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精的人最棹忌「濫」

副刊版 2022/09/13

分享:

分享:

我的私人社交平台是私人模式的,只供我在實體世界真正認識的朋友交流和維繫。不啟動公眾模式,皆因從來沒興趣在網上認識陌生人,更沒興趣把私生活、感受和相片公諸同好,我喜歡保留一點屬於自己和家人的私人空間。除非我當正自己是明星或公眾人物,那就需要犧牲私隱去換取公眾注意,那是等價交換,否則,何須向公眾掀開肚皮?

即使是私人模式,那麼多朋友,總有親疏、同聲不同氣之別。跟我很熟絡、日日傾談的朋友,甚至在我的私人社交平台毫無交流,因為平日已在WhatsApp或電話講個夠,毋須藉社交平台傾談。

這又引伸到另一個問題:既然很熟絡的朋友已經常聯絡,大家都知近況,那對一些認識卻又不是很密切的朋友,能否假設人家在我的社交平台對本人的甫士照或足迹,又或今日同邊個去過邊度食過咩嘢、做過咩嚟甚感興趣呢?我不敢這樣去假設。即使有人對此有興趣,我也沒有興致日日在社交平台上,去給不是最熟絡的人滙報,那是件多麼勞累又無必要的事!而且,今時今日在社交平台還有甚麼好講呢?在現時個個都可能神經過敏的大環境下,言者無心,聽者有意,跟神經過敏的人拗餐死亦好無謂。

因此,近年我在社交平台上非常疏懶,然後開始有相識者問:「你是否移民了?去邊度?身體無恙乎?見你FB好耐無update喎!」「無、無、無,人仍在香港,亦無打算去邊。」我澄清。其實荒廢了網絡世界,皆因愈來愈重視實體世界。我偏向貴精不貴多,貴多的人很喜歡和活躍於社交平台,因為網絡世界的其中一個特質是「濫」,甚麼都可多到瀉,包括人,貴多的人遇上網絡世界,簡直如魚得水;相反,貴精的人,最棹忌「濫」,故不會太雀躍於從虛擬世界裏產生的虛擬關係。

朋友,要有質素和質感,這只能在實體世界裏發生和培養。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