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蟲之父許敬雅 幽默演繹香港故事

副刊版 2022/09/22

分享:

分享:

常說70年代是建立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重要時期。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籌辦香港節、積極加建公屋、成立廉政公署、招募皇家香港警察等等,以穩定人心和社會發展,當中不少宣傳品設計,都是出自人稱「垃圾蟲之父」的許敬雅(Arthur Hacker)之手。除了在工作上推動政府政策和宣傳活動,他的個人創作,包括書籍和海報設計,以其招牌的簡約畫風和獨有幽默感,演繹一段段英殖時期的香港歷史。

香港政府歷年來最深入民心的吉祥物,莫過於70年代的垃圾蟲,雖然叫蟲,但更像一條小龍,酒瓶綠的皮膚,布滿紅色波點,會做壞事(隨地拋垃圾),並頂着個圓鼓鼓的肥肚,醜得來帶幾分親切。

垃圾蟲的創作人許敬雅於動盪的1967年由英國來香港,擔任當時新成立的政府新聞處藝術總監。畢業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他,來港前曾於飛利浦唱片和《倫敦旗幟晚報》任職設計師及藝術總監。來港後不久,他就負責第一項大型宣傳活動——清潔香港運動。為了令市容更整潔,提高市民衞生意識,香港政府由1948年開始舉行清潔香港運動,五、六十年代,卡通人物平安小姐開始在宣傳海報登場,教大家防蚊、早晚刷牙等日常衞生知識。1970年,港府成立全港清潔香港運動委員會,平安小姐退役,由樣衰衰的垃圾蟲擔大旗當反面教材,它除了出現在平面宣傳品外,也出現在電視廣告(配上由明星葉麗儀唱的《垃圾蟲歌》),以至真人騷——在公開活動上不時上演追打垃圾蟲,成為家傳戶曉的角色。

M+香港視覺文化策展人彭綺雲(Tina)指:「垃圾蟲是一個大型的活動,兼具街頭表演和平面設計元素,宣傳方式富有幽默感,並希望透過結合流行文化,如貌似哥斯拉的卡通化形象、常伴左右的超級清潔小姐(專門對付垃圾蟲的年輕活力女子),影響年輕人。」許敬雅創作垃圾蟲時畫了超過300幅草圖,就連海報上較不起眼的「清潔香港」標誌也用心設計,兩個三角形夾着一枝掃帚,用簡單圖案象徵掃走污穢。

由平面設計側看社會發展

許敬雅於新聞處工作了22年,除了垃圾蟲之外,亦創作了不少膾炙人口的海報和平面設計作品。他曾於《Hong Kong in Posters:A History of Public Service Advertising》一書,闡釋他的海報設計3大原則:simplicity、impactful、original,簡潔、有力、原創。他為1971年的香港節設計的主視覺就是個好例子,紅白相間像向內旋轉的圖案,象徵洋紫荊(雖然不少人認為它像為人熟悉的西瓜波),海報整體構圖簡約,帶嘉年華式的歡樂氣氛,辨識度高,易於應用在不同的媒介和宣傳品上,為整個節目一連串活動創造統一的視覺形象。

當談及平面設計時,討論往往側重在資源更充裕、競爭更激烈的商業設計上,反之公共設計較少人討論。M+團隊在策展時,不只分析許敬雅的作品內容和風格,更嘗試將他的作品放在香港六、七十年代的社會脈絡之中,進一步理解平面設計在當時社會上扮演的角色。縱觀當時香港的公共和商業設計,或可側看70年代的香港社會發展。

Tina解釋:「50年代聯合國對內地實施禁運,促使香港的輕工業和製造業發展。到了六、七十年代,政府開始將香港打造成國際旅遊點。70年代興建的山頂纜車站,由當時炙手可熱的設計師石漢瑞負責形象及視覺設計。70年亦是大阪世博年,香港佔上當眼位置,平面設計品由靳埭強主責,採用當時流行的包浩斯風格。同期,香港本土亦有很多議題需要處理,如清潔香港和警隊招聘。可以說在這時期,港英政府想用平面設計去改善社會環境,同時向國際宣傳香港的文化和位置,藉此營造一種公民身份認同。」

幽默演繹香港歷史

許敬雅由70年代的「好日子」,一直見證香港的變化,他在正職以外,也是一名歷史愛好者,收集大量香港歷史照片和明信片,並曾出版幾本關於香港的書籍和平面創作,既有嚴肅的歷史書,也有記錄其個人生活經驗和觀察的作品,當中最能反映他的幽默個性,要數《British Hong Kong:Fact and Fable》一書,每一頁都畫上一個地標、一個人物,再配上一段手寫文字。每一幅畫背後都牽涉深厚的研究,但表現方式不乏詼諧諷刺。其中一幅速寫描繪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及其愛犬梳打和威士忌,從許敬雅的文字解說得知,原來香港半山寶雲道曾有人故意在小徑散播毒餌,毒害犬隻,威士忌就曾於散步時誤食有毒雞翼,一度命危,幸好大步檻過。

Tina指:「這些圖畫看似簡單,但其實是用幽默的方法,講述香港歷史……大眾對於藝術品比較珍視,但平面設計作品,很多時睇完就算。作為博物館,我們希望提升平面設計在視覺文化中的價值。」許敬雅留下的,不只是一代人的共同回憶,也是香港歷史的一隅。

圖片:梁譽聰、Lo Yin Shan & Anthony McHugh及M+提供

作者:何桂嬋

責任編輯:李越樺

許敬雅曾任政府新聞處藝術總監和創作總監,垃圾蟲是他在任期間的代表作。他為香港服務22年,即使退休後仍留在香港定居。

今時今日,香港人人都知道垃圾蟲代表亂拋垃圾、罔顧衞生的人。這個吉祥物以反面教材宣揚衞生意識,深入民心,許敬雅功不可沒。

今時今日,香港人人都知道垃圾蟲代表亂拋垃圾、罔顧衞生的人。這個吉祥物以反面教材宣揚衞生意識,深入民心,許敬雅功不可沒。

1968年,市政局曾於新卜公碼頭天台花園舉辦新潮舞會,讓年輕人有機會消遣。從許敬雅設計的海報可見,當晚演出嘉賓有泰迪羅賓 與花花公子樂隊。

這是許敬雅為招募香港警察而設計的海報,「男子漢」3字非常醒目,起着引人注意的作用。

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日前辭世。約1982年,許敬雅曾設計一角面額和二角面額的「女王頭」通用郵票。

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日前辭世。約1982年,許敬雅曾設計一角面額和二角面額的「女王頭」通用郵票。

香港曾於1969至1973年舉辦過3屆香港節,由許敬雅設計的主視覺運用了紅白相間的圓形圖案,看似「西瓜波」,其實象徵香港市花洋紫荊。

許敬雅繪畫彭定康及其兩隻諾福克爹利犬,並以文字敘述其愛犬中毒險死的經歷,從而帶出香港曾有人蓄意毒害犬隻的歷史,收錄於《British Hong Kong: Fact and Fable》。

《British Hong Kong: Fact and Fable》也記載了1972年清潔香港運動揭幕當晚,由時任滙豐銀行主席沈弼(Michael Sandberg)炸毀垃圾蟲像,象徵消滅垃圾蟲。

M+香港視覺文化策展人彭綺雲,攝於「香港:此地彼方」展覽中展出許敬雅作品的角落。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