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疫下社交難 實際行動展關懷

評論 2022/10/01

分享:

分享:

對大多數都市人來說,手機是維持社交的重要工具,透過交友程式或社交平台組成群組,便可足不出戶尋找夥伴聊天、探索他人日常。但是80歲以上的高齡長者,並不普遍使用手機,本地研究指出,使用手機的高齡長者佔比不足3成,原因包括手機價錢昂貴,捨不得或無法負擔購買;對科技認知不多,學習操作時感到無所適從;認為不方便,無論外出用膳或購物總要攜帶;自身健忘,擔心經常忘記攜帶手機、充電、存放、甚至是遺失。

綫下「社交群組」 疫下無奈暫停

黃老太沒有使用手機,但並沒有因為缺乏手機而影響社交生活,她與另外3位長者,組織了一個綫下「社交群組」,每天早上在公園見面,她們既有聊不完的話題,更成為了晚年的莫逆之交,大家有說有笑,這是她們的日常。黃老太娓娓道出心聲:「我們相處了數十年,從年輕一起走到老,大家依然互相扶持,所以十分珍惜見面的機會。到了晚年,過得一日便是一日,藉着見面時總希望互通近況,或者日後未必再有機會見面。」

這個群組除了為她們建立了社交接觸的平台,也發揮了互相支援的作用。曾經有一次,群組中其中一位獨居兼且行動不便的長者身體不適,久未露面,黃老太找兒子為這位長者代購日常物品,兒子到訪後發現她當時健康狀況並不理想,便尋求醫療及社區協助,最後這位長者才可獲得支援。隨着群組其中一位長者逝世,以及另一位長者入往安老院,這個群組現在只剩下兩個人,疫情嚴峻時開始暫停見面,只維持偶然與對方通電話,黃老太對此感到十分無奈。

社交為我們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和支援,對每一個人都十分重要。長者需要維持社交活動,避免社交疏離和孤立,引致焦慮、抑鬱、甚至自殺等問題,可是由於身體退化、疾病傷殘、親友相繼去世、缺乏社交資訊、退休後經濟狀況轉差等因素,往往令長者難於維持舊有和建立新的社交聯繫;近年疫情的出現,更大大增加長者維持社交活動的挑戰。

送長輩手機 卻不致電問候

世界衞生組織倡議健康老齡化,並制定了全球行動10年計劃「健康老齡化行動10年(Decade of Healthy Ageing)」,將聯繫各國政府、民間社會、國際機構、專業及學術界別、媒體及私營領域,致力探索改善老年人的生活、其家庭及所居住的社區。計劃其中一個行動領域涉及社區活動和人際交往,鼓勵資源共享和多部門合作,創造適宜的生活環境讓長者投入社交活動。這不單是政府和社會的責任,而是社會上每一個人都可以參與。

有年輕人為獨居長輩贈送手機,以為可以填補疫情對社交生活的影響,長輩最初往往滿心歡喜,與身邊的人展示新手機,每天等着家人和親友來電,但當接收到的只是推銷電話,家人透過電話問候關心卻欠奉,或只是透過通訊軟件簡單地回覆一個表情符號,最終難免會感到失望。

勿忘社交本質 互動促分享

社交是人類的基本需求,不分老幼,年輕人多使用手機,以文字、視像、照片或圖像進行社交,長者則喜歡與人面對面或透過電話溝通。無論以甚麼形式進行,也不要忘記社交的本質,是要透過互動促進彼此分享與互助,忘記了社交的本質,以甚麼形式進行的社交也是徒然。如果以上的情況也同樣在你們身上發生,那麼請大家以長者的角度,幫助他們處理社交關係,鼓勵長者學習使用科技維持社交的同時,也要理解他們需要經歷一段學習和適應期,不要忘記多探訪和致電問候長者,用實際行動及言語去接觸他們。

作者認為,疫情下長者維持社交活動的挑戰增加不少,親友應多探訪和致電問候,用實際行動及言語去接觸他們。(資料圖片)

撰文 : 李燕瓊 香港都會大學護理及健康學院副院長(本科教育及學生事務)暨教授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