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決心轉向東方 上合不再政熱經冷?

評論 2022/09/19

分享:

分享:

英國地緣政治學家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的心臟地帶理論(Heartland theory),提出亞歐大陸心臟地帶(泛指今天俄羅斯和中亞一帶)是世界中心,面積最大、資源最多,誰控制這裏,誰就控制了世界,英國等西歐「邊陲國家」要着力避免這情況發生。

麥金德的理論固然並不完美,縱使亞歐內陸的確曾因絲綢之路成為世界中心,但隨着世界現代化進程在航海時代展開,亞歐大陸沿海地區更易調動資源和累積財富,也變成人口中心,內陸反成落後地方。

所以美國地緣戰略學者斯皮克曼(Nicholas Spykman),針對「心臟」提出邊陲地帶理論(Rimland theory),認為亞歐沿海包圍內陸地區才是爭霸關鍵,這亦成為美國圍堵蘇聯政策基礎。

不管如何,世界島上的心臟地帶,和至少是亞洲一方「邊陲」地帶,今天正在互相靠攏,必讓世界從過去500年西方主導格局加速演進。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近3年來首次外訪,上周到哈薩克、烏茲別克中亞兩國,並參加在絲路名城撒馬爾罕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峰會。適逢習2013年訪哈薩克時,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即將10周年,以及2002年《上海合作組織憲章》簽署20周年,習此行自有藉上合組織推動一帶一路,團結亞歐非西方國家意味。

俄東西發展 嚴重失衡需改變

與以往不同的是,今次除了中國一如既往努力向西闖,上合組織另一「頂流」成員俄羅斯也終於坐言起行,真正轉向東方與中國相向而行。普京和習近平今次在中亞會合,可謂意味深長。

毋庸諱言,中俄關係雖是還在不斷提高的歷史最高水平,但莫斯科始終防着北京,尤其忌諱中國經濟影響力。畢竟一來西伯利亞資源豐富,但俄發展資質缺乏(全俄人口還不及印尼爪哇一島),中國卻不同;二來俄羅斯史上奪取了中國大片土地;三來俄方仍視中亞前蘇聯國家以至蒙古為後園;四來俄過去對融入西方仍然存有幻想。

但歷史正在處於拐點,俄烏戰爭爆發,標誌俄羅斯自彼得大帝以來300年西化進程失敗告終。俄現在必須轉向東方,打通與亞洲「邊陲」的經脈。

這也代表俄羅斯必須做活自己東面大片「心臟」,俄75%人口集中國土歐洲一側25%土地,東西發展嚴重失衡的格局需要改變。

普京本月在海參崴東方經濟論壇表示,疫情讓位於新挑戰,這便是西方的制裁狂潮;美國全球政經主導地位不斷減弱,西方精英卻甚至沒有能力認識這一點。而過去10年間,亞洲國家每年GDP增速接近5%,反觀全球只有約為3%,更重要的是趨勢仍在繼續。

普京特別提及,俄氣公司和中國合作夥伴決定改用盧布、人民幣各佔半的交易方式,而俄中貿易上半年增長30%,期望很快達到2,000億美元。他表示,要與亞太夥伴發展經濟,讓海參崴所在俄遠東地區人民擁有現代化生活條件。他談到多項具體振興措施,包括額外撥款俄遠東城市、試行海關優惠政策、發展北方海路和遠東統一航空公司。

說回上海合作組織,這個成員包括中俄、中亞、印巴,觀察員和對話夥伴遍及東南亞、西亞、東歐的國際組織,佔全球人口4成多,潛力固然巨大。可是平心而論,組織2001年成立以來存在感一直有限,少不了跟俄羅斯防着中國有關。

上合運作機制雖然涵蓋經貿交通文化教育,卻通常只聞於聯合反恐反分裂軍演,即使這樣,哈薩克年初暴動也是由俄羅斯與部分前蘇聯國家的軍事同盟--集安組織機制擺平,上合沒有發揮角色。

不過,隨着俄羅斯調整心態,「轉向東方」不再只說不做,上合組織也有望不再「政熱經冷」,而轉型為中國一帶一路、俄羅斯振興遠東,以及其他成員國對接發展戰略的載體。據俄方新聞稿,普京向習近平指出,上合組織基於平等互利、互相尊重主權和不干涉內政原則運作,有力成為有效多邊合作機制。

今次上合峰會前,俄羅斯為中國與中亞合作「鬆綁」已有端倪。中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鐵路討論四分之一世紀仍未上馬,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年中透露,俄方不再反對,項目有望明年動工。

上合與一帶一路 關係更密切

中、吉、烏3國上周簽署合作文件,習近平形容,中吉烏鐵路前期工作取得積極進展,烏茲別克正從「陸鎖國」轉變成「陸聯國」。中亞各國領導人與習會面時亦表示,願意加強上合與「中國-中亞5國」等框架協調配合。

事實上,上合組織和一帶一路版圖重合度正突飛猛進。今次峰會,伊朗加入成為上合成員,埃及、卡塔爾、沙特阿拉伯成為對話夥伴,並啟動白俄羅斯加入成員,以及巴林、馬爾代夫、科威特、緬甸、阿聯酋加入對話夥伴程序。

相比安全議題,上合向西亞北非擴員的經貿色彩更濃。這除可更好銜接一帶一路(中國正協助埃及興建新首都、與海灣國家談判建立自貿區),亦能配合俄羅斯將本國歐洲部分經伊朗連接印度,打通「心臟」與「邊陲」的「南北國際走廊」大計。

現在的挑戰是,俄羅斯轉向東方已下定決心,上合「政熱經熱」政治條件成熟了,可是經濟條件恐怕並不如從前。

環球經濟冷 精準投資新挑戰

亞洲無疑充滿爆發力,但有待發展的地方同樣太多,而環球經濟與投資環境都急劇轉差,多國貨幣大幅貶值,滿足基本物資需求和維持財政平衡都面臨困難,而且這局面在未來若干年相信都不會顯著改善。亞歐國家要振興世界島重塑全球格局,難再粗放式投資,需要更審慎精確地選擇戰略項目。

以俄羅斯北方海路為例,現在夏季已能無冰通行歐洲至東亞,比走蘇伊士運河節省兩周。問題是有別於地中海和印度洋這些成熟航道,俄極北之地杳無人煙,航運監測、保障、搜救、執法等配套,仍遠不足以支持國際商船正常規模活動,這些投資何時以至會否到位,都是值得考究的問題。

此外,世界島中心阿富汗亂局未解,極端主義對周邊各國構成威脅,仍是各方無法忽視的問題。

印度同樣是個巨大變數。印度在東西陣營之間既左右逢源,又若即若離,經常成為兩個陣營的共同煩惱。印度本月宣布退出美國牽頭「印太經濟框架」貿易談判,此前亦放棄加入中國等15國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上合組織或金磚國家,今後想在世界舞台發揮更大非西方話語權,預料印度都有相當機會拖後腿。

隨着俄羅斯下定決心轉向東方,上海合作組織將轉型為中國一帶一路、俄羅斯振興遠東,以及其他成員國對接發展戰略的載體。(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