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STEL」6大策略方向 打造職安文化

評論 2022/09/14

分享:

分享:

中秋團圓之前,發生地盤天秤倒塌致命意外,尤教人神傷。官員和議員隨即異口同聲,強調必須進行調查以追究責任,並盡快加強罰則,然而從解困新聞學角度,這一類回應卻只屬例牌標準答案:畢竟7月底的演唱會巨型屏幕墜下,以及較早前6月中的干德道吊船墮下致兩名工人喪生,乃至幾年前叫人匪夷所思的沙中綫工程剪鋼筋事件,官式反應也約略如此,不外如是,也就是走過流程,對工程安全關注度卻沒有實質提升。

工程只求達標 心態問題需破解

為甚麼會產生以上觀感?無他,因為懲罰所針對的是流程問題,調查所針對的為系統問題,而目前需要解困的乃是「文化」問題:意思是本港社會對工程項目的基本心態,根本就是得過且過,例如許多人只求達標,而不追求精益求精,且「達標」的一般定義,更只是符合最低要求,並非提供充足保障,遑論事前便釐清意外時怎樣賠償。

又例如,即使表面認同「工業意外一單都嫌多」,但業界實則壓價的意慾及趕工之緊張,比起注重安全的程度,前者總是更高一截,導致安全方面往往因為貪婪、貪快、貪方便,而出現各種形式之敷衍和妥協,直至下一次出事。

也就是說,在香港慣性傾向資本家的社會環境,兼疫情時期人人趕工的前提下,單靠加強罰則或增加賠償,不足以產生移風易俗的效果--畢竟對資方來說,罰款和賠償也只是數字罷了,只要趕工衍生的經濟效益能蓋過所增加的金額乘以風險,人文關懷便繼續毋須理會。因此,要令社會煥然一新、重建信心與士氣,特區政府便得超越流程和系統,改為從營造「工程創新文化」這個層次切入,方會帶來實質轉變。

從文化切入 重拾人文關懷

要理解何謂從文化層面切入,需要先分析由董建華任特首時期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與「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到架構重組並延續至今成為「勞工及福利局」的箇中思路。留意不論是從「環境」出發聯繫上「運輸」和「工務」,抑或以「衞生」作起點連結至「福利」與「食物」,董建華治下這兩個政策局的核心思想,皆重視關懷文化--工務及運輸政策必須關注環保效益,而非只求效率速度,不可產生更大污染之餘,更要減排減廢;福利與食品政策則關乎公共衞生:福利制度的主要功能乃輔助醫療制度,市民不止要吃得好,更要吃得健康,藉以從宏觀層面應對人口老化。

隨着曾蔭權就任特首時面對2008年金融海嘯,加上內地產能持續強勁增長,改組後的「勞工及福利局」之本質,乃是一個以經濟發展為主軸的政策局;那怕後來梁振英和林鄭月娥時期確實通過了一些勞工福利政策(如取消強積金對冲),但社會的聚焦點一直都是資方接受多少公帑資助才願意「收貨」,並不再如過往般,把福利政策多數聯繫到生活健康及人民福祉,像基層醫療和長期護理這兩大議題,便早已與「福利」的關連變得愈來愈疏離。

特區政府要從一連串致命工程意外中汲取教訓,重拾人文關懷,大可參考管理學理論的宏觀情景模型(contextual model),從「PESTEL」這6個策略方向入手:

分拆勞工福利政策 針對深層問題

(1)P = Political政治層面--利用新上任行政長官下月發表的任內首份《施政報告》此難得機會,把工程安全提升到最高規格處理,甚至提出把「勞工」及「福利」這兩個範疇繼續放在同一政策局已不合時宜,故考慮重組政府架構,以針對過往被忽略的深層問題,藉此引發社會廣泛關注,然後始有望民眾會足夠重視,推動新一波關懷文化。

(2)E = Economic經濟層面--正如本文前半部分分析,加重罰則和增加賠償已被視為趕工時要額外負擔的經營成本;既如是,想要產生移風易俗之效,政府便得提出全新的經濟保障,例如要求所有工程皆撥出某個百分比的數額作起動資金,成立一個由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牽頭、以公帑擔保的工程及工業保險計劃,藉此大幅提升對工人的即時保障,毋須出事時仍要家屬與資方多番周旋後才有賠償。

新手法介紹18區工程 增公眾關注

(3)S = Social社會層面--現時許多工程的圍板雖然有列出其安全作業數據,但是公眾(甚至附近居民)通常不會注意。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大可發動地區樁腳,以新穎手法,在網絡及主流傳媒每月介紹全港18區有哪些公共及私營工程,包括相關的工程公司曾負責過甚麼項目,目標是透過公眾關注,提升工程公司對安全以至公眾滋擾的重視,同時加深一般人對工程方面的通識。

(4)T = Technological科技層面--發展局不妨考慮連同創新科技及工業局,趁今年12月12至16日舉行的建造創新博覽會(當中還包括了世界建造高峰會),加插一個「工程安全科技」的主題論壇,藉以帶出政府對業界的期許,並讓傳媒有機會向公眾介紹相關最先進的技術有否或如何在香港應用。

審視「綠色工程」研擴意外刑責範圍

(5)E = Environmental環保層面--環境及生態局應重新審視,當年的環境運輸及工務局有哪些關於「綠色工程」的想法尚未實行,結合近期就工人在酷熱天氣下工作的討論,於今年12月15日舉行的「綠色建造國際會議」提出《環保工程革新藍圖》,迫令業界反思對地球和氣候變化應負起哪些基本責任。

(6)L = Legal法律層面--除了罰款及賠償,若現行條例內沒有具體條文訂明工程公司董事須為公司所犯罪行負上刑責,則只有《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1E條適用,而不少情況是僅由個別工人負刑責,但管理層則脫身。律政司宜趁連串事故,再檢討如何擴闊各持份者之法律責任,以防止悲劇再度發生。

總括而言,特區政府若要展現人文關懷,讓市民感受人性化管治,下月發表的《施政報告》務須有相當篇幅,講述如何改變現行架構促成跨局合作,打造更全面的安全文化。

港府若要展現人文關懷,下月發表的《施政報告》務須有相當篇幅,講述如何改變現行架構促成跨局合作,打造更全面的安全文化。圖為早前安達臣道地盤天秤倒塌意外。(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