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夠氣過寒冬?烏軍得勢俄歐皆苦

評論 2022/09/26

分享:

分享: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歐洲是否有足夠天然氣過冬?德國為首的歐洲經濟會往何處去?

要嘗試回答這些問題,可以分析一堆宏觀數據,也可以見微知著:廁紙不管經濟好壞人人必須買,但德國現在連廁紙企業也捱不住了。

交不起電費 德百年紙巾品牌破產

德國紙巾百年老字號Hakle在9月宣布破產,計劃自我管理下重組債務,原因很直接:交不起電費。公司形容,電費和天然氣價格在短時間內暴漲到一個地步,根本連轉嫁消費者也來不及。

歐洲眼前其實不缺天然氣,只是不敢用,因為未知這個冬天有多冷,而即使住宅夠用,亦不代表工廠就能度過寒冬、國家和經濟就能甩開俄羅斯繼續向前。

烏克蘭近日爭一口氣,將俄烏戰綫由早些時候的靜態僵持打成動態爭奪,冬季戰局此時懸念劇增,這既打亂普京部署,為俄羅斯帶來麻煩,也讓歐洲周轉空間變得更小,同樣只能博一鋪。

俄歐「鬥氣」與其說誰會贏,不如說兩敗俱傷:俄羅斯至今未能迫使歐洲屈服,而且接下來也不似會成功;歐洲至今還未站穩陣腳,而且最壞時刻相信未到。

歐四出「集氣」有成果 仍須捱貴電

歐洲人連月四出「集氣」終有成果。中國據報亦將手頭過剩、相當歐盟上半年需求7%左右的液化氣轉售歐洲,歐盟現時天然氣儲備已超85%滿,德國更有90%滿,超額完成11月前儲氣80%目標。

這些儲備大概夠撑兩個月,而歐洲冬季仍可獲得一些「新鮮」天然氣,慳一點捱過去並非不可能。當然,成事在天,如果繼夏天極端酷熱後,歐洲撞上冬天極端嚴寒,那就難上難了。

倫敦投資管理公司Gemcorp Capital估計,連計儲備,歐盟10月至3月可用天然氣有2,420億立方米,而過去3年同期平均消耗2,560億立方米。若這推算靠譜,剩下6%靠慳未嘗不可。歐盟早前已要求成員國,今冬少用15%天然氣。

歐洲天然氣價近日已相對回穩,較8月底紀錄高位回落近5成。不過,價格仍是一年前的3倍,並是俄羅斯6月減少北溪一期供氣前的2倍。

這也意味歐洲人今後一段時間,要繼續捱貴電。在德國等歐洲國家,電費價格是按跟電力公司簽約時,公司所開出價格計算的,類似我們上網。電力公司則按他們買入天然氣期貨價格來開出電價,代表了未來一段時間的成本。

現在簽的合約電價雖然已經沒有那麼誇張,而且升幅可望放緩,但是反過來說,就算天然氣價格持續回落,電價今後數年也難降下來。

企業兩難困境 「生存模式」減成本

更重要的是,天然氣勉強夠不夠,和經濟會否出事是兩條問題。要住宅慳電,頂多叫人穿厚一點、開暖氣變「開冷氣」,加上不要洗澡就是,但要企業慳電,就即是不用生產、不用賺錢、不用還債。

現在企業未開始慳電就已面臨困境。德國最新數據顯示,8月平均能源價格按年增139%,衡量貨物出廠成本變化的生產物價指數(PPI)按年升45.8%,而衡量貨物上架價格變化的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按年升7.9%。

PPI和CPI之間巨大「剪刀差」預示危機還在前方:要不廠商把成本轉嫁消費者,使老百姓過活更艱難,要不業界自己硬食,冒上蝕本甚至破產風險。

Hakle並不孤單。德國無法償債企業數字在8月轉勢,按月增6.6%,而數字至7月仍在減少4.2%,上半年整體亦減少4%。按年計的話,8月增幅更達26%,有718家德企宣布破產。

除了Hakle,搶佔頭條的還有鞋店Görtz,1875年創立,在德國及奧地利有160家門市;汽車零件供應商Dr. Schneider,1927年成立,業務遍及中美(海外不受破產影響)。這些都是德國Mittelstand(直譯middle class)企業,意指多為家族式經營、歷史悠久、生意穩健、信譽良好、知名度高的公司,類似我們說的藍籌,只是規模未必太大。

未走到破產一步的,則啟動「生存模式」縮減成本。德國鋼鐵生產商GMH改由亞洲購買鋼材加工。總部在盧森堡的國際鋼鐵巨企ArcelorMittal,無限期暫停漢堡及不來梅廠房運作。環顧歐洲,德國、波蘭、挪威、英國等地都有化肥廠停產,衝擊農業和食品生產商。就連啤酒廠,也因為封裝時需要加入的化肥廠副產品二氧化碳短缺,而需要停產。

可見問題已不是經濟危機會否到來,而是程度會有多嚴重。德國經濟第二季按季增長只有0.1%,下半年轉負幾成定局,只看政客有何能耐限制衝擊、紓緩民間疾苦,還是會讓事態演變成歐債危機的級數,而當年帶頭拯救歐豬的德國今次會是自己出事,其他人肯定全被拖沉。德國工會聯合會警告,若政府不迅速應對,會有「去工業化」風險。

俄徵兵進退維谷 待冬天出大招?

出路在何方?歐洲經濟問題本身是歐俄政治問題,後者本身相當程度又是俄烏軍事問題。假如年中盧甘斯克州戰役期間,俄羅斯慢獲上風、烏克蘭逐漸失血之局一直繼續,歐洲也許就要考慮更多自身利益,尋找出路。

怎料烏克蘭秋天突然發威,歐洲四處抗議歐盟和北約只顧他方戰爭、漠視本地民生的示威,在關鍵時刻難逃受到壓制。德國外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甚至直接說了,「不管德國選民怎麼想」都要撑烏。

烏克蘭正是此刻必須打一張好牌,方能留住西方支持。烏軍使出集了半年的力,「聲西擊東」奪回哈爾科夫州,打得疲憊的俄軍也自知守不住而急撤。但烏方如此或已消耗最好的牌,反攻要繼續,就要麻煩西方繼續「無私」支持。

俄羅斯此時也被迫提前出牌。俄佔烏四州搞「入俄公投」,普京上周宣布局部動員「衞國」,也是進退維谷。普京一直嘗試減少戰事對俄民眾影響,稱之「特別軍事行動」,並未頒布戰爭狀態、全國動員、工廠全力生產軍需,可是現在面臨戰場失利,也只好徵召30萬預備役兵力,卻未盡舉國之力投入戰場,在穩住戰局和內部穩定之間尷尬平衡。

但這是否就是俄方最好的牌?俄軍7月初拿下盧甘斯克州全境後,主動上再無大動作,會否在準備冬天出大招?歷史說俄軍向來表現反覆,但站在他們一方的「冬將軍」戰鬥力爆表。歐洲人心裏也清楚,冬季會是自己最脆弱的時候。但無論如何,歐洲現在已無選擇,只能續撑烏克蘭,忍受自己和俄羅斯兩敗俱傷,並祈求這個冬天不太冷。

秋分已過,寒露將至。歐洲是否有足夠天然氣過冬?德國為首的歐洲經濟會往何處去?(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連兆鋒

欄名 : 中外廣角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