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星李芷菁遇樽頸退役花滑港隊 轉考技術專家冰壇再覓理想

副刊版 2022/09/10

分享:

分享:

風靡全球的日本運動員羽生結弦,讓大家開始對花樣滑冰有所認識。其實香港都有一群為花樣滑冰默默耕耘的人,其中一位就是前港隊代表兼曾任TVB童星的李芷菁。她由3歲參加溜冰興趣班到踏上職業運動員之路,在代表港隊出戰後她卻偏偏選擇退役,做開荒牛考取花滑國際技術專家資格。她樂於以另一種方式為冰壇貢獻,無論在任何崗位上都做好自己,希望大家能看得出她的努力。

相信大多數人認識李芷菁,都是因為那些年的兒童節目《閃電傳真機》,其中一環節「鼠洞」的吱吱鼠一角,說起做童星一事,她笑言一切緣於自己貪靚。「我小時候已很喜歡唱歌、跳舞及照鏡,恰巧電視台招募小演員,媽咪知道我表演慾強就幫我報名。反而我印象不太深刻,只記得她說是電視台開放日去參觀,再叫我扮吱吱鼠唸幾句對白,於是抱着玩吓的心態去試,但幸運地又選中我,就開始加入《閃電傳真機》。」

除童星身份外,芷菁當時還要兼顧溜冰,原來她自3歲起就與「冰場」結緣。「第一次接觸溜冰是去太古城溜冰場參加暑期班,到5歲左右就轉為定期興趣班,見到哥哥姐姐們在溜冰場轉圈很厲害,最重要是可以着靚裙,就嚷着媽咪給我報名,正式開展我的溜冰生涯。」

與弟互勵互勉

9歲時她更首次飛去馬來西亞參加業餘公開賽,亦因此喚起了弟弟李厚賢學溜冰的興趣。「我比賽時,他就在一旁搣手指,見到家姐勝出後有公仔收,又有獎牌,他也要學埋一份。」雖然芷菁玩的是單人花樣滑冰,但有多個Training Buddy陪伴自己,互相支持,兩姊弟也多了話題,也成為了她動力來源之一。

「弟弟學溜冰前,我還未覺得自己很喜歡這運動,只是每個女生都想穿起那件靚靚舞衣。但後來發現比賽要跳或轉外,還有可以扮卡通人物的Character Spotlight,以及一班人合作編舞的Team Production,能建立到自信之餘,更令我興趣大增。如果一開始就是精英化訓練的話,那份熱情很快就會耗掉。」

隨後於2010年起她開始代表香港參加花樣滑冰賽,但戰畢2011年亞洲盃後,她卻選擇退役。「其實當時我已經21歲了,我屬於遲起步、也遲入港隊的運動員。那刻我覺得自己遇上了樽頸位,有些動作做來做去總不成功,很迷惘。」幸而她遇上位前輩伯樂,打開了她認識技術專家及裁判之門,開拓另一條「冰上之路」。

港首批技術專家

她花了七、八年攻讀國際溜冰聯盟(ISU)的單人滑ISU級技術專家,成為香港首批考獲此資格的人。在花樣滑冰單人滑賽事中,分為技術及節目內容分數,而所謂的技術專家,就是要判斷選手每個動作的難度級數,以及旋轉是否夠周數。不過要做技術專家也非容易,要過多關筆試、實戰模擬和面試,還設有兩個級別,最高級的ISU才能擔任奧運或世錦賽的評判。

「原來如我想留在花樣滑冰界別裏,不一定只做運動員或參加比賽,還有其他範疇可涉獵。加上弟弟還有參賽,我在鑽研規則手冊後,就會找弟弟做白老鼠,見他有進步也非常安慰。」其後她更以技術專家身份評審多項賽事,如香港滑冰聯盟舉辦的亞洲花樣滑冰錦標賽、第三屆冬季國際大師賽及獲TVB邀請擔任北京冬奧專業評述等。

