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復常作承擔 實現良政善治

評論 2022/09/20

分享:

分享:

香港田徑總會早前宣布,取消今屆渣打馬拉松,特區政府表示意外,最新消息指政府正再商討,希望有轉機;筆者作為體育界的一分子,卻一點也不感到意外。香港田徑總會稱,取消的原因是至今尚未收到當局正式批准舉行,筆者絕對感同身受,以筆者代表的香港壁球總會為例,過去兩年以來,只要新冠疫情稍為受控,壁總都希望盡量復辦賽事,讓球員回復正常練習水平,以及累積競賽經驗。

作為職業運動員,即使沒有傷患,其職業生涯往往只有10多年,如比賽被中止兩三年,運動員就像被剝奪了一部分「職業生命」一樣,難以追回;即便如此,過去本港體育界仍然以社會為重,在新冠疫情肆虐下,體諒和配合特區政府的防疫政策,忍痛暫停所有賽事。

最後一刻才批准 不利復辦盛事

今年年初起,大部分海外國家已經陸續復辦很多體育賽事,筆者曾與體育界不同持份者傾談,發現不管是職業運動員、教練、青少年運動員或家長,都期盼體育比賽能夠復常。

從壁總的經驗,筆者清楚明白,一個體育總會在疫情後期復辦大型賽事是多麼艱辛。在近年經濟不景下,體育會爭取商業贊助已是難上加難,有些體育會甚至出現財困而被迫裁員。雖然政府對若干大型賽事提供財務資助,但繁複的防疫要求意味體育會需要承擔一筆龐大的額外開支;就算體育會最終願意勉力籌辦賽事,但由於疫情有時反覆不定,特區政府總是擔心過早批准活動舉行,一旦疫情突然變化,引致賽事腰斬以及本港形象受損,又或強行繼續賽事而承擔傳播風險,於是當局往往等到最後一刻,才決定發出「原則上批准」。

在這種情況下,體育會便被迫冒着巨大風險行事,甚至可能因剩餘時間不足而放棄整項活動。要部署一個如渣打馬拉松般能容納數以萬計參加者的大型賽事,需要大量人力物力和前期準備工作,只有數個月的籌備時間其實是非常緊迫,不少海外體育會和承辦商都認為是「不可能任務」,亦反證香港人一流的做事幹勁和決心;故此,今次當局在渣打馬拉松舉行前兩個月仍未發出正式批准,處理上殊不理想。

主辦方風險大 訪客仍觀望

這次事件也警惕了其他欲舉行賽事的體育會:如果當局遲遲不敢發出正式批准,主辦方有機會面對被沒收定金、報名費退款、違約賠償贊助商等一連串後果,試問以後又有誰肯「身先士卒」呢?如果當局只是單方面考慮疫情和自己的風險,一面希望社會活動逐漸復常,一面又不敢作出承擔,最終只會令社會各界氣餒,實非良政善治的榜樣。

另一個鮮明例子,是特區政府打算在11月舉辦的金融科技周和香港國際7人欖球賽。當局希望把它們作為對全世界宣告「香港回來了」的盛事,可是海外抵港人士的隔離政策遲遲未有放寬,令參與這兩項大型活動的訪客難以決定成行,以及安排機票和酒店等,變相鼓勵他們處於觀望狀態。

若「0+3」隔離 反令消費外流

難道當局以為,海外人士必定引頸以待,不來香港是他們的損失?筆者與很多歐美朋友談過,基本上,他們連「0+3」的隔離安排也不會考慮;他們覺得,與其到埗後出入餐廳等處所受到限制,不如參與網上會議更來得輕鬆。如果香港由現時的「3+4」隔離措施改為「0+3」,筆者估計主要效果是促進港人外遊,但對外地旅客來港卻無甚幫助,結果便是消費產生外流,令本港的零售市道雪上加霜。

金融科技周和國際7人欖球賽,是香港經濟和社會重新啟動的重頭戲,筆者衷心相信,特區政府也希望把它們辦得有聲有色,贏得掌聲;所以筆者勸喻當局,從國際競爭力及入境人士需要的角度考慮,全面取消或大幅簡化隔離要求,不宜抱殘守缺,在全球目光下功虧一簣。

如果當局只是單方面考慮疫情和自身風險,一面希望社會活動逐漸復常,一面又不敢作出承擔,實非良政善治的榜樣。(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立法會議員、香港壁球總會主席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