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因何而興 因何而衰?

評論 2022/09/09

分享:

分享:

上周談到貨幣的出現,打破了物物交易的困局,貨幣亦從有價值的實物,演變至今天並無實物作儲備支持的「法定貨幣(fiat money)」,世界經濟及生產力都因有了貨幣作為交易工具而邁進了很多步。現在的所謂「美元霸權」怎樣形成?人民幣會否取代美元?

法定貨幣其實是一種很奇異的發明,你拿着一張張本身並無內在價值的紙鈔(或只是銀行帳戶中的一串數字),別人為何肯用有價值的實物(例如一斤牛排、一件衣服、一間房屋)與你交換?這疑問在用黃金、白銀或有實物作儲備的紙鈔時並不存在,但今天若我肯接受這些無內在價值的紙張,將來別人不肯接受,我豈非損失慘重?一個簡單的回應是,紙幣(或更廣義的法定貨幣)有政府作擔保,不用怕;但政府作了甚麼擔保?你拿着紙幣到中央銀行兌換,其實換不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政府只擔保你若拿1元鈔票來,它會願意換一張更新一點的1元鈔票給你,不會有其他,這擔保不見得能解決你的疑慮。

4大條件 利建法定貨幣信心

法定貨幣之所以有價值,依然要取決於信心。信甚麼?是相信我收了1元鈔票後,我拿去買東西,賣家也會肯接受。為甚麼他肯接受?因為他也相信再下一位賣家肯接受,如此直到無窮。這個邏輯與政府有無擔保無甚關係,反正政府也沒有真的擔保甚麼,但大眾誤以為政府有擔保,卻也有益,因為可更使人民相信貨幣可持續有人接受。

信心是很虛無的東西,要建立起來往往需要很長的時間,以及要有足夠的條件。我相信有幾個條件,都有利於建立對某種法定貨幣的信心。第一,發行鈔票的政府愈是穩如泰山愈好。假如一個政府風雨飄搖,隨時倒台,法定貨幣變成非法,不准再用,誰還會相信手上的鈔票?40年代末國民政府的金圓券崩潰,原因在此。

第二,有長期歷史證明,這個政府不會濫印鈔票。我的真正身份其實是一個百億「富豪」,因我手上有張面額100億元的津巴布韋紙幣,這個國家要多印鈔票很簡單,只需在面額上多加一些零便是,有朋友見我有100億,便向我祭出一張1,000億元鈔票,立時把我比了下去。你認為大家都肯用這種貨幣作交易工具嗎?

第三,使用的時間夠長,便會形成習慣,當人人都用港元購物時,你突然弄出張歐元在市場買汽水,雖云這張歐元可以到銀行兌換港元,但別人怎會不煩厭你?1萬個人習慣了一種貨幣,你突然要鶴立雞群用另一種貨幣,能否行得通,祝你好運。

第四,科技帶來的方便性很重要,若某種貨幣背後有科技支撑,用起來方便,那麼便更容易為人接受。10多年前,我的一位好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訪港,我問他為何內地沒有私人的支票戶口?他答曰,中國早已跨越了支票這一種貨幣形成。支票從前是一種先進的科技,有助國內及國際交易,但以今天金融科技的標準看來,的確是太落後了,我近年很多個月才會寫一張支票,它是快要淘汰之物,一種貨幣若沒有先進科技提供方便性,也會慢慢被淘汰。

美元武器化 狂印鈔通脹嚴重

對自己國家發行的貨幣培養出足夠信心,已不是簡單的事,在國際貿易中信任其他國家所發之鈔票更是不易,但我們又的確看到一些為多國人民接納的國際貨幣,美元當然是最重要的國際貨幣。美元取代了英鎊已有大半個世紀,這與她的國力以及大家相信其政府沒這麼快倒台大有關係。歷史上美國的貨幣政策也曾大致穩健,未曾出現津巴布韋式的問題,而使用美元作國際貿易,難以變動的習慣亦已形成,配合美元的國際支付系統,例如SWIFT,科技及運作亦頗為成熟,上述的4個條件都存在,大家慣於用美元。

這本來不是壞事,美國提供了一樣公共通用的工具,使貿易更加方便,從而促進了供應鏈的全球化分工,生產力得以突飛猛進,美國因此也獲利甚豐,各國願意付出價值不菲的商品,以換取美國印鈔機印出來的紙張,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沒有甚麼不當。不過,近年美國政府頭腦發熱,把美元武器化,哪個國家用了美元,她便隨時要你聽令於她,否則祭動制裁大棒。聯儲局近年狂印鈔票,通脹嚴重,等於挖走了美元儲備的購買力,這便不能不使其他國家考慮美元的代替品。

中國布局 最終取代美元霸權?

因為使用美元已成習慣,縱使美國國力開始衰退,貨幣政策也胡來,改變習慣也是不易;我相信假以時日,上述的第4個條件即方便性,會帶來改變。中國早已發展出一套極為方便的電子支付系統,把消費者及生產者高度組織起來,市場資訊的變化可第一時間在網絡中運轉,其發達程度絕非其他國家的系統可以比擬。中國政府又推出了自己發行的數碼法定貨幣,只要多了解其系統,真有理由相信中國是在布局,最終取代美元霸權。

津巴布韋物價飛漲,曾出現面值動輒以兆計的紙幣。圖為作者獲朋友所贈的100億元津巴布韋鈔票。(作者提供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