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慧思面臨困境 對華哪來的硬氣?

評論 2022/09/13

分享:

分享:

英女王撒手人寰,英國人悲痛之中繼續面對生活逼人。英國電費有多可怕?英格蘭東部諾福克郡小鎮超市東主Simone Calnon自述,近日一接電費單,身子癱軟「坐下來哭了」,「平時大約1,200鎊,今次是3,600鎊,這只是一個月的錢。」

小店有個放凍飲的大雪櫃,方便顧客解暑,現在也只能關掉。「我們賺的錢負擔不起電費這樣加,我又不能將成本直接轉嫁客人,畢竟我們要盡量滿足客人,但這仗很難打。」

英通脹飈 電費狂加工廠紛停產

歷史再次進入大動盪周期,英國處於也許是戰後至今最糟糕境地。新首相卓慧思(Liz Truss)此時上任,但相比帶領英國從谷底反彈,她更似會將英國推落更深的絕峽,而且還要邊掉下去邊罵人。

本欄上次談到不列顛時,英國已是G7中通脹最高、增長預期最低的一員,事隔兩個月,情況變得更差了。英國通脹現已突破雙位數,而按彭博社統計,英國GDP已遭印度拋離,輸掉爭持多時的世界第5大經濟體之位;英鎊也回到疫情後低位,徘徊80年代以來最弱水平。

不是講玩,英國製造業組織Make UK月初指出,工廠現在10間有6間都因電費狂加而面臨倒閉風險;近半製造商過去半年都接過漲逾100%的電費單;13%廠商被迫縮短開工時間,7%更暫停運作。

同樣在月初,倫敦智庫Resolution Foundation警告,英國家庭今明兩年實質可支配收入料降1成,額外300萬人恐陷絕對貧窮行列(夫婦撇除住屋開支年收入少於15,781英鎊),「新首相任期勢是英國一個世紀以來,生活水平下滑幅度最深的時期。」

邊減稅邊派錢 自相矛盾搞民粹

窮人快走投無路了,「新鐵娘子」卓慧思有何打算?一邊派錢,一邊減稅……這邊準備1,300億英鎊巨額電費補貼,那邊要將英國變成低稅經濟體,「有錢人交稅最多,減稅最多是公平的。」她還說:「我辦事對財政負責。」

如果卓慧思一味走小政府路綫,減稅削支私有化,還「哎吔」似一點鐵娘子戴卓爾,可是她邊減稅邊派錢,就是四不像,這種自相矛盾、不顧後果的風格,只能說是民粹。

而且在真鐵娘子戴卓爾的年代,英國經濟有歐洲共同市場支持,今天英國不但脫離了歐盟,卓慧思還有意(只是不知會否短期內)再次大鬧布魯塞爾,欲甘冒不諱推翻北愛爾蘭議定書,哪怕可能與最大貿易夥伴歐盟爆發貿易戰,甚至打碎愛爾蘭島和平。

橫睇掂睇,卓慧思最似戴卓爾的,就是那些鑽進坦克炮塔、戴毛皮帽走在莫斯科紅場的擺拍。

英國自己這個樣子,應該不會真的再和中國吵大架吧?卓慧思宣稱要列中國為俄羅斯同級的「英國國安威脅」,只是為了黨內競選說說而已,是吧?

理論上是這樣,可惜對卓慧思一類西方政客來說,理論似乎無甚意義。

世界中心東移 英損中國不利己

理論上,英國向來重現實利益、輕意識形態。無論古時聯手天主教法國對付日爾曼新教「教友」阻其統一,轉頭與普魯士打法國拿破崙,再與法國打德國希特拉,還是在西方大國之間率先承認新中國,英國史上都非常擅長現實政治這門國際象棋,選擇或變換盟友不講感情,但「損人」皆有「利己」為依歸,絕對不會做損人害己的蠢事。

邏輯說,損中國無益當今英國。史丹福大學學者莫里斯(Ian Morris)年中新書《Geography Is Destiny: Britain and the World: A 10,000-Year History》(地理即命運:英國與世界萬年史)更提出,英國現在的命運就是靠向中國。

該書中心思想是:地理是現實條件的決定因素,懂得地理,一個國家或民族才懂得自己在舞台的位置,才明白自己扮演甚麼角色最有價值。

「不列顛人過去8,000年就是這樣。不列顛的舞台多數時間限於西歐,對後來成為英格蘭的土地上居民來說,歷史是如何跟歐陸打交道。對不列顛群島北部和西部的人來說,歷史就是如何跟英格蘭打交道。」

莫里斯稱,16世紀起,大洋成為舞台,英國締造了世界帝國;到20世紀全球化,英國變回小魚,依附她期望威脅較小的大魚美國、歐盟以免被吃掉,仍難免主權和身份不斷受蠶食;今天,小魚脫歐在漂泊,但親歐、疑歐派都還以為歐洲在舞台中心,而歷史馬車已向東前進,「英國激辯歐盟孰好孰壞,其實應該問脫歐面對中國會較好還是更差。」

當然,並非說英國一夜之間就能擺脫美國掣肘,這會是個漫長演變;英國可做的,是推行較現實和平衡的外交政策,但這顯然需要有智慧的政治家。

無奈英國早已喪失老謀深算、以輕量級身材在國際舞台揮出重拳的名聲,變得只會在民粹之下投機取巧。如果說約翰遜脫歐當「全球英國」的口號,尚有一點他喜歡中國文化的偏好,能夠作為背後邏輯支持(這亦遭英美政治氛圍淹沒),那麼卓慧思恐怕就是單純損人不利己,甚至損人害己的角色。

實際上,卓慧思就是一個地理盲。今年2月初,俄烏未開戰,卓慧思以外相身份赴莫斯科,向俄羅斯人擺硬不成。俄外長拉夫羅夫強調,烏克蘭周邊俄軍只是在俄本國駐紮:「英國承認俄羅斯對羅斯托夫(Rostov)和沃羅涅日(Voronezh)主權吧?」卓慧思出言「永不!」隨即被助手拉住,告訴她這是俄羅斯聯邦的兩個州。

若堂堂英國外相搞錯這兩處「沒人聽過」的地方還「情有可原」,那麼她起行前表示,英國正加碼支持「黑海對面的波羅的海盟友」(Baltic allies across the Black Sea)呢?

懂得地理,才懂得一國在舞台的位置,才明白扮演甚麼角色最有價值。

如此看,卓慧思自稱「準備好」必要時對俄發射核彈、說英國民眾「絕對應該」赴烏參戰、「裁審團仍在商議馬克龍是英國朋友還是敵人」、中國是「英國國安威脅」、「北約應助台灣自衞」,統統都不值得奇怪,因為在她眼中,也許英國是亞太國家,或中國是歐洲國家,或北大西洋與西太平洋是同一片水域。

可以預料,英國未來一段時間,仍逃不出本國利益被美國按在地上摩擦的格局,英國認為華為並非威脅,遭美國官員咆哮5小時後就範一類事件,仍會繼續發生。

英國百年來得以「優雅地衰落」,凝聚者英女王自有功勞。如今她不在了,聯合王國往何處去?

卓慧思當首相前不久,在英格蘭以北,蘇格蘭人首次開闢了貨運水道,將過百萬瓶威士忌直送中國。這群人明顯懂地理得多,而他們正在準備,明年再搞脫英公投。

英國經濟水深火熱,新上場的首相卓慧思打算邊減稅邊派錢,這種自相矛盾、不顧後果的風格,只能說是民粹。(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