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能源危機

評論 2022/10/07

分享:

分享:

俄烏戰爭爆發後,一下子全球多個國家都似陷入了一場嚴重的能源危機。北約組織曾說要制裁俄羅斯,不買北溪二號管道供應的俄羅斯天然氣,但俄羅斯反制,連北溪一號也順帶停供一段時間。

近日北溪二號又被炸損,修復需時,進行爆炸者最大嫌疑是美國,這個冬天不但德國人民難捱寒冷,而且德國及整個歐盟都甚有可能因能源價格上升而陷入經濟大衰退。

能源價格上升 波及全球

能源價格上升帶來的殺傷力是無遠弗屆的,脫離了歐盟的英國一樣要叫苦連天,英國政府若要靠補貼來穩定能源價格,需支出千億英鎊,比其在新冠疫情上的開支更大。英國政府控制不了開支,又一度說要減稅,全球擔憂英國出現危機,各地股市崩盤,香港也被波及,可見能源危機不爆發則已,一爆發後果很嚴重。

中國有無能源危機?有的,且去年和今年都有,不但對經濟有負面影響,且可能引致未來能源及環保政策的調整。不過,中國能源危機與俄烏戰爭關係並不密切。

去年我到大灣區遊歷,慕名而到順德樂從鎮的傢私城參觀,見到其規模大得驚人,走兩天也走不完,問及不少店主傢俬的行情,多次被告知要等很久才會有貨,原因是不少工廠停了電,要等有電時才能生產;停電當然不會只影響傢俬工廠,很多工廠也要停產,當然會拖累經濟,若無能源危機,去年「疫後」的經濟復甦會更加強勁。

中國積極減碳 空氣大幅改善

要了解去年的多次停電及電力配給,我們先要明白中國對碳排放的政策。過去8、9年間,中國的空氣質素大幅改善,最重要的因素應是煤碳的使用被控制着。

據國際能源機構(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的數據,2020年中國能源供應中,59.2%來自煤碳,大部分電力也是靠煤碳產生;但在過去的8、9年,中國一直努力減少對煤碳的倚賴,其產量不再如過去般連年大幅增長。

中國對氣候的高度關注,也反映在2020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於聯合國的發言中,當時習近平宣布,中國計劃在2030年實現「碳達峰」(即碳排放從此以後便會持續減少),以及2060年做到「碳中和」(即淨零排放,排出的二氧化碳可全被樹木等吸納)。根據國際能源機構的監測,中國的減排計劃非常進取,大有可能在限期前達到目標。

管制電費違市場規律 礙復甦

我們知道,2021年中國經濟有不錯的復甦,能源的需求自然會強勁。在此期間,政府不會喜歡能源價格節節上升,但這卻是違反了市場規律,能源需求增加,價格卻被控制着動彈不得,煤碳價格又同時在上升,這意味着產電成本愈來愈高,電力公司產電愈多,虧本便愈嚴重,惟有用發電機要維修等等藉口減產停電,產電量自然應付不了市場需求。

而今年的情況又有不同,7、8月間天氣炎熱不已,很多地區長時間氣溫在40度以上,冷氣機當然要開個不停,我曾身歷其境,若沒有冷氣,會苦不堪言。光是7月份,家用電力消費便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6.8%;更有甚者,神州大地大旱,江河斷流、湖泊見底,水力發電怎生得了?四川這個工業生產重鎮,8成電力來自水力發電,經濟無可避免大受影響。

上述情況對中國的能源及氣候政策有何影響?管制電費的錯誤不難糾正,但能源供應不穩定及不足,卻不易應付。

按照國際能源機構的推算,中國在2020年可再生能源佔總能源的比重是12.2%,這包括了水力、風力、太陽能、生物能源等多種來源;到了2030年或更早,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可達18.5%,在2060年或以前,更可升至58.9%,到時煤碳、石油及天然氣的能源比重,只會是總能源的26%,碳排放大幅減少,可達「碳中和」。此等推算並未有把時不時會出現的極端天氣或戰爭等因素考慮在內,倘若某年水流不足或不太刮風,又或天陰時間長,太陽能板沒多少陽光吸收,而煤碳、石油、天然氣等又產能不足,中國的整個工業產值豈不大受影響?

短期需擴火力發電 免停電停產

要應付此問題,除了科技上找尋新的節能方法外,還需要增加煤碳發電機,以及爭取石油和天然氣進口的可靠性。在國家「十三五」規劃中,本來煤碳火力發電量被設了上限,規定在11,000億瓦以下,但現時已達10,740億瓦,而且還有1,500億瓦的新設施已被批准建造,由此看來,「十三五」設定的上限已名存實亡。

這是否意味着能源安全與綠色能源之間,平衡點應有所調整?我認為有需要,但要分短綫與長綫:短綫而言,火力發電的產能還應再擴充,否則在可再生能源尚跟不上的階段,中國便不時要停電、停產,缺乏能源安全性,但這與大力加快風力、太陽能、水力甚至是核能的發展並不矛盾;可再生能源發展得更成熟,中國才更能應付因氣候變化或地緣政治帶來的能源不穩定性。

短綫而言,中國應擴充火力發電的產能,確保能源安全性,但這與發展可再生能源並不矛盾。(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雷鼎鳴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前系主任

欄名 : 評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