雖然芷菁至今仍未有機會參與奧運裁判一職,但她已覺獲益良多。「考獲技術專家那刻其實我已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就算有否被選去做奧運也沒所謂,我認為自己能力已得到認可便足夠了。」但以21歲之齡退役,會否過早呢?她笑言:「不可惜呀,我相信是上天的安排。我喜歡溜冰這運動帶給我很多技術以外的東西,我也享受在冰場上時的快樂。」

天份不分貧富

芷菁退役至今已逾10年,她現時除了當裁判外,還身兼教練、評述員、體育節目主持及編舞等多職,近年還有份參與將軍澳康城溜冰場教練團隊管理工作,亦積極推廣冰球活動,希望不分階層讓更多小朋友認識冰上項目。

「還記得小時候曾有教練跟我說過,某學生家中有幾百萬的名車,你有嗎?我覺得一個好的教練不應用錢或堂數去衡量小朋友的天份。我並非出身富裕家庭,但我有的是Passion,而且肯去練習,以有限的資源盡力做到最好,為何要抹殺我的機會?所以我現在教小朋友都希望能堅守初心,不一定有錢就有天份,最重要看小朋友是否喜歡,教練能否得到家長信任……」

如今以另一身份踏足溜冰場,當芷菁教兩、三歲小朋友學溜冰時,頓時有滿滿童真,彷彿看到了小時候的那個自己。而剛過了32歲生日的她,更謙虛說不敢用成功去定義自己。「我希望人家看到的,是我的善良及做事認真,不是玩玩吓。成功的定義人人不同,現在的我活得頂天立地,能帶到開心給身邊人,做的事也有意義。只要仍能留在溜冰這圈子裏,我便滿足了。」

感激母親無條件付出

同樣玩花樣滑冰的芷菁與少3歲的弟弟,於2014年組了一隊「芷弟兵」,會研究跳舞與滑冰的Ice Hip Hop,並透過網誌、活動或教學片等吸引更多人關注這項運動。然而除了她兩姊弟外,背後還有一大重要人物--媽媽。「兵代表着我和弟弟是前鋒,媽媽才是幕後軍師。家人對我的支持非常大,我常說,有今日的我都是因為他們,尤其是媽媽,作出了很多犧牲,是無條件的付出。」

她說小時候,李媽媽原本有好好的晉升機會,但最終放棄,寧願花多些時間做她兩姊弟的貼身保母,全天候跟出跟入照顧她倆溜冰訓練及生活上大小事。「就算財政上多辛苦,或是有多少閒言閒語,如說我們家貧為何要學溜冰?或為何要送女兒去大染缸(娛樂圈之俗稱)當童星等,她全部自己扛下來,沒告訴我們,只想我們專心練習,享受每場比賽。」

更重要的是,芷菁幾乎每次出征穿上的戰衣,都是由媽媽一手包辦。「所有服裝都是她去找參考,再跟設計師討論。其他人可能會花幾千元去造一條裙,但家裏錢不多,媽媽就會請人造一件沒有閃石的裸衣,最後再逐粒逐粒由自己釘上閃石和珠片。所以她在我心目中是無可取代的,我絕不能辜負她。」

﹏﹏﹏﹏﹏﹏﹏﹏﹏﹏﹏﹏﹏

圖片:梁偉榮攝、受訪者提供

作者:黃依情

責任編輯:黃濫江

自幼熱愛溜冰的李芷菁於2011年退役,後成為香港首批考獲國際花樣滑冰技術專家資格的人。

早於2014年,她已獲無綫邀請擔任俄羅斯索契冬奧旁述。

小時候的芷菁已極具表演慾,參加業餘比賽時會扮鬼扮馬。

2018年在全國賽執法,她笑言壓力也相當大。

現時芷菁也有執教鞭,希望將更多冰上項目介紹給小朋友。

兩姊弟組成「芷弟兵」,將舞蹈加入溜冰中宣揚正能量。

芷菁說自己較慢熱,就算比賽勝出也沒太大感覺,反而弟弟獲獎卻非常感觸,與媽媽(右)親身捧場支持。

2020年初她到奧地利,為第三屆冬季國際大師賽執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