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之餘 也要關注學童心理健康

評論 2022/09/17

分享:

分享:

新冠疫情令全球經濟重創,更影響大眾的社交生活及情緒健康;而當世界其他地方逐漸回復正常,香港卻似乎仍在摸索出路。

網課削社交能力 影響深遠

在本港第5波疫情中,大批長者不幸染疫離世,我們當然都不願這情況再度發生,可是亦不樂見青少年受疫情所害。雖然年輕人染疫病徵相對輕微,康復亦較理想,但他們因嚴密的防疫措施已作出重大犧牲。因疫情影響學校運作和學生學習進度,美國日前公布的全國測驗結果,呈現30年來的最大跌幅,9歲小學學童的數學和閱讀表現,倒退至約20年前的水平。

事實上,不止是學業,學生的情緒支援同樣很大程度依賴學校及課堂活動建立,過去兩年半,部分學生因為配套不足,尤其是弱勢社群,學習及社交生活可謂被摧毀,因此造成的影響可能比想像中深遠。

香港路德會社會服務處於今年6月1日至30日期間,就社交距離措施下對中學生的影響,以問卷形式訪問大概1,000名中學生。結果顯示,超過6成學生表示,在社交距離措施限制下社交意慾下降;接近5成人比疫情前更害怕「面對面」的社交場合;更有逾兩成人表示,與他人的溝通能力下降,從而擔心未來前景的壓力有所增加。

由此可見,不少青少年正經歷一連串的改變及危機:更傾向逃避社交活動、花更多時間於社交媒體上、甚至有成為隱蔽青年的危機。學校動用不少資源進行遙距教學,期望彌補無法實體上課的欠缺,但未能有效逆轉情況,教學成效亦較低,尤其對年幼學童的不良影響更甚;在遙距教學下,學生因缺乏與同儕互動,難以建立社交關係,社交支援系統薄弱。

患抑鬱青少年 疫下急升

疫情下,階層之間的差距更為明顯,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欠缺資源及父母支援,比其他同學所受的影響嚴重得多。社交距離措施長期實施,學校時而關閉,卻未見有支援方案補充網課的不足,於是造成更多感到被隔離及孤立無援的學生;不難理解,患上抑鬱症的青少年人數在疫情中上升不斷。

其他國家的疫情防控措施與香港迥異,大部分未到最後都不會關閉學校,因為大家都知道學校關閉,會對年輕一群直接及間接造成嚴重影響;可惜在香港,學校課堂總是首先遭到犧牲,同時社區的體育設施和文化康樂場地,都會被防疫工作所佔用,學童和社區人士的身心發展因而受到影響,而在整體防疫措施的制定中,好像沒有關注和提出一些可以彌補活動空間不足的情況。防疫當然重要,但在實踐過程中需要有全面的視野,否則因忽視而要付出的代價,沒有人能預料。

據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公布死因裁判法庭最新報告,19歲或以下青少年自殺身亡的個案近來持續上升,由2019年的2.84%,到2020年2.91%,再到去年的3.73%;2021年錄得的自殺身亡個案達40宗,比2020年高出超過20%。

港大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自殺風險警報系統,於今年早前錄得自殺個案大幅上升,並發出最高程度警告,情況令人擔憂。導致急升的原因,很可能是學校生活被中斷及欠缺朋輩支持,幸而有賴學校、非政府機構及教育局多方協作,上升趨勢於6月及7月已被遏止。

青少年有情緒問題,不少會覺得對家人難以啟齒,所以大多會先向身邊朋友求助,但並非所有問題都能找到人傾訴,網上輔導平台「Open噏」所服務的個案亦有增長,可見香港青少年在心理健康方面需要更多關注,特別在疫情期間,可靠的支援網絡就更重要。

新冠尚有疫苗 情緒問題縈繞不散

即使近日疫情再度升溫,有不少學校仍發出呼聲,期望可進行全日面授課堂;這要求全然是合理可解,因為比起疫情,情緒困擾、自殺危機等對青少年造成更大威脅,一些學校也盡量利用學校空間,在不增加防疫風險的前提下,給予有需要的學童額外支援。

新冠病毒對青少年的身體健康影響普遍有限,且尚有疫苗可用,有接種疫苗的甚至可能不知道自己曾染疫就已康復;可是,疫情下生活改變而引起的情緒問題呢?既未必有明顯病徵讓人及時察覺,又沒有疫苗預防,影響更可能久久不能消散。

新學年來臨,在9至10月我們更要留意學生身心健康。正值近日確診數字再度增加,政府可能又會改變新學年的上學安排,如果可以充分掌握實證科學及準確數據,相信在訂定政策上會有更清晰方向。公眾健康及疫情防控固然要緊,惟香港青少年身心及社交健康同樣是重中之重,畢竟在過往幾年,生活及學習模式變幻不定,學生都需要更多時間適應。有些學校把開學第一星期用於迎新及師生關係建立,因為他們明白,比起單純學術訓練,這些事的重要性有過之而無不及。

再者,快樂的校園中才有快樂的學生,快樂的學生則有更理想的成績。疫情的確破壞了學習計劃,但嚴厲懲罰學生不但無助於收復失地,亦毫無其他益處;相反,由於他們的安全及支援網絡未及完善,我們應該盡量避免對學生施加太多壓力。要幫助他們,家長和學校必須加強溝通,攜手合作。

學校盡量開放 支援有需要者

另一方面,研究顯示,與家長關係良好的孩子,更能抵抗逆境,在具挑戰性環境下的表現較佳。當然,我們明白家長同時都面對不少困難,有些父母(特別是專業人士)可以在家工作,自然有更多時間陪伴子女;但對於其他家長而言,在經濟不景下,可能要加倍努力工作,才可以維持生計,供養家庭是首要目標,陪伴子女無奈是奢侈的。

家庭和諧有助青少年度過疫情的難關,親子時間有利他們的精神健康發展,而要促進家庭關係,各商業機構及僱主的支持絕對不容忽視。如果上班安排可以更彈性、員工政策可更「家庭友善」,自然為香港新一代提供更優越的成長環境。

在近3年的疫情下,社會中普遍充滿抗疫疲勞,正常的社交和康體活動受到打擾,但希望大家對學生們都多走一步,盡量維持學校開放,令有需要的人得到適切支援。

新學年來臨,正值近日確診數字再度增加,政府可能又會改變上學安排,我們更要留意學生身心健康。(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兆輝 香港大學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劉欣樺 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項目經理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