是好好飲,但有些92、93分,試完就唔係好掂,當然純屬個人口味。」

此外,他也會出席試酒會,多試不同的風格。好像疫情前,每個月都有tasting event:Hong Kong Whisky Festival、Whisky Live,一日兩、三場,每場試五、六枝,而且還有主題。「有些威士忌的大禮盒裝好像夾萬咁浮誇,我試過才會買,不會盲目追捧。」

舊酒8年也好喝

有說:同一款酒最好買一枝來飲,買一枝來儲,然後賣出一枝,就可以補償買入的費用,但現實是買3枝都有難度。「因為我主力收藏舊酒,我自己定義old & rare,是六、七十年代蒸餾,90年代前就入桶。」

Darren說,因為1986年西班牙有法例禁止浸了幾十年雪莉酒的木桶直接出口至歐洲,必須在西班牙入瓶,因此後來酒廠就改為買新桶然後只是花幾年時間潤桶(倒入雪莉酒)而已。「這些新木桶用來陳年威士忌,便多了硫磺及草青味,不太討好。」而過往釀造威士忌,通常用600多度的直火蒸餾,今天則只是用百多度的蒸氣加熱,較易控制,但溫度對威士忌的影響是有差別,這亦是Darren愛舊酒的原因。

他個人的口味是喜歡帶有泥煤味的威士忌,不過舊酒沒有泥煤也會喜歡。「如果是舊酒的話,8年陳的威士忌也可以飲用;但如果是近年蒸餾的,五、六年陳我不會買,因為與木桶的interact都未夠,起碼要12年才可喝。」

為了嘗到心頭好飛去日本

說到Darren對威士忌熱愛的瘋狂舉動,就是只要有靚酒,要他搭飛機也沒有問題。「當年我迷Kingsbury,上網見到酒吧有得飲就飛過去。在大阪找到一間酒吧有七、八款Kingsbury,當中有些已升至過10萬元。成晚得我一個客,我又不識日文,便用Google Translate和經理交流,後來他還坐在我隔離一齊飲,這個體驗幾得意。」幾百元一杯的威士忌,他喝了七、八款,結果二、三千蚊埋單。

這個價錢其實屬小兒科,因為自從Darren開始進入威士忌世界,他總共花了7位數字(接近一層細單位)在威士忌上,而開瓶飲用的,初步統計也有五、六十萬元。

﹏﹏﹏﹏﹏﹏﹏﹏﹏﹏﹏﹏﹏

圖片:湯致遠攝、被訪者提供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

這4枝 IB,除了是The Scotch Malt Whisky Society(SMWS)推出的第一代威士忌外,最特別是酒標有「生命之水」的字眼,而每一間蒸餾廠都賦予一個號碼,分別是120.1白州、119.1山崎、116.1余市、124.1宮城峽,編號都是1,即是第一枝。Darren尋找了3年才找到,山崎更是高追買回來,五、六年前兩萬幾買入,有人出價4枝 28 萬元,他還未動心。

Kingsbury的酒標也有幾款,如右邊的獨角獸logo,左邊則是Finest and Rarest系列。

昔日當山崎仍然有許多威士忌存貨時,會與超市和酒吧合作推出威士忌,這些有漢字的酒標,加上用雪莉桶,以及酒質色澤深,都深受國內人歡迎。

Sherry Butt Cask Strength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限量版

Speciality Drinks Ltd出品的系列威士忌,酒標以化學符號推出,如Port Ellen便變成Pe1、2、3、4、5等簡稱。

這個Kingsbury系列,Darren總共有約60枝。

要分辨是新酒與舊酒,Darren教其中一個方法,是看酒標的字款。如Macallan這兩枝雖然都是 12 年陳,但The的寫法就有不同。左邊的T字如果勾着,就代表是舊酒。

能夠集齊秩父(Chichibu)的GAME系列並不容易,因為有些只有幾十枝。這系列有趣的是下一款的酒標模樣,會隱藏在現有的版本之中。Darren 4年前買入GAME 7只需2千幾元,最近賣出已是$31,500。

鍾情威士忌有幾瘋狂?Darren知道有難得的威士忌可喝,就會飛去日本品嘗。就算不懂日文,與經理也言談甚歡。

Signatory Vintage這IB的出品,Darren認為質素亦佳。

又是一般與特別版的駒之岳出品。左為伊勢丹內的酒吧Salon de Shimaji推出以骷髏頭襯底的酒標(現在要找也不容易),右為一般正常的酒標。Darren喜其獨特的木香、蜜糖,以及近乎焦糖的風味。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