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障兒童參與權 建更鞏固安全網

評論 2022/09/27

分享:

分享:

過去一年,香港社會面對重大變遷,兒童權利更是首當其衝受到影響,從駭人的機構虐兒事件到社區參與,兒童的聲音都幾不可聞。隨着特區政府新班子上任,在即將出爐的《施政報告》中,我們能否看見特區政府在制度上保障兒童的受保護權及參與權,真正落實《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的責任?

機構虐兒事件 反映政策缺失

香港保護兒童會轄下的「童樂居」,去年底接二連三爆出虐待兒童事件,不但讓全城震驚,更讓政府及業界人士驚醒到,機構虐兒事件不再只是「前綫工作人員失職」的個別事件。大規模而持續的虐兒事件,反映機構內部缺乏妥善制度預防兒童受虐,社會上要求政府加強監管的聲音不絕於耳;問題是,政府該如何改革兒童相關機構的制度,以預防兒童再次受害?

事實上,為了協助及推動機構創建全面的守護兒童制度,其他地區如英國、澳洲等地,早已頒布全國性標準,要求兒童相關機構訂立「守護兒童政策」,確保機構訂定相關措施,為兒童安全提供最大保障;反觀香港,雖然社會福利署已於2020年更新《保護兒童免受虐待多專業合作程序指引》,鼓勵機構制定政策,預防虐待兒童事件,亦在服務質素標準中列明,服務單位應「採取一切合理步驟,確保服務使用者免受侵犯」,卻並無建立具體的「守護兒童政策」指引,讓相關機構和一眾同工無所適從,更讓兒童在機構中的安全缺乏一致保障。

推動「守護兒童政策」 改變舊思維

為了推動機構落實「守護兒童政策」,特區政府應盡快頒布一致的守護兒童標準,並將其標準納入各部門的監管制度以及津助兒童相關機構的要求當中,以鼓勵機構遵循。此外,在探討是否訂立「強制舉報」及「沒保護罪」的同時,當局亦是時候改變以往「只將守護兒童責任往兒童工作者身上推」的思維,確保機構主管亦須負上守護兒童的相關法律責任,包括強制僱主必須為相關兒童工作者進行性罪行定罪紀錄查核、要求機構主管向當局通報機構內發生的懷疑虐兒事件等;當機構主管亦有可能為「監管不力」或「知情不報」負上法律責任,自然有更大誘因在機構內預防虐兒事件發生。

同時,政府亦應為前綫兒童工作者提供守護兒童培訓,協助他們在日常工作中預防兒童受到傷害。

兒童缺渠道 參與社區發展

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12條列明,「締約國應確保有主見能力的兒童,有權對影響他們的一切事項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對兒童的意見應按照其年齡和成熟程度,給予適當的看待。」遺憾的是,雖然香港早於1994年成為《兒童權利公約》的締約方,但兒童在參與和他們生活息息相關的社區發展過程中,卻依然困難重重--不但缺乏渠道參與,亦無法就表達的意見了解當中之跟進過程及結果。

以改造遊樂場為例,特區政府於2019年《施政報告》中承諾,將於未來5年改造全港超過170個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的公共遊樂空間,並在過程中促進社區參與和民間共議,然而3年過去,雖然政府已開展87個改造遊樂場的工程項目,但曾經參與諮詢的兒童卻無從得知自己意見的去向及跟進結果。

事實上,除了公共遊樂空間,社區內的不同設施或發展項目,都對兒童的日常生活影響深切。為了落實《兒童權利公約》下促進實踐兒童參與權的責任,除了每年讓約60位兒童在兒童議會發表意見之外,特區政府應更有系統地在不同地區建立兒童廣泛參與社區發展的渠道,讓兒童能夠在他們認為重要的議題上表達意見,並參與相關的決策過程。

立法保障兒童聲音 應得到重視

同時,特區政府亦應效法其他先進地區的相關制度,立法保障兒童的聲音和福祉,在社區發展中得到應有的重視,例如挪威政府便早於2008年訂立法案《Planning and Building Act》,訂明市政府有責任確保兒童能參與社區發展,並在策劃社區項目時,守護兒童的最佳利益;另外,當局亦應在社區發展的過程中開誠布公,主動交代兒童的意見如何被對待及跟進。

縱觀特區政府每年發表的《施政報告》,兒童福利措施不勝枚舉,卻鮮有從兒童權利角度出發,確保兒童權利得到切實保障。政府是時候以兒童權利為本,審視相關政策對兒童權利的深遠影響,並從根本制度保障兒童的受保護權及參與權,才能為兒童成長建立更鞏固的安全網,真正落實《兒童權利公約》下的責任。

港府應以兒童權利為本,審視相關政策對兒童權利的深遠影響,並從根本制度保障兒童的受保護權及參與權。(資料圖片)

撰文 : 蕭美娟 國際培幼會總幹事